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古风悠悠:好个“闲云野鹤”!(共五文) / 作者: 黎启明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8681
一、“君子不党”,宁愿辞职!


王子怀:王茂荫,字椿年,又字子怀。道光进士,官至吏部右侍郎。他居官数十年,一贯直言敢谏;坚持君子不党,公行正义。

王子怀在咸丰初年,出任御史时,敢于对君命提出异议,直言进谏;对于国家的方针大计,王公(王子怀)出了很多好的建议。不久逐渐升任户部侍郎,处理政务时,尽力主持正义,朝廷的权贵们,因此而有所顾忌,收敛了邪恶的行迹。

当时肃顺(字雨亭,官至户部尚书,深得清朝咸丰帝的信用)掌握着国家的大权,但他也很忌讳、害怕王子怀,因此就派了门客,去向王公敬献殷勤。这时,王子怀的内心被打动了,约定在某天,与门客一起,去晋见肃顺,以此表示对肃顺的友好合作之意。

这天,肃顺的门客,等在王子怀外面的厅堂。车马已经准备好了,王子怀穿衣戴帽,整整齐齐地走了出来。但在走过厅堂偏东角时,那里有一面巨大的镜子,王子怀忽然照了照镜子,仔细看了一遍后,拈着胡须,自言自语地说:“哪里会有堂堂正正的王子怀,为权贵而改变自己一贯的节操呢!”一贯遵循“君子不党”的王子怀,立刻“回过神来”,拒绝“去淌混水”。

于是,王子怀急忙辞谢门客。门客回去报告,肃顺非常恼怒,算计着用什么方法,来中伤王子怀。

王子怀就称病辞职,回归故里。朝廷内外之人,都更加敬佩王子怀的气节和人格。

二、胡林翼不准随意引荐亲友

胡润芝:又名胡林翼,湘军首领之—。

胡林翼对自己的要求甚为严格,对于族人和姻亲眷属,也不讲丝毫的宽容。

他在任职黄州的时候,有一个族人,来参见胡林翼公,胡林翼招待他:吃住了好几个月。

有一天,他向胡林翼告辞,说要到前线去。胡林翼问他是什么原因?他回答:“是因为某某营官,奉命调迁,嘱咐要带他一起走。”

胡林翼听后,突然大为生气,当面告诉营官说:“我有族人亲戚,凭我自己的力量,难道不能庇护他们?你们这些人,借此以相互结纳。这样风气一开,会弄到什么样的程度?暂且给你记过一次,以示警戒。”

于是,胡林翼就自己给族人准备了回家的路费,并且通告命令各个台局的营员:“任用人这件事,必须秉公办理,不得曲从上官和同僚们的脸面私情,胡乱引荐。此事假如再有发生,一经查知,立即参章弹劾。”



三、沈幼丹出银,遣返故旧

沈幼丹:又名沈葆桢。



沈幼丹生性刚烈正直,朝中显贵们,没有人敢托他办事的。如果有托他办的事,他也置之不理。

李次青一向与沈公(沈幼丹),有生死之交的友谊,沈公出任两江总督时,李次青推荐了一位族子(同宗同姓的亲子),到沈公处谋职,沈公把此子,留在自己的官署里,一连招待了好几个月。

有一天,沈公突然把他召呼到身边,询问他:“你家里有几个人,每年需要用多少银两?”那个族子回答说:“有100两银子,足够了。”

沈公立即凑出自己的1000两银子,送给他,并帮助他回到家乡。但是,不给他任何官职。



四、好个“闲云野鹤”!

彭雪琴:彭玉麟,字雪琴,自号“退省庵主人”。早年追随曾国藩,治理水师,转战长江各省。后官至兵部尚书。



彭雪琴长相清瘦,性格好像闲云野鹤,说话的声音很细微,几乎到了无法听清的程度。但是,每当他大怒的时候,凡是看到的人,都非常害怕他。

有一次,彭公(彭雪琴)巡视检阅长江水师,到了安徽,当时合肥出身的李氏集团势力,正好在鼎峰时期。李少荃相国,有一个侄子,一向无法无天,常常出外,抢夺人家的财物和妻女。官府没有人敢于过问。

有一天,此子又抢夺了一个乡民的妻子,乡民就投诉到了彭公这里。彭公以自己的名片,邀请此子来到,彭公询问他:“乡民控告你抢夺了他的妻子,有这件事吗?”

此子直截了当地傲然回答道:“嗯,有这件事。”

彭公一听大怒,当即下命令:不停地鞭打他。很快,府、县两级官员,全都到了,他们全都吓得哀求彭公饶了此子。彭公不答应。

不多久,巡抚大人递上自己的名片,请彭公相见。彭公一面命令延请迎接;一面却暗中,对下属官员说:“赶快把那人(李少荃相国的侄子)杀了。”

巡抚大人的脚,刚刚登上船头,彭公手下人,提着此子的头颅,前来复命。彭公于是就写信给合肥的李少荃说:“中堂的侄儿,败坏您老人家的名声,我想也是您深感遗憾的吧。我已经为您把他处置完了。”

巡抚大人及一般地方官员,都吓晕了。没想到,合肥那边(李少荃相国)回信,对彭公却表示“感谢”。



五、阎丹初 执法如山

阎丹初担任湖北布政使时,湖北总督,名字叫官文恭,官文恭把一个马弁,从娈童的位置,保荐升到了副官武将的职位上。这个人(马弁)依恃得宠,而骄横无比。

有一天,此人闯入一家民宅,想要奸污这人家的闺女,那闺女不从。这马弁,就杀了闺女逃跑了。

闺女的父母,到县府两级官府喊冤,县府的官员,都不敢过问此事。

阎公听说后,十分气愤,急忙要求参见官文恭,那马弁已经向官文恭求救。阎公想参见官文恭,但官文恭以有病而推辞不见。阎公说有重要事情,必须当面陈说,如果官公(官文恭)怕吹风,那就到卧室相见。门卫仍然坚决把阎公挡在门外,阎公说:“中堂大人有病,一定有痊愈的时候,等到痊愈时,一定要传见我,我就住在这里等候他。”

阎公命令随从人员,把自己的棉被、衣袄拿来,在官厅里住了三日三夜。中丞、司道等官员,多方劝解,阎公发出誓言说:“不把马弁斩首,我决不还署。”

于是,官文恭只得自己出来相见,他双膝跪地以求阎公,阎公严肃,并不为此而动心。

中丞官严公声色俱厉地说:“丹初你也太过分了,中堂大人已到了不惜屈膝下跪的程度,难道你不能稍稍松动些,网开一面吗?”

阎公万不得已,挟起官文恭,与他相约,立即撤掉马弁的职务,押送回原籍。

官文恭答应了,这才把马弁叫出来,命令他跪下叩头,感谢阎公再生的恩情。

阎公突然变色,责令健将们,把马弁抓到台阶下,剥去衣服,重打四十棍棒,立即发配遣送其回到原籍。事情完了以后,阎公才向官文恭谢罪。

从此以后,官文恭更加敬畏阎丹初。而乡民百姓,人人称快!



(以上均据易宗夔《新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