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星期四

人类文明的审判(第五章): 起点巅峰论 / 作者: 小岩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4168
第五章-思想巅峰的起点阶段——开启人类“后天文明”的“天子时代”


第二节 起点巅峰论

一、春秋时代

“第一论”我们已经给大家讲到了西周“模板的作用”,也就是“天子时代”第一个1000年的第一个子阶段,那么接下来的“第二论”就让我们进入第一个1000年的第二个子阶段——东周的春秋时期。

大家知道,春秋时代有五霸争霸,从齐桓公开始,经由晋文公、秦穆公、宋襄公、后再到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楚庄王,然后还有后续的东南吴越两个小霸主。在《天时五行断代法》中,本人已经论证过,在同一“天时”之下的“地利”五行旋转的法则,而且还发现了春秋霸主地利五行逆时针运行的现象,以及八卦续接五行的规律。然而春秋霸盟时代并非本文这里所关注的。我们这里真正关注的是春秋时代的“百家思想”爆炸式涌现的这个思想现象。我们本章后面的许多论其实都是在解析关于“百家思想”涌现的这个内涵机理。

其实关于东方文明在这个春秋时代的意义,我们以前已经给大家反反复复讲过多次了,那就是关于“起点就是巅峰”的这个话题。其实“思想巅峰”就是这个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中国春秋时代的“百家争鸣”其实就属于“思想巅峰”的一种外显出来的时代特征,一种比较“果”的表现、一种可以看得见的“果”特征而已。但是那些心仪中国国学的人士大多数也就是陶醉于这个“果”的层面而已,并没有愿望、也没有能力在真正的“因”上、在真正的《内机》上再进一步探究关于这个“诸子百家”思想爆发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

关于如何使用《五行论》的原理为大家进行朝代更迭的说理,我们在《天时五行断代法》中已经给大家论述过了。这里我们只不过需要再给大家补充或者强调一些论点。比如关于《周礼》的问题,我们以前并没有给大家讲过。

比如,按照儒家思想,“仁义礼智信”属于君子的“五德”或者称作“五常”。那么这“五德”的五行属性又如何呢?我们讲,仁者,木德也;义者,火德也;礼者,金德也;智者,水德也;信者,土德也。这就是“仁义礼智信”这些君子在正常状态应该遵守的“五德”所对应的五行属性。

大家知道,春秋时代五行属“木”,主生发机制,因此百家思想蓬勃而出。特别是孔子儒家思想最讲“仁义”二字,与春秋的时代属性非常对应,在五行方面对应于木火之德。木火在五行之中属于一种相生的母子关系,木时代生心灵之火。儒家思想属于火德。

另外,孔子还讲“克己复礼”。“克己复礼”却是属于儒家思想之中“克”的部分,是收敛的部分。“礼”者,制度也,金也;“己”者,五行则可以看做是土。儒家思想对于外、对于他人,讲的是仁义,讲的是生发,属于一种“生机制”;然而对于内、对于自己的要求却属于“克”与“礼”,是收敛,属于一种“克机制”。内外有别,这确实是一种典型的东方思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济、生克兼备。

那么回过头来再让我们看一看关于《周礼》。《周礼》的“礼”五行属于是一种“金德”。“礼”属于一种制度。然而儒家所倡导的这种“礼”并不是西方“金”或者法家意义上强加于人的、基于“人性恶”的那种制度。儒家思想的“礼”属于“人性善”的制度,属于一种积极主动的正向的道德约束或者道德规范,是一种“人性善”的“教化论”方法,一种严于律己。属于一种“正性”的“守中”方法,而非“偏性”的肉体欲望刺激。其实“礼”与制度的收敛属性暗含着一种“小政府”或者制度管控最小化的意义,也就是具有心灵的生发作用应该大于制度的收敛作用的含义。

虽然与法家针对人身体、肉体的制度不同(作者注:西方文明实际上走的就是一种类法家思想的道路),然而孔子所强调的针对正向精神维度的“礼”在五行上仍然是一种“金”属性,一种约束、收敛的属性。“礼”其实就是定义人类行为的一种外显的道德底线。

大家知道《五行论》中有“生克关系”,东方文明的主流属于是一种“生文明”、“生机制”。那么“礼”的五行属性是“金”。根据五行原理,生“金”者“土”也。大周王朝的五行属“土”,所以才能够有所谓的《周礼》。《周礼》二字本身就具有“土生金”的意思。“周”者,周正也,土也;“礼”者,克制也,金也。“周”土而生金“礼”,是谓《周礼》。其实“克己复礼”也具有“土生金”的意思,只有先“克己”而后才能够“复礼”。当然对于五行之理知晓有限者,那么这些生克之理大家一时是很难理解其中的味道的!

我们的五行论述其实并没有到此完结,我们还可以继续论述下去,也应该继续,也必须继续。按照五行相生的关系,生土者,火也。“火德”广义上属于“心性”,也就是人的正向精神维度。这一点,我们以前给大家提到过。东方文明就是通过点燃人的“心火”、也就是激发人的正向精神来照亮事物《内机》的。也就是说,其实“心性”或正向精神是照亮《内机》的《内光源》,是打开事物《内机》的钥匙。儒家思想在本质上五行属火,这一点我们在《天时五行断代法》中给大家讲过,具有点燃事物《内机》的意义。东方传统修炼文化中经常讲“心法”而不是西方的那种“物理”,其实就具有“心火”点燃《内机》的意义。这里还包含着东方“主位”的研究方法——进入事物的《内机》并做“主位”式的换位思考。其实“主位”就是“土位”。火生土也,“心火”照亮“主位”,看清事物《内机》。(作者注:此下还有282字内容,因有其它原因暂时为未能录入)。

大家知道,生“火”者“木”也,钻木才能够取火,儒家思想这把“火”也需要“木”来点燃。“木”就是春秋时代的五行属性。其实,还不只是儒家思想,其实所有思想的发生都依赖于“木”性。我们前面讲过,东方属于“木性”,东方的五行属性就是“木”。“木”性在四气循环的(1)发生(2)发散(3)收敛(4)收藏的生命周期(life cycle)中所代表的就是初始的“发生”机制。

而且我们还讲,物质维度的能量级别比较低,而且物质属性还具有比较高的收敛性,就象人冷了就容易缩着一样;然而精神维度的能量级就别比较高,具有一种发散属性,也就是思想精神维度对应于(1)发生的“发”性与(2)发散的“散”性,因此任何思想的发生起源都与“木性”有关。其实中国人讲养生养生,其实“养”的就是这个具有“春发木性”的“生性”而已。养生养生就是养“春发之性”。因此春秋时代的真正属性其实是“春”而没有“秋”的含义。“天子时代”真正的“秋”其实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而在小阶段上那也是战国“金”的属性,战国为“秋”。其实这也反映出了“天象”未显的时候,人类认知在迷中考察人类历史所不可避免的一种短线眼光。

因为春秋时代五行属木,能够生发思想的种子,所以就造就了“天子时代”之初在人类思想方面的“巅峰”。下面就让我们再进一步讲一讲关于春秋百家时代与思想起点巅峰现象之间的相互关系。

春秋时代属于“天子时代”第一个1000年的第二个小阶段。其实只有到了春秋时代的中叶之后,才是“百家思想”真正爆发的时候。这其实对应于“天子时代”第一个1000年的黄金分割时间点。这时距离文王推演“后天八卦”的时代大约已经过去了5、600年的时间。在“百家思想”发生之前的这个5、600年时间里,东方文明一直在为迎接“百家时代”的到来做着各方面的准备工作。这5、600年时间或许就是孟子“五百年必有圣人出”这一说法的一种依据吧。由文王向前再推500年可能就应该是商汤与伊尹时代了;再往前推500年就应该是尧舜时代了;那么再往前500年就应该属于炎黄还健在的时代了。那个时候人可有500年的寿,只不过现代人类认知不相信而已。我们一直讲,不相信吧等于不存在。也正是因为不相信,所以就看不到。其实当年神医扁鹊的活动就跨越了几个世纪,只不过现在人类不相信而已。

二、思想流派众多

《起点巅峰论》,其实就是我们已经多次给大家提到过的“起点就是巅峰”的这种说法。这也是“天子时代”的第一个1000年最为显著的特点之一,其实就是为人类文明的整体健康播下思想的种子。大家都熟悉“诸子百家”这种说法,那么我们所说的《起点巅峰论》或者“起点就是巅峰”实际上指的就是“诸子百家”思想在春秋时期集中爆炸式爆发的这种现象。可以说“百家思想”爆发在人类史上是非常罕见的,甚至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这种现象其实与我们坚信的《宇宙智能论》密切相关,因为很难用人类自身的因果机制来完全解释清楚。

“诸子百家”现象的第一个特点就是思想门派众多,比如诸子有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墨子、孙子、吴子、齐孙子、荀子、鬼谷子、管子、晏子、列子、公孙龙子、慎子等等;百家有儒家、道家、法家、兵家、墨家、阴阳家、名家、农家、杂家、纵横家等等。“诸子百家”这种思想众多的现象在随后的中国历史中再没有出现过,后世各朝虽然著作不少,可是可以称之为开山思想的却是寥寥无几,汉代只不过有《史记》、《淮南子》等,宋代也不过有程朱《理学》,明朝不过是阳明《心学》而已。先秦春秋思想之众,不妨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在经过了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也就是刘邦打下了江山之后,韩信受命整理保留下来的先秦各种兵书的时候,尚有兵书72种。先秦思想著作之众多,由此可略见一斑。

三、思想巅峰状态

“诸子百家”现象的第二个特点就是诸子百家的思想高度达到了一种巅峰状态,是后人无法望其项背的。后人只有学习的份,没有超越的份,更少有开创的份。也就是,“诸子百家”为人类文明缔造了一个思想的丰碑或者标杆,为后世所参照。“参照”或者“学习”,这其实仍然属于一种“实证科学”的思维或者言语。或许我们换成另外一种说法更加确切。那就是“百家思想”对于后世人类思想形成了某种思想“加持”效果,因为只有这些思想具有超越人类层面的意义,那么才能够对人类思想形成一种持久的“加持”作用。

这里我们必须再说一说“起点就是巅峰”的意义,因为许多人并不认可“起点就是巅峰”这个说法。许多人认为“现代科技多发达呀,现代文明多先进呀,我们现代社会比古时候强多了!”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认识问题的。其实这也是一种典型的“物质结果”的思维方式。因此我们有必要帮助大家分析清楚关于“起点就是巅峰”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否则如果大家思考基点的不同,那么就又会成为一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无聊争辩了。

我们这里“百家思想”给大家所说的这种《起点巅峰论》其实指的是一种《思想巅峰论》,并不是《物质巅峰论》或者《技术巅峰论》。需要给大家说明的是,根据“天子时代”三阶段的特征,我们至少可以划分出三种不同的“巅峰”状态,第一种就是思想或者精神的巅峰;第二种属于制度或者系统的巅峰;第三种巅峰就是物质或者技术的巅峰。

在前一论“周期三段论”中我们已经把这个3000年的“天子时代”划分为各自约为1000年的三个阶段——初期、中期与末期三阶段。其实我们刚刚说的这三种巅峰——思想巅峰、制度巅峰与技术巅峰与“天子时代”的三个阶段其实是相互对应的。也就是说,第一个阶段,初期阶段,五行属于“木”,主生发,所对应的就是“思想的巅峰”,这个阶段的主要目的就是给人类文明播种思想的种子。其实人类思想的种子是外来的,来源于超越人类的层次,是神佛有意播撒人间的,因此对于人类文明而言,那种思想高度一定就是巅峰,是人类思想永远也无法超越的。这就是我们后面第四论关于《外部动力论》与第五论关于《思想来源论》要跟大家讨论的内容。但是在“思想的巅峰”时代,相对而言,物质财富比较稀缺。其实也只有在物质稀缺的条件下,精神的力量、思想的力量才能够比较容易的彰显出来。这与思想来源与思想注入机制有关。关于思想来源我们会在第五论关于《思想来源论》中给大家再进一步讨论。

那么接下来“天子时代”的第二个阶段、第二个1000年,也就是人类文明的中期阶段。这个中间阶段,大家知道,所谓中者,五行属于“土”。“土”性讲的是一种“信”与公正,所对应的是人类文明“制度的巅峰”,人类文明的思想已经逐渐成熟了、制度化、体系化了,所以人类社会就表现为一种制度的成熟与完善,也就是将思想种子制度化。所以“天子时代”的第二个阶段就表现为一种“制度的巅峰”,代表着一种成熟。

那么关于“天子时代”的第三个阶段、第三个1000年,也就是“天子文明”的最后阶段、末期阶段,五行属于“金”,代表收敛化、物质化、金钱化、利益化和暴力化,所对应的就是“物质的巅峰”、或者“技术的巅峰”,是人类文明最外显的时代,是一种物质果实化时代。一般人所能够体会到的所谓物质享受的巅峰实际上指的就是这个“巅峰”而已,更多的体现为一种“果”逻辑。这种“物质的巅峰”与我们所说的“思想的巅峰”其实所指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物质化代表的就是过分固化、收敛化、结果化,属于一种已经走过了“中间”状态的那种“过犹不及”的情况。

四、爆发式涌入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再来谈一谈关于“诸子百家”现象的第三个特点。这个特征往往是大家容易忽略的,也就是百家思想是以一种同时的、爆发式的、涌入式的方式发生。我们讲,就象一种大门开启之后,众人一起涌入一个空间一样。所谓涌入那就是相互之间没有什么明显的串联式的因果关系。当然关于思想的前后逻辑关系在春秋时代之后会发生,比如韩非子后来集法家思想之大成,或者儒家吸收墨子的仁爱思想,以及荀子背离儒家“人性善”思想向法家“人性恶”思想靠拢等等。这些相互影响或发展借鉴实际上都是“百家时代”以后发生的事情。

然而最值得我们注意的,或者最引起我们关注的,那就是春秋时代人类文明的思想种子同时涌入人类空间的这个现象。而且这种思想涌入还不仅仅发生在东方文明之中,而是在人类文明全球范围内多个地点同时发生的。因此对于这种思想涌入现象,如果使用人类思想相互影响的解释,其实那是根本无法说清楚的。然而如果我们能够在事情“因”的层次看问题,如果我们能够从人类文明自身之外找原因,或许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就象我们看待“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一样,或许我们必须在地球之外寻找“爆发”的动力源。这就是本文《宇宙智能论》、《文明使命论》与《历史安排论》之间的相互逻辑关系。其实在许多时候,事物真正的原因可能很简单,但是人类的思维因为思想基点固化的原因,人们总是喜欢在“果思维”中绕呀绕呀,而且越绕越复杂,然而就是刻意回避那个根本思想基点问题。

不妨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数字。看完这些年代数据之后,大家就会理解本人关于思想涌入的现象所言不虚。首先,儒家思想创始人孔子的生卒年代是公元前551-479年;道家思想鼻祖老子的生卒年份则大约是公元前571-471年,老子与孔子属于同时代,只不过年长孔子20岁而已;中国兵学始祖孙武孙子的生卒年份是公元前535-470年,比孔子又年少十几岁,但是历史记载寿终的年份都差不多少,都是公元前五世纪70年代。

那么再让我们来看一看铸刑书的法家思想之始的郑国子产的生卒年份则是公元前?-522年,还有名家始祖邓析的生卒年份则是公元前545-501年,甚至中国技术派的祖师爷鲁班的生卒年份则是公元前507-444年,也有机会与其他学派的几位大师对过话,但是鲁班所走的技术之路决定了他无需在思想方面与其它思想学派相借鉴。只不过与鲁班爷在楚城之上交过手是墨子。墨子的生卒年代则是公元前468-376年。

还有就是中国著名的兵学大师、中国心理学鼻祖鬼谷子大师估计与鲁班应该是同时代的人物。鬼谷子活跃于春秋战国之交,他的四大弟子苏秦、张仪、孙膑、庞涓把中国战国初年折腾的那是个天翻地覆,可见鬼谷子思想之高超。如果从鬼谷子自己不出山的所为来看,鬼谷子先生应该是一位修道高人。若以百岁之龄估算,鬼谷子与孔子的生年应该比较接近。因为老子修道可以有百岁之寿,姜太公寿达120岁,唐代的医圣孙思邈活到了169岁,所以我们推算鬼谷子的百岁之寿,应该说是有些根据的。

我们上面所讲,东方主要思想流派的思想种子在同一个时代一齐涌现出来,这种现象应该说已经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然而这还不算是最为神奇的现象。真正神奇的现象又是什么呢?在世界的其它地方,人类文明的思想种子也在同时播撒。这才是最为神奇的地方。请大家注意一下,佛教创始人,人们尊称为如来佛祖的释迦摩尼在人世间的生卒年代是公元前564-484年,与老子、孔子也是同时代。

我们讲,儒释道是“天子时代”第二阶段教化人心的东方三种主要思想,我们在第六章专门要讨论儒释道思想“三教确立”的问题。特别是佛教思想五行属土,而“天子时代”的中间阶段也是五行属土,所以东方文明的中段需要佛教思想来支撑。然而这种“土中”的思想就必须由处于欧亚大陆中部的古印度来产生。所以佛教的思想种子产生于古印度,然后再向东方传播。然而即便是要等到“天子时代”的中期才会真正用到的思想,但是佛教思想的种子却要与东方“诸子百家”的思想种子在同时代产生。而且儒释道三教在人类文明中间阶段被确立是有一个时间顺序的,佛教思想在东土是最后一个被确立的正统思想,这就是为了产生于古印度的佛教思想具有足够的东传与吸收消化时间,并与儒道思想的确立先后衔接。

那么接下来,还是让我们再继续论证关于人类文明思想种子在天涯各处同时代播种的现象。大家知道,现代西方文明是继承了古希腊的文明思想。近现代西方文明的崛起叫做“文艺复兴”,所复兴的就是古希腊与古罗马的文明,说白了就是复兴古希腊思想。因为西方文明在中世纪是极其消沉的、极其沉寂的。为什么西方文明有沉寂的中世纪呢?另外,为什么在所谓的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有中华文明是上下五千年连续的呢?这些个中原因所在,我们以后都要给大家分析。

在《地球、海洋与陆地》一文中,在讲述上一期人类文明与这一期人类文明起源关系的时候,我们已经给大家论述过了关于这一期各种人类文明的来源。概要的讲,其实上一期人类文明的中心原本在欧亚大陆的中心——中亚地区。那时候,地球的气候比较湿润,中亚地区的气候与湿度比较适合人类居住。而比邻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的东、南、西三个方向则过于湿润,并不适合当时的人类生存。

然而当我们这一茬人类文明开始的时候,地球气候逐渐变得干冷,于是中亚文明就开始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分散开来。向东来的一支,也就是中华文明,最初继承了一种“东方木”的属性,负责我们这一期人类文明崛起的“初期阶段”,“东方木”主生发,而后能够生发出儒家正统思想之“火”;那个向南的一支,也就形成了古印度文明,负责承接佛家的思想种子。由于地处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中间地带,因此佛教思想主要肩负文明“中段”管理的责任。然而这种佛教思想的种子是需要传给中国这个“东方文明”之后再来发扬成长的,所谓禅宗思想承传的“一花开五叶”其实就有这个承传发扬的意义。

那么为什么是“一花开五叶”呢?为什么达摩祖师传到六组慧能这里禅宗就再也没有法继续承传了呢?想必其中也应该有五行的原因。一个五行循环已经完成,佛教思想已经完成了在东土大地的确立了。

然而无论是在“初期”发挥作用、还是“中期”发挥作用、甚至要等到“末期”才能够发挥作用,但是某种文明的思想种子其实都是在人类文明的“初期”被播种进人间来的。这就与我们后面所讲到的第四论关于《外来动力论》与第五论关于《思想来源论》以及第六论关于《天门开启论》就都有关系了。

那么接下来,再让我们来说一说关于在我们这次人类文明之初由中亚向西去的那一支。这一支就是古希腊文明,也就是现代西方文明的思想源头。请大家看一看,苏格拉底的生卒年是公元前469-399年。苏格拉底的年代应该说与中国的“诸子”处在相同时代,具体的讲与东方的技术流派大师鲁班是同一时代。苏格拉底的弟子柏拉图则是公元前427-347年。

因为西去的古希腊文明五行属“金”,主政西方,是一种收敛性的物质,所以希腊思想必定成就的就是人类文明在“末期”的“实证科学”的物质文明,也就是主导人类文明“末期”的西方文明。

“末期”、物质主义、《外眼》实证,其实这些都是“西方金”的属性,甚至“西方金”最终收敛于美国文明其实都属于是一种“命中注定”。由此可见,我们本期人类文明最后一个3000年发展规律的基本设计,在本次人类文明的最初期,甚至在上一期人类文明完结之时向东、南、西奔散的时候,就早已经是设计好的了,完全属于一种“命中注定”,完全是使命使然。这里需要给大家强调的就是,西方文明虽然是到了本次人类文明的“末期”、也就是到了人类文明的最后阶段才会发生作用、才需要排上用场。然而西方文明的思想种子的播种,与东方文明思想种子的播种,以及佛教思想的思想种子的播种却是同时代在人类空间发生的,也就是对应于中国春秋的“百家时代”,因为这与天门同时开启的原因有关。当然我们这种解释也只有基于承认《外部动力说》、《思想外来说》的时候,大家才能够真正知晓我们这里论述的真正意义与内涵。也就是只有基于《宇宙智能论》、《文明使命论》的思想基点之上,大家才能够看清楚《历史安排论》的端倪与因果。

大家或许觉得这些事情太过于神奇了,听起来好象神话故事一样,好象科幻小说一样。所谓神奇神奇,其实真正的“神”并不以此为“奇”,感觉到奇怪而无法理解的那是智慧有限的人。因为人类的认知能力有限,我们讲的这些已经超越了一般人认知能力的极限。然而人类解释不了的因果关系并不等于在事物的背后没有因果关系。

另外,关于在同一时代,在地球的不同地点,也就是在东方的华夏大地与在欧亚中部的古印度文明以及在西方的古希腊同时爆发思想巅峰的这个现象,其实也是再一次验证了本人在《天时五行断代法》一文中所发现的那个规律,也就是,“天时”的法则支配“地利”的法则。“天时”法则的层级要高于“地利”法则的。

五、结构论的解释

我们需要给大家讨论的关于《起点巅峰论》的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主义者们”关于“百家时代”的解释让人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牵强,根本无法深入到事物的《内因》或《内机》之中。什么周天子的衰落、统治力量消弱、社会矛盾的日趋尖锐、新兴阶级诸侯力量的崛起等等,其实这些都只是一些表面原因、表面现象而已,充其量只不过是在“果”逻辑方面的解释,在“果”上看问题,并没有摸到事物真正的“因”。因为现代人都习惯使用“果”逻辑进行思维,就喜欢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去套古人、去套历史,甚至去套神佛的安排,其实事物真正的“因”根本就没有看到。

其实“主义者们”所说的一切“社会矛盾”的原因与“诸子百家”思想巅峰的出现没有任何必然的因果联系。我们前面提到过,“思想的巅峰”、“制度的巅峰”与“物质的巅峰”。这三种巅峰似乎呈现为一种人类文明三阶段的串联关系。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三个巅峰其实也只是一种表象,三者之间真正的关系实际上是一种并联关系。思想、制度、物质这三者其实是三种不同的维度,各自有各自的因果关系、因果机制与运行速度,切忌把三个维度的因果关系混为一谈。关于不同维度的并联关系(因逻辑)与串联体现(果逻辑)的结构,我们会在第六章的第三节“再论中间过程的逻辑”中进一步给大家讨论。

我们这里需要给大家说明的是,社会矛盾等等现象属于“制度维度”方面的事情,而“诸子百家”思想则属于“思想维度”方面的事情,两者根本就扯不上关系,也不应该扯上关系。比如中国历史到了东汉末年的时候,天子的统治力量也衰落了,社会矛盾达到了空前的激化,地方军阀烽烟四起,但是并没有见到“诸子百家”那样思想巅峰的出现。又比如南北朝时期,北方有多达十六国,可谓是天子统治力最衰的时期,但也未曾见有“思想的巅峰”出现。因为思想革命与社会制度根本就是两回事,根本就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根本就扯不到一起。扯在一起实在是太过于牵强。如果非要给扯在一起,那实际上只会制造一种“假因果”、“伪逻辑”而已,是刻意想堵住“真因果”的一种做法而已,是有意用“人的原因”去遮挡“神的作用”。

大家知道,我们本书是一种基于人类文明的项目管理逻辑看问题,基于一切人类历史的背后都存在神的意志、神的目的与神的安排的这种假设。中国春秋时代的“百家思想”的爆发,或者我们一直使用的“起点就是巅峰”的这个历史现象,应该说是人类文明的项目管理在“初期阶段”最为重要的历史事件。因此我们必须密切结合“项目管理”的逻辑来看待“百家思想爆发”的意义。

本人在《商业模式》一文中曾经讲过这样的机理,也就是,一个结构体的形成可以划分为这样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一个结构体“生成”的阶段,也就是向这个结构体“注入”能量的阶段,或者叫做注入“先天能量”的阶段。而且“水结晶实验”已经告诉我们,任何结构体形成所依赖的“先天能量”都必须是“善的意识”、“善的能量”。那么接下来的第二个阶段,此时就是储存在结构体之内“能量”的使用过程(作者注:我们在本章后面第四论《外部动力论》中,我们将结构体过程两阶段修改为三个阶段,第三个阶段就是“内能量”消耗完结之后依靠外资源消耗所维持的阶段。请读者原谅,因为是博客式的写作,本人是先写“第四论”,然后再回来写“第二论”的,所以在论证方面可能有点儿乱)。暂且无论是两阶段还是三阶段,我们肯定的是,对于一个结构体而言,能量注入与能量使用是分开的不同阶段。而且我们在“项目管理”逻辑中已经给大家讲过,项目启动阶段所“注入”的能量至少需要能够支持项目进程走到一半,余下的资源是留在项目中点过后进行项目修正调整而使用的。

实际上“诸子百家”的思想巅峰就是高层宇宙向人类文明这个结构体、这个项目管理,在初期的时候,所“注入”的一种能量,以一种“思想能量”的方式“注入”(作者注:实际上就是一批天人带着宇宙思想冒着天胆而下走)。这种能量的本质是一种“先天能量”,是一种“善的能量”,也就是“神的意志”所“加持”的能量。目的就是保证人类文明这个项目能够沿着神的思想所指引的道路,至少可以推进到一半以上的“天子时代”的进程。

能量“注入”与能量“使用”的不同,其实也就是说,人类文明“天子时代”第一个1000年“注入”思想的种子与第二个1000年思想种子的开花结果、三教确立,并产生一系列系统效果(也就是制度作用),其实根本就是两回事,是两个不同阶段的任务。所谓系统效果就是思想种子被社会制度系统所采纳之后而产生作用。

那么让我们再回到关于《结构论》的观点来看问题。我们给大家讲解过关于结构体的三部分组成,就是《内核》、《内机》与《外壳》这三个部分。人类文明在“天子时代”的三个阶段,初期、中期与末期,其实就是对应于人类文明这个结构体三部分的发展。第一个1000年主要是培育人类文明的《内核》;第二个1000年主要确立人类文明的《内机》,也就是对应于我们所说的三教确立的过程,也就是建立作为人的一种伦理标准、一种东方思想坐标系,省得到了“最后的审判”的时候有人借口说因为不知道评判标准而行为做错事情,因而推脱责任;那么第三个1000年则对应于人类文明的《外壳》部分,也就是物质果实部分,也就是西方物质“外文明”主政的阶段,完全是一种外化的阶段、迷失的阶段。

那么接下来我们再回到关于春秋时代“思想巅峰”的问题。“百家思想”其实属于宇宙思想向人类文明的“注入”产物。如果需要思想“注入”,那么应该“注入”到人类文明结构体的哪里呢?或者说应该在人类文明的哪一个阶段“注入”呢?

显然最为明智的方法就是应该在人类文明的初期进行“注入”,对应于结构体《内核》建设的这个阶段。那是为什么呢?因为《内核》的属性决定结构体的“质性”。结构体的《内核》也就是生命种子,同时又对应于人类思想与精神的部分,所以思想的种子应该播入到结构体的《内核》之中。一旦《内核》确立起来,思想种子确立了,人类文明未来发展的走向也就确定了。大家知道,种子决定生命的DNA结构,也就决定了一个结构体的最终命运(destiny)。

不妨给大家列举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大家都知道DNA决定一个生命的结构与属性。这是现代人都已经接受了的认知。但是一旦我们讲命运、讲宿命、或者一旦我们讲“命”、讲信“命”,那么主义者们就会立刻给扣上什么“封建迷信”、什么“伪科学”等等的大帽子。那么我们不妨就告诉大家,汉字“命”这个字就是DNA的意思。“命”字左下部分是英文字母D,右下部分则是字母n,上半部份则是英文大写字母A。因此DNA就是“命”,“命”就是DNA,两者就是一码事,然而一个却是“科学”,另外一个则被认为是“迷信”。主义者们,请问你们现在还信不信“命”呢?!你们信不信DNA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