2011年11月20日星期日

“就说是”与“指鹿为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0/“就说是”与“指鹿为马”-249630.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来稿)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我曾在某“党报”编辑部看到这样一幕:几个记者刚从监狱回来,说是“采访”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记者讲到自己如何诱导及警察威逼要该站长攻击法轮功,结果不遂。于是某记者说:“要他说这句话,他怎么都不说,就说是他说的(这句话)好了。”第二天,一篇以该站长的名义诋毁法轮功的报导就见报了。

这些记者去之前已经想好了台词,按照邪党报的要求写好了初稿。所谓“采访”的目的只是利用某人作所谓的活证据,为邪党需要造势。事实是,有没有这个“采访”的过程都是一样,采访不过是走走过场,以假乱真罢了。

在惊讶于这个党报记者的公然造假后,很长时间我都没有忘记这句“就说是”。后来,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就说是”。仅在明慧网上,就披露了众多本不是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却被邪党“就说是炼法轮功的”事例,当然目的都是一样,都是为了嫁祸法轮功。

其中一例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乡崔家屯农妇李淑贤,患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因生活贫困交不上住院费,医院院长主动给他们出主意:你们就说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李淑贤及家属为了利益同意了。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采访,用编好的台词让李淑贤的丈夫照着说,还告诉他:你得带着表情,说得象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

另一例“魏家杀母案”,是于二零零零年经由辽宁盘锦市电视台造假报导的。事后了解到,报导中被杀的老年人是以拣破烂为生的,其女在海城游手好闲,打麻将,没钱了就找母亲要,母亲没钱给她,她就将母亲杀害了。后来,公安部门的人给杀人者出主意:“你就说是你炼法轮功,往法轮功上一推没死罪。”

“就说是”有如此多的好处,可以免医药费,可以免死罪,又有官方媒体的迷惑,没有道德约束的人想不上钩也难啊!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良知尚存的人不愿作恶,却被暴力胁迫作假的。

山东蒙阴桃墟镇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死于先天性心脏病。蒙阴县邪党宣传部为了搜罗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向上级邀功,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石增山不愿出卖良心说假话,镇政府就组织了一批打手,连续三个晚上对石增山进行非人的折磨、毒打,石增山被迫妥协,配合电视台做了“揭批”录像。

这几个案例都被中共收录在迫害之初抛出的“1400例”,“1400“例就是靠这样的谎言堆积而成。

“就说是”就似于“指鹿为马”之说。古时候赵高专权,密谋篡位。他担心大臣们反对,于是设下一计,进行试验。

他牵着一头鹿,献给秦二世,指着鹿说:“这是马。”秦二世笑着说:“丞相错了吧,怎么指着鹿当作马呢?”赵高便问左右大臣们,大臣们有的沉默不语,有的奉承说是马,以迎合赵高,也有的刚直不阿,说是鹿。

赵高暗地里把说鹿的大臣一个一个地都杀掉了。“指鹿为马“后来比喻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中共就如同赵高,而那些被控制的媒体就如同奉承迎合的大臣。

既然“就说是”不是真的是,那么怎样才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当然不是由记者说了算,也不是警察说了算,更不是由惯于造谣为迫害找借口的中共说了算。只有真正在法轮功中修炼的人才知道法轮功修炼到底是什么。法轮功是有心法要求的,只有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修炼者,这些在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中都有详细的论述。中共害怕人们知道真相,迫害伊始就急于烧书毁书,自以为自此就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所以以利益诱惑,以武力屈服,逼迫人们讲假话,然后利用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企图达到蛊惑世人、混淆善恶的目的,其邪性与破坏性当比赵高更甚。

一个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政权,想不崩溃也难啊!一亿多人的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就是预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