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神韵开启人类文明之奥义 / 作者: 宋紫凤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8334乐舞“开创神传文明”是神韵2011年世界巡演的首章之作,亦是一部令观者尽管赞叹反复却仍觉意犹未尽的天启之作。尤当其表现诸神之下世,随彼神众腾身一跃,天幕之上层层宇宙在眼前展开,层层星云在身边散去,而观者心中之迷障竟也随之消散,却于一片空明之境中窥见人类文明之奥义层层开示。


文明之初,诸神创世

在洪大的法曲中,空间被延展至无数光年以外,时间被回放到一切之初,我们看到创世主翩然而至,带领众神下世,化身为各民族古圣先贤,而人类文明就此拉开序 幕。这也就是这支乐舞带给世人的第一层启示。

对应于历史,也就不难理解为何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民族对于人类的起源都有神以泥土造人之说,譬如东方之女娲造人,西方之上帝造人。之后,又有一场大洪水成为几乎所有民族的共同记忆,同时被记忆的还有灾难过后神是如何拯救善人,东方的女娲炼石补天,西方的上帝则让诺亚造了方舟。再接下来,天地间的大道末落了,而东西方最伟大的圣哲们就于此时有如神使般降于四方,孔圣先师推广仁义,大雄释尊参破生死,苏格拉底再立道德。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却有着相同的内涵,譬如先民们以神的子民而自居,而有大功德者将受到人们的尊敬,被奉若神明。正如埃及人尊法老为太阳神之子,而中国古人尊帝王为真龙天子。

文明运化,相生相长

乐舞之中,上古帝王们于从容俯仰间,表现尊道崇德,虔敬天地之同心;于周旋进退间表现草创百度,经纬天地之戮力,而人类文明又一奥义也就浮现而出,那就是不同文明之间并非孤立与割裂,而是一自始至终即互相连带,相生相长的整体,并且此番运化必因更高一层天意而起。

譬如曾经照耀蓝色地中海的拜占庭文明正是古希腊文明、基督教文明、亚洲东方文明共同运化的结晶,而这一文明之发源,正是君士坦丁大帝于梦中得到神示,指引他以拜占庭作为新都。当君士坦丁亲自圈画新都之界而随从们惊讶路途遥远询其所止时,君士坦丁大帝回答:“直到引导我前进的神灵认为应该停止的时侯。”

如果说拜占庭文明是以富足与荣耀为开端,而继其之后的人类文明史上又一次更大的融合却是以兵火为开端,这就是蒙古帝国。而高坐在帝国象牙宝座之上的成吉思汗却说:“上帝之生我,如执鞭之牧人,用以棰挞群类。”换言之,完成天降大任才是他成就此地跨欧亚第一帝国之伟业的动因。而这也就决定,他的帝国虽以铁骑与杀戮开道,而最终所展现出来的意义,却是东西方交通大开,各民族文化及正教信仰得以在欧亚大陆上远播四方。

文明中心,百脉交汇

乐舞之中,上古诸王法驾威仪,而为首居中者始终是冠冕堂皇、黻黼烜赫的中华帝王,也让人不禁想起万国来朝的中华盛世。于是人类文明又一层奥义也就呼之欲出了。这就是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与运化中,始终有一中心。此中心文明托根于中土,号曰中华,四夷以其为中原,海外称之为中国。

想来,中国者,中央之国也,此非为地理意义上之中央,而是文明意义上之中央。在漫长的人类文明史中,有古老而归于烟灭者,有新生而趋于蓬勃者,唯有中华文明历史最为久远,内涵最为博大。说其博大,且不论其天人合一宇宙观之广大精微,单论其人文元素,中华文明是贯穿始终的在不断吸收东西方各民族文化之精华,而启后世文明之新运,最终成此五千文明之大观,换言之,中华文明是全人类文明之大宝,尤当为要者,各族文明如百川赴海般向此中心荟萃时,亦是以天意神旨为之先导。

譬如作为人类另一古老文明之发源的古天竺国,那一期文明之精华正是在佛陀普度众生的大愿下传至中土,并被发扬光大。而更为多元之西域文明盛极中土则始于唐代,并且欧洲文明亦以景教为先导于此时流入中国,后至元世,更有一批又一批的天主教士不辞万里托钵而来,作为神的使者,带来他们的文明。

而在人类文明之运化中,各民族文明之菁华亦早已融入中华文明成为一体。譬如绘画,吴道子以画圣之尊,王维以南宗之祖,俱得力于西域画风而使中国画别开境界。又如音乐,胡乐早于六朝之先传至中土,更与日后发展为中华礼乐文明之一部。更何况承传中华道统的各朝各代,本就有异族一统之世,且不论蒙元、满清,即便是中华鼎盛的大唐盛世,上自李唐皇室就是番姓后裔,下至高官,名流,多有北番十二姓之贵胄。至今被中原百姓尊为门神的尉迟敬德,其先却是西域于阗国人。其后平叛安史之乱,亦仰赖朔方、安西、回纥、大食之兵十五万众收复两京,厥功至伟。而蒙元之世,政府专设崇福司、宣政院、集贤院,分管基督教徒、僧、道事务,而当时东西方正教信仰流布中土之盛由此亦可窥见一斑。至于宫廷中供职者更有希腊人、俄罗斯人、西域人、罗马人、汉人,东西方文明在神州中土百脉交汇,此亦亘古未有之大观

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之中心,绝非妄自尊大,而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说中华文明集人类文明之大成,也绝无现代人之斗争意识,而是恰如水利万物而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至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如今神韵艺术团以恢复中华五千年神传文明为宗旨,而传递出的却是被当今世界所公认的“真、善、忍”之普世价值,各族裔观众全不以语言文化为碍,为神韵所深深动容,更有西人观者自觉曾为中华之人,惊呼中华文明为全人类共同精神家园。

文明要旨,神之归来

广乐钧天,大舞既陈,创世主再次翩然而降,带领上古诸王阔步而前,头顶苍天,脚踩大地,张开双臂,这一刻,观者感受到的是从未感受过的无所不包的洪大慈悲,而人类文明最后一层奥义也就此托出,这就是东西方各民族文明之共识――神要归来。

人类祖先早已留下箴言,告诫子孙们必以虔敬之心守候尘世,等待创世主的归来。那一刻,玛雅人说:就是当十三颗水晶头骨重新聚齐的时刻;佛陀告诉弟子:就是当优昙钵罗花再次开放的时刻;耶稣告诉信徒:那将是在大审判开始的时刻;而今天,神韵告诉世界:那就是当你听到创世主呼唤的此时此刻!


在大音磅礴中,乐舞“开创神传文明”落下帷幕,而彼洪声彻宇的震撼至今想来俨然耳际。创世主的慈悲无远弗届,以神韵之先声开启新世纪的里程,而神的子民也必将重新寻回文明之根,无论五千年后的今天,我们散落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