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4日星期四

信仰之艰难 / 作者: 大庆大法弟子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7220信仰是人的基本需求,内心深处的需求,每一个精神独立的生命都有自己的信仰。有人信仰神灵、有人信仰宗教、有人信仰自由、有人信仰爱情,信仰体现的是人的精神追求、灵魂向往,所以古今中外,人们为了信仰不怕艰难困苦,可以赴汤蹈火,甚至死不足惜。因为物质只能使肉身获得一时的快乐,而只有信仰才能使灵魂获得永久的愉悦。


在法国,法国国王曾修建巴士底狱,曾将信仰自由的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关押在巴士底狱。巴士底狱城墙上配有重炮,只有一个吊桥与外界连接,是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堡;在俄国,沙皇曾把穆拉维约夫、特鲁别茨科伊等百余信仰十二月党的民众流放到西伯利亚服苦役或定居,西伯利亚寒冷、荒凉,自然环境恶劣至极。关押、流放是统治阶级打击异己、惩治政敌的手段,可以威胁、恐吓、惩处普通人,但是这一切对于信仰者来说都是徒劳,因为信仰者的灵魂是圣洁、坚贞的,是权利和手段无法改变的。

历史让我们看到,坚定的信仰者在专制的制度下,必定是统治者的专制对象,因为暴君内心的残忍、自私、狭隘,决定了专制必然恐惧一切异己,从而变本加厉地打击政敌、消灭良善。即使是对毫无政治企图、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信仰者。只要信的不是暴君,从的不是暴政,就是专政的对象,这是对民众的迫害,更是对法律的亵渎。

时光荏苒,历史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信仰自由已经成为普世的价值观念,现代人类已经达成信仰自由的共识。而且为了固定和保护这些共识,各国的宪法中,都赋予了信仰自由的权利,这是社会的进步,更是文明的发展。那么,巴士底狱那样的关押和西伯利亚那样的流放,也应该不复存在了吧!这是我们的猜想,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是冰冷的、是恐怖的。

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非法取缔法轮佛法组织以来,一夜之间数以百万计的崇尚“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就被推到中共的对立面,成为中共的异己,打击、迫害的对象。他们有的被长期跟踪,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被开除公职,有的被绑架,有的被关入精神病院强制洗脑,有的被酷刑折磨。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惨剧每天都在发生着。信仰自由虽然被写入中国宪法,名义上受宪法保护,而事实上,宪法只是一纸空文,在中国,信仰者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宪法中的信仰自由包含的重要内涵之一,就是表达信仰的自由。也就是表述、表现、传播这种信仰活动的自由,这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也是文明社会的基本原则。比如,天主教、基督教都有自己的教堂供信徒们聚会、祷告,同时还印发资料宣传、教化大众。这在民主国家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受法律保护的合法活动。以此类推,那么在中国,制作和传播法轮功宣传品,也同样是合法的、是应该受到宪法保护的,因为中国的宪法也是维护信仰自由的。可是在中国,只要你表达自己坚持信仰法轮佛法,只要你正面宣传法轮佛法,就是中共打击、迫害的对象,就会面临绑架与关押。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很多法轮功修炼者的遭遇十分悲惨。

在中国,信仰者是举步维艰的。甘肃省对外经济贸易厅翻译、法轮功学员韩旭,精通四国语言,山东大学硕士毕业后曾长期在德国工作。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多次被残酷迫害、非法判刑十年,被关入陕西省渭南监狱,二零零二年,韩旭曾被兰州市公安局秘密关押在兰州金泉宾馆五一八房间,由六个社会闲散人员看押,期间被频繁施以暴力折磨、殴打、电击,被强迫戴上背铐脚镣,以一个固定的姿势长时间坐在地上并且不让睡觉。仅仅供给少量的水,致使两手腕被严重铐伤,臀部溃烂并出现严重的幻觉和神志不清等状况;吉林辽源市法轮功学员项丽杰因抵制所谓的“转化”,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被吊在床上,四肢吊起,身体悬空,手臂被抻断残疾;北京工业大学人文学院优秀讲师庄偃红,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黄昏被中共警察绑架。此前,庄偃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已六次遭遇非法绑架及身心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庄偃红被非法绑架并劳教二年,遭遇了不让睡觉,野蛮洗脑、长期不让清洗、更衣,非法阻挠家信往来等身心折磨。由于中共的信息屏蔽,揭露出来的罪恶还只是冰山的一角,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了。在中国,信仰者是备受摧残蹂躏的。

我们发现,在今天的中国,洗脑班、拘留所的建筑虽不如巴士底狱那样固若金汤,但是里面的迫害尤其惨无人道;在今天的中国,劳教所、监狱里的气候虽不象西伯利亚那样严寒冷峻,但是那里的酷刑更加令人发指。在今天的中国,一个人如果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那么他需要面对的是舆论的压力、精神的恐吓、肉体的折磨、灵魂的煎熬。这些信仰者在劳教所、监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中共企图用强制改变人心,但是在千难万险中,这些修炼者的意志已经百炼成钢,对真理的信念也坚如磐石。

十二年过去了,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的迫害没有结束,罪恶还在继续着。但是,可喜的是法轮佛法不但没有在中国消失,而且还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历史再次证明,用诬陷、恫吓无法消灭一种信仰,用囚禁和酷刑更无法剥夺一种坚持。信仰之艰难,难不住真修者,压不倒顽强者,打不跨坚定者。

肉体的脊梁可以使人类站立起来,成为顶天立地的万物之灵;精神的脊梁能使灵魂坚强起来,成为不畏权势的信仰圣徒。人类肉体的脊梁病变,就不能站立起来,就无法俯视大地;人类精神的脊梁变异,就不能在邪恶中坚守,就无法屹立不倒。信仰之艰难,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更是常人无法承受的,也是常人无法达到的。但是在漫漫信仰路上,信徒们都在乐观坚定地前行着,虽然有的一贫如洗,虽然有的身体残疾,虽然有的妻离子散,虽然前途荆棘密布,虽然暴政暗无天日。

是这些法轮佛法修炼者,让我们看到了中华民族的脊梁,看到了人性伟大的光辉,看到了众志成城的力量,看到了坚强不屈的灵魂。一切用血腥镇压来取消信仰的作为都是徒劳的,历史已经证明,用造谣、谩骂、酷刑是无法改变人对真理的追求,对信仰的崇敬的。信仰之路是艰难的,但是无数的前辈也在昭示给我们,信仰的前程是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