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

四次灭佛的历史,重演着雷同的结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四次灭佛的历史,重演着雷同的结局-250029.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历史总是在重复中警醒后人,但是总有自作聪明的人,想改写历史的规律,结果反而重演了历史的教训。

中国历史上有四个帝王向佛法发难,酿成灾难,史称“三武一宗灭佛”。情节各异,结局却相当的雷同。

北魏武帝拓跋焘
南北朝时期,北魏武帝拓跋焘(音:涛,鲜卑族)亲率铁骑踏平四国,一统北方。当时佛法广传,很多人出家修行。武帝于438年下诏,令50岁以下僧侣还俗,以解决兵员;444年,又以佛法搞“迷信活动”为由(诏曰:“假西戎虚诞,生致妖孽”),下诏驱逐僧侣[1]。446年,在重臣崔浩的进言下,发出了最严厉的灭佛诏:击破焚烧佛像及佛经,拆毁寺院,活埋僧侣。当时笃信佛法的太子再三上表劝谏,拖延了诏书的颁布,一些僧人得以逃脱。不几日,便开始砸佛塔、毁佛像(铸钱)、烧佛经、杀僧尼……举国上下,风声鹤唳。

不听同僚苦劝,极力推动灭佛运动的崔浩,走上了凄惨的结局。崔浩是汉人,自恃功高藐视鲜卑族贵族,他动用巨资把他的书和他主编的国史刻成碑林显扬,暴露国丑,触怒了权贵。武帝亲自审问,才华自比张良的崔浩除了承认贪污,竟惶惑不能应对。450年,这个三朝老臣和他三家姻亲被灭族,他死前受刑、受辱,号呼一路[2],当时人们都说他灭佛遭了报应。

两年后,如日中天的武帝,竟被宦官杀死,年仅44岁。他两个儿子(太子和恭宗)也相继死于宦官之手。

452年文成帝继位后,即挽回祖父的错误,再兴佛法,云冈石窟就是他下诏建造的。从此国泰民安,为以后的魏孝文帝中兴打下了基础。

北周武帝宇文邕

南北朝末期,北周武帝宇文邕(音:拥,鲜卑族)神勇英武,公元575年(32岁)亲征北齐,34岁时再次统一了北方。

574年,宇文邕扬言不怕下地狱,佛、道齐灭,毁佛道经书、塑像,令和尚道士还俗[3]。灭北齐后,又在原北齐境内禁断佛、道二教,夺寺4万所为宅第,焚毁佛迹,强迫300万僧尼还俗,使北方佛教几乎灭迹。次年六月北伐突厥,大军齐至,武帝却暴病而亡,年仅35岁。

北周灭佛,祸不止此。19岁太子宇文赟(音:晕)继位,残暴荒淫,次年就让位给6岁的儿子,自己专于后宫纵欲,22岁病死。幼子继位,大权落于其外祖父杨坚之手。581年杨坚废北周,建隋朝。不到两年,就灭绝了宇文皇族子孙43家,其余宇文宗室几乎遍杀无遗。

唐武宗李炎

唐武宗李炎信仰道教,26岁时登基。会昌五年八月(845年),经过全国普查摸底后,大毁佛寺[4],诏书明令拆除寺庙4600余所,小寺院4万余所,佛经大量被焚,佛像烧熔铸钱,强令26万多僧尼还俗[5],外来的回教、祅教、摩尼教、景教、回纥教也一同遭难,相应寺院被拆,京城女尼70人无所栖身,自尽;回纥教徒多半死于被驱逐的途中……史称会昌灭佛。

大唐盛世,也是佛法的盛世,唐朝后期衰落,佛法依然深入人心。武宗灭佛大失民心,有的藩镇节度使根本不执行,竟说:“天子自来毁拆焚烧”[6]。初有安定,社会稍有好转的“会昌中兴”,在四起的民怨中日渐消退。不久武宗突然病死,年仅32岁。

历史循环的规律,又在此时重现了。继位的皇太叔李忱(音:陈,宣宗),登基后的头一件大事就是下诏“平反”[7],全面恢复寺院僧尼[8],从此天下修复废庙的斧斤之声,不绝于耳[9]。

宣宗喜欢效法太宗。他恢复佛法,如同太宗登基后废止李渊灭佛的政策。宣宗在位13年,励精图治,民富国兴,承平安定,史称“大中之治”。宣宗也得到了“小太宗”的美誉[9],史书留芳,为百姓所歌咏。[10]

后周世宗柴荣

雄才大略,被誉为五代时第一明君的后周世宗的柴荣,全面改革,开疆扩土,战无不胜,但为何如此短命?败家毁业于一旦呢?

其实历史已经给出的答案,后来的宋太祖、宋太宗引以为戒,缔造出宋朝的盛世繁荣。

柴荣继位的第二年,955年五月,下诏大毁佛寺。境内佛法寺庙,除了有皇帝题字的可保留外,每县只留一寺,其它尽毁。全国共拆庙30360所,毁佛像以获金银铜以铸币,近百万僧尼被逼还俗[11][12]。

佛法兴盛的年代,许多人不敢毁佛像,柴荣开释说:“佛是佛,像是像。佛连身上的肉、眼都能施舍,砸佛像铸钱,佛也会同意的”。镇州(今河北石家庄正定县)大悲寺有一尊铜制大观音菩萨极为灵验,去砸佛像的人都折断手腕而死,无人敢再动。柴荣亲自用大斧子砍毁菩萨胸部——禁军统帅28岁赵匡胤(后来的宋太祖)和他弟弟16岁的赵匡义(后来的宋太宗)正在一旁,见证了这段历史。

柴荣问过精通术数的王朴:“朕能活几年?”王朴答道:“三十年后非所知也。”柴荣误以为还能活30年,很高兴。而王朴却另有寓意,柴荣在位五年六个月,五六正和三十之意。

959年,柴荣大兵取幽州,契丹沿边城垒皆望风而下,蕃部连夜晚逃遁。车驾至瓦桥关,柴荣登高观六师,问来献酒肉的百姓:“此地何名?”对曰:“历世相传,谓之病龙台。”柴荣默然,立刻上马回奔。当晚发病,胸生恶疮。

柴荣以前曾梦神人送给他大金伞加《道经》一卷,之后才得天下。发病当晚他又梦见那个神人索走了金伞和《道经》,他惊醒后说:“吾梦不祥,岂非天命将去耶!”[12]不久,胸疮溃烂而死。时人传为毁佛砍像之报。

柴荣5岁幼子继位不到1年,被他的禁军统帅赵匡胤夺了江山,落得亡国败家。

几年前柴荣灭佛时,禁军统帅赵匡胤就曾拜访神僧麻衣,赵匡胤说:“现在灭佛毁像,可不是社稷之福。”麻衣说:“难道忘了三武灭佛招来的灾祸么?”赵又问天下何时平定?麻衣说:“辰申间当有真主出,佛法亦大兴矣。”后来赵匡胤登基于庚申年正月甲辰,应验了预言[13] 。

吸取了三武灭佛的教训,亲证了柴荣的报应,赵匡胤初登皇位就废止了柴荣灭佛的政策[14],屡建佛寺、佛像。在当年柴荣亲砍佛像的镇州古刹,971年,赵匡胤下诏扩建龙兴寺,并铸造比原来还高大的千手千眼观音铜像(共42臂,高22米),这就是今天正定大佛寺大佛的由来。后继的宋太宗赵光义更加推崇佛法。伴随着佛法的复兴,宋朝的经济走向了空前的繁荣。

以史为鉴

三武一宗灭佛,身强力壮的四个帝王灭佛后很快暴死。后继者凡是纠正错误,力挽狂澜的,国家很快走上盛世之路;延续错误的继任者,则是国破家亡,殃及子孙的悲惨结局。

既然历史是在重复中循环而进,今人一定能从历史的教训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古代的王朝毕竟还是君权神授,而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没有任何合法性,完全是一个非法的邪党。自古剥夺信仰的都是以失败和恶报告终,而中共系统性地毁灭信仰、迫害信仰,却是亘古未有的。中共窃政开始就系统地洗脑,以无神论毁灭了所有的信仰,文革中破四旧,砸庙毁像、迫害僧尼,是对信仰的再次围剿。没有信仰就没有了善恶有报的心理约束,人们被洗脑洗成了“共产教徒”,对中共谎言划出的敌对人群,肆无忌惮地斗争、迫害甚至斗杀。人民追随中共斗杀地主,斗杀资本家,“消灭剥削”,如今百姓受着中共最严重的剥削;追随红朝一次次的运动,和平时期造成了8000万同胞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共做恶,人民承担?这难道不是丧失信仰,追随中共的恶果?

中共旧恶未报,又做新恶。二十年前,法轮大法开始传出,迅速传遍中华大地,不到七年,修炼者达一亿人,“真善忍”的信仰深入人心,以毁灭信仰起家的中共和当时的当权小丑江××不能容忍,99年再次发起运动,铺天盖地的谣言给人们洗脑,煽动人民仇视法轮功,数百万人被抓捕拘禁,数十万人被劳教,数万人被判刑,三千多迫害致死的案例被证实……如此肆无忌惮地毁灭信仰,其结局已在历史上多次展现了。

古时敢向佛法发难的毕竟还是帝王,其中不乏雄才大略者,而江××呢,不过是一个通过巴结逢迎得以窃据权位的戏子和小丑,无德更无能,妒嫉发狂却胆小如鼠,这样一个下贱且下流的东西居然敢于迫害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江××的下场必定是极其可耻的。

但可怕的是,中共用谎言蒙蔽人民去诋毁法轮佛法,敌视“真善忍”的信仰者,把不明真相的人民也卷入了中共即将来临的恶报之中。希望大陆民众都能看清中共的邪恶,退出中共,认同真善忍,走入美好的未来。

参考文献:

[1]《魏书•世祖纪》
[2]《魏书•崔浩列传》
[3]《周书•卷五•帝纪》
[4]《历代三宝记》
[5]《旧唐书 武宗本纪》
[6]《入唐求法巡礼行记》
[7]《全唐文》卷八十一
[8]《唐会要》卷四十八
[9]《资治通鉴•唐纪六五》
[10]《旧唐书•宣宗本纪》
[11]《新五代史•周本纪》
[12]《旧五代史•周书•世宗纪》二、六
[13]《佛祖统纪》卷第四十三
[14]《续资治通鉴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