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4日星期三

正义侠女聂隐娘! / 作者:陆真



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12/14/79235.html【正见网2011年12月14日】聂隐娘是唐德宗贞元年间魏博元帅手下的大将聂锋的女儿。她刚十岁时,有个尼姑来聂锋家化缘讨饭,见到聂隐娘十分喜欢,就说:“请将军把这女孩交给我指教。”聂锋非常恼怒,把尼姑喝斥了一顿。尼姑说:“你就是把她藏在铁柜里,我也能偷走她。”到了夜里,隐娘果然不知去向。聂锋大吃一惊,叫人四下寻找,始终不见踪影。当父母的,每当想起隐娘,只有相对而泣。

过了五年,那位尼姑把隐娘送了回来。她告诉聂锋说:“我已经把她教成了,你领走吧。”说完,尼姑便忽然消失得无踪无影了。
一家人悲喜交集,问隐娘学的是什么,聂隐娘回答说:“起初,只是读经念咒,再没学别的。”聂锋不信,一再追问。隐娘说:“说了真话,恐怕你们又不相信,如何是好?”聂锋说:“你只管说实话就是了。”

于是,隐娘就说:“我刚被尼姑带走的时候,不知走了多远,等到天亮,来到一个宽阔数十步的大石洞里。这里空寂无人,有很多猿猴。松树、藤萝,茂密阴森。洞里有两个女孩,也是十岁大小,都很聪明美丽,不吃东西,能在陡峭的岩壁上飞奔,就像猴子上树一样矫捷,从来没有闪失。尼姑给了我一粒药,又让我随身携带一口宝剑。这剑有二尺来长,锋利得吹毛立断。我跟两个女孩练习攀登,渐渐地就觉得身体轻飘如风了。一年以后,我刺杀猿猴,可以百发百中。之后去杀虎豹,都能砍下它们的脑袋。三年后能够飞行,去刺鹰隼,从来没有刺不中的。宝剑的锋刃逐渐减了五寸,飞禽遇上锋刃,没等明白,就送了命。到了第四年,留下两个女孩看守山洞,尼姑带着我,来到都市里,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她指着一个人,一一讲出他的罪过,说:“你要为民除害,替我砍下他的头来,不要让他发觉。放开胆量杀他,就跟杀飞鸟一样容易了。”她给我一把羊角匕首,才三寸长。我就在大白天的都市中,刺死那人,却没人发现。我把他的头,装在口袋里,回到房东家里,用药把它化成了水。到了第五年,尼姑又说:“某贪官有罪,还无故害了若干人。你夜间到他家里去,把他的脑袋取来。”我带着匕首来到那个贪官家,从门缝钻進去,没有遇到障碍,就伏在梁上。等到半夜,才取下他的头回来。尼姑大怒道:“怎么搞到这么晚?”我说:“看见他和一个可爱的孩子戏耍,不忍立刻下手。”尼姑喝斥说:“以后遇到这种人,先杀掉他喜欢的人,然后再杀他本人。”(冯梦龙在此处批道:“忍心语,亦英雄语!”(那是咬着牙讲的忍心话,但也仍然是英雄的行为、英雄的语言!))我行礼谢过,尼姑说:“我为你打开后脑,把匕首藏進去,不会让你受伤。你用的时候,可以随手从后脑抽出。”又说:“你的本事已经学成,可以回家了。”就把我送回来了。还说:“二十年后,才能相见。”聂锋听后非常惊惧。

以后,每到夜里,隐娘便不知去向。天亮才回来。聂锋已经不敢盘问她,因此也不怎么喜爱她了。

忽然,有一天,家门口来了一个磨镜子的年轻人。隐娘说:“这个人可以做我的丈夫。”就对父亲说了,聂锋不敢不答应。就把她嫁给了磨镜人。她的丈夫只会给铜镜淬火,没有别的能耐。聂锋就供给他们丰厚的衣食,让他们住在别处。

过了几年,聂锋死了。魏博元帅,风闻聂隐娘有奇才异能,就用金银绸缎相赠,委任她为身边的官吏。这样又过了几年,到了元和年间,魏博元帅与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二人不和,魏博便让隐娘去刺杀刘昌裔。隐娘辞别魏博,前往许州行到。刘昌裔能掐会算,早已知道将有刺客前来,就叫来军府中的武将,下令说:“明天一早到城北去等候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他们各自骑着一头白驴和一头黑驴。来到城门口,会遇到喜鹊,在前面对着男的叫,男的用弹弓射他。没有射中,女的夺过弹弓,一弹丸就打死了喜鹊。你就对他们作揖说:“我(刘昌裔)想见见他们,所以远来恭候迎接!”武将领命而行,如期遇到隐娘夫妇。夫妇俩说:“刘仆射(即刘昌裔。仆射是官职名)果真是神人。不然的话,怎么会洞晓我们要来?愿意拜见刘公。”刘昌裔慰劳了他们,隐娘夫妇拜谢说:“我们见面后,便知您是好官正人,我们只杀贪官。实在有负仆射,罪该万死!”刘昌裔说:“你们二位不要自责。各为其主,是人之常情。眼下,我正缺技精心正的高手,以便卫己除奸,希望你们留下,不要对我产生疑虑。”隐娘拜谢道:“既然仆射左右缺少人手,我们愿意脱离魏博元帅,到这里来。因为我们佩服您的神明与清正。”她已经明白魏博不如刘昌裔了。刘昌裔问她需要什么,回答说:“每天只要有二百文钱就足够了。”刘昌裔答应了她的请求。忽然发现她们骑的那两头驴不见了,刘昌裔派人寻找,仍不知去向。后来暗中查看他们的布袋,发现其中有一黑一白两匹纸驴。

过了一个多月,隐娘对刘昌裔说:“魏博元帅那边,不知道我们已经留在这里,必然会继续派人来剌杀你。今天夜里请让我剪下一绺头发,用红绡系好,送到魏博的枕旁,表示我不再回去了。”刘昌裔依从了她的主意。到了四更天,隐娘回来报告说:“信送到了。后天夜里,他必然派精精儿来杀我,并且要刺杀您,到那时,我也要想方设法杀他,请您不必担忧。”刘昌裔豁达大度,也没有害怕的神色。

到了那天夜里,屋子里烛光通明,半夜之后。果然有一红一白两面旗子,在刘昌裔床的周围飘来飘去,好像在互相攻击。过了许久,只见一个人从空中跌落下来,已经身首异处。隐娘也出来说:“精精儿已经死啦。”便把尸首拽到堂下,用药化成水,连毛发也没剩下。隐娘说:“后天夜里魏博那边,一定会派妙手空空儿接着来行刺。空空儿的神奇法术,谁也看不透,鬼都不能跟踪他的形迹。他能从空虚進入幽冥,善于隐形藏影,我的功夫还不能达到那样的境地。这回就要仰仗仆射您的福分了。您必须用于阗玉围住脖子,盖好被子,我到时变作一只蠓虫,躲到您的肚肠中听候动静,此外就没有逃避的去处了。”刘昌裔依计而行。

到了三更天,刘昌裔合上眼皮,还没有睡熟,果然听到脖颈上当啷一声,响声十分尖利。隐娘从刘昌裔的嘴里跳出来,向他庆贺说:“仆射您没有危险了。空空儿好比一只雄鹰,一击不中,就展翅高飞了。他为自己的失手而害臊,用不了一更光景,早已飞到千里之外了。”

后来,看那于阗美玉,果然有匕首划过的痕迹。刀痕有好几分深。自此以后,刘昌裔对聂隐娘,越发厚礼相待。

到了唐宪宗元和八年,刘昌裔从许州入京朝见,隐娘不愿跟随,说:“从此后,我愿巡山游水,求访得道高人。”只是请求给他丈夫一份挂名的差事,刘昌裔满足了她的要求,此后渐渐的就不知道她的去向了。后来,刘昌裔死在统军任上,隐娘也曾骑着驴赶到京师,在灵柩前恸哭尽哀,然后离去。

唐文宗开成年间,刘昌裔的儿子刘纵,被任命为陵州刺史,经过蜀地栈道时,遇到聂隐娘。她的模样还跟当年一样,依旧骑着那匹白驴,对这次见面十分高兴,她对刘纵说:“你将有大灾难,不该到这里来。”说着拿出一粒药丸,让刘纵服下。又说:“明年赶紧弃官回洛阳去,才能逃脱这场灾祸。我的药力只能担保你一年没有祸患。”

刘纵不太相信。他赠送隐娘一些丝绸,隐娘一概不收,只是喝了他一顿酒就走了。过了一年,刘纵因不肯辞官,果然死在陵州。自此以后,再没人见过聂隐娘。


(事据明代冯梦龙编撰《太平广记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