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日星期五

九宇文明统(之一):人类文明何所始,欲问乾坤造化功 / 作者: 宋紫凤





【九宇文明统】序

夫天之为天者远矣,地之为地者久矣。及万物初生,日月吐丽天之曜,山川铺地理之形,动植有章,云霞焕彩,天下有文彰而光明,此文明之始,而造化之功,尤以人类之文明,衍生众部,分布九宇,腾珠焰以五色,历千载而蔚然。然至近世,时运迁革,三百年间世风陡变,一朝法末文明陵替,有巨孽炼形邪党,逞十逆荼毒天下,阳九之厄而三光既隐,百六之亏而山川脉断,万姓嗷嗷,天运剥极。然天道有常,势极必返,数九九将归一,运无穷以循环。于是地裂天崩九见苍穹尽空,法轮常转乃有大圣之出,履诸天之至尊,握乾坤之机枢,拯群生于坏灭,启文明之新运。是宇宙未有之鸿烈,洪微无上之功业,故非以区区万言妄述一二,仅以九章之书,仰赞文明之真统,顶礼道德之皇极:

  人类文明何所始,欲问乾坤造化功
  三千文明立道德,一脉相承百脉通
  长转文明之坤轴,海纳百川古华风
  代有承传惟修炼,出得虚空不虚空
  末劫平地妖风起,三百年间乱西东
  神谕天兆传暮鼓,醒世真言报晓钟
  镇邪灭乱乾坤正,大法救渡末世中
  九天神韵传圣教,区宇再立文明宫
  神传文明启新运,四海升平开大同
*****************************

 【九宇文明统】之一  人类文明何所始,欲问乾坤造化功

文明者,始于自然,成于造化。又三才之中,人为其一,动植万品,人为灵长,则人类之文明,造化之精焉,岂伊人力,实天成之。回溯人类文明之初,虽年代久远,事迹渺漫,而其发源仍不失有迹可循者。

文明之初,始于神迹

既作人类文明之讨论,则不限某一民族,某一国家,当考之于不同族裔初民之事迹,而神话乃人类最初之史记久为共识矣,需特别提及者,乃各族裔所流传之古初神迹,有惊人契合者四端,仅取其影响显著者稍加排比,以为佐证。

一者为创世说。大至为宇宙之初,天地未分,混沌无序,有神创世,诸如《圣经创世纪》所载之上帝创世;汉民族有巨灵盘古开天辟地;古埃及有全能之神创造天地万物,呼唤而出风雨江河。希腊神话最古老之神卡俄斯创造世界,而其号卡俄斯(Chaos)本意即为混沌

二者为造人说,又以泥土造人说为最盛。诸如《圣经创世纪》所载上帝以泥土造人,中国有女娲抟黄土做人,而北美印第安人则有神以红泥造人之说。

其三为大洪水之说。 此说流传之广,见于世界254民族,84种语言区域。譬如《圣经》诺亚方舟之故事可谓家喻户晓,而《古兰经》亦有一努哈方舟故事,此二者互为印证如出一辄。而中国则有共工氏怒触不周山致天河水下注人间,所以女祸炼石补天,拯救苍生,且幸存者皆为善民,一如《圣经》之诺亚与《古兰经》之努哈。

其四,人类确有一神人杂糅时期。希腊上古史中,此时期最晚见于宙斯之青铜时代,世间英雄往往半人半神,功业建树多有神助,人间兵祸亦有以天界之争而起。而此时期于中国之历史,则最晚见于与希腊神话同时之商周之际,事迹尤为昭著者乃姬周灭商之时,道魔同出,左右人间大势,而明人则以小说演义之,是谓《封神榜》。而另一相类记载,乃希腊诸神居于奥林匹斯神山之巅,援此山可往来天地间。中国则有天地之中有神树曰建木,援彼可上达天庭。又有颛顼帝世,始绝天地通之说,未知所绝者是否即此建木也。要之,神人杂糅,天地可通确乃人类古初文明之一阶段,且此阶段自天地开辟后至少延续至公元前十世纪左右。

上古之际,人类聚居地彼此遥远,更有沙漠巨海地理之阻,不同言语,不通音讯,不知彼此之所在,而于各自流传之史记却有此数端相与契合互为印证,乃知所谓神话者,实真实不虚之历史,为人类共同之经历。而人类文明同根同源足以为证,此根源者即造化之功,神明之力。

文明运化,秉承天意

文明之始既出于神传,而文明之运化,之成住,之消长又岂自为之。盖文明运化历史变迁者,自古无非两途,或文明融合以相生,或武力征伐以相克,而此生克两途,无不应彼天意,而仰托神力。

文明融合者,譬诸天竺文明与华夏文明之交汇,即是仰赖佛陀普度大愿而以佛教传播始为先导,西洋文明之与东方文明相遇,则源于基督救世之悲心而以景教东来开启先声,而文明融合之第一使者,皆为高僧、牧师、教徒等神职人员,至于后世道德大坏,神光渐隐,才有所谓探险家或野心家履前人之迹狼顾而来。

而武力征伐之途亦如此。古之兵事,最重天意。起事者必要仰承天意,顺势而为;用兵者,要以有道伐无道,所谓替天行道;临阵者,观天象以发神谶,取天时与地利;胜于人者,有所取于天赐之授;败于人者,无所怨于天数难违

诚然,人类亦不乏邪伪欺世之徒,每诈托天意大行魔道,譬之汉末董卓、唐末黄巢,而今日更有假恶斗之邪党伪造民心,自扮正神。然昔之假天意以行恶者,日后必遭天遣,殊不知此亦天意之一数乎,殆欲使后世人知天命之不可伪,天意之不可违,悠悠彼苍,神目如电,何物可逃。

想来,文明草创之世,上古初民已有此意识欲有所留传于后世子孙,遂以所见所闻绘于岩洞石壁之上,刻于龟甲兽骨之表,书于羊皮之残卷,雕于神庙之殿柱。而造物之手又将其埯于黄土之下,沉入巨海之底,隐于秘林之境,隔于大荒之野,使古初神迹,得天为之垂鉴,得地为之负载,寂阒兮与风云相荡,渊默兮与川岳鼎足。嗟乎!此造物自有深意,使后世之有心人必踏破铁鞋始得一见,非积劫功德难得一识,及夫既见又识者,虽天下之滔滔又不知能几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