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九宇文明统之三:长转文明之坤轴,海纳百川古华风 / 作者: 宋紫凤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0418仰观茫茫宇宙,诸天文明流布人间,兴衰起灭有如昨夜之星辰,有如今日之中天,惟有华夏文明,上可述及宇宙洪荒之世,下可缘迹百年咫尺之间,五千年延绵不绝。此文明托根中土,号为中华,四夷以其为中原,海外称之为中国。彼中国之人,深及物极必返之理,故而凡事务求取“中”,不入极端,是为不败之道,此亦儒家之中庸大义,绝非现代人所谓八面玲珑之处事哲学。理之使然,故而华夏文明之发展亦恪守人类文明至中至正之道。

然则,何为文明发展至中至正之道?即如前章所述,人类文明,其始也,发于道德;其本也,通于道德;及其终也,自离道远者有之,抱残守缺者有之,固执偏见者有之,堕入魔道者有之。惟宗于道德者,守而不愚,变而不乱,不抱门户之见,不入极端之境,通达无碍,方能协乾坤之运,合天地之化,是为文明发展中正之道。

譬如大唐太宗世景教初来,太宗皇帝垂询教理,知其能“济物利人”,遂出谕表章,令建大秦寺传教布道。夫景教者,本属基督教之一脉。彼不见容于本教各派,而于万里外之中土却有以立身之所者,盖因太宗于是非之取舍只在道德二字,能“济物利人”者,即为“宜行天下”之道德教化。而太宗诏令中于景教之道亦作如此阐发:“道无常名,圣无常体,随方设教,密济群生”,可见太宗真有道圣君,得“道”之真正,而不泥于宗教之形式,凡能济世之上道上德,必演道德之文明,必为诸天之造化,必当包容且推广之,此器识之洪达真可包藏宇宙矣。

宇宙之大包罗万有,诸部文明无计其数,华夏文明持中守正遂为文明之坤轴,而文明众部如有向心力之驱动,百川归海向此坤轴荟萃,此过程正为今人所谓之民族大融合。盖文明诸部如服饰、音乐、绘画、饮食等融入华夏文明者不可胜计,且史料极丰,确然已为共识,故兹不赘。唯取各种信仰流布中土之情形略举一二。所以唯信仰是举者,正如第二章所述,信仰为各文明体系之中脉,故信仰之融入,可以为文明体系融入之代表。

其初,中原本土之文明,原为道家信仰为中脉之文明体系。东汉之世,白马驮经佛教西来,华夏文明始有第一次外来文明之融合,中土三代威仪自此别焕新彩,而多一光明瑞丽之气象。至于唐代,佛教信仰得太宗皇帝之扶持,不仅有高僧玄奘游学五印,且派分诸宗广传中土,根基益固,与中原本土之儒教、道教信仰势成鼎足。同时,唐世又有波斯文明之火袄教,摩尼教,西洋文明之景教相继东来。宋代儒释道三教之流布大抵承袭唐代状况,后至元世,又有天主教士不辞万里托钵而来,且罗马一派之基督教亦于中土初具根基。彼时政府专设崇福司,宣政院,集贤院,分管基督教徒、僧、道事务,当时东西方正教信仰流布中土之盛由此可一见梗概。元代之多元文明体现极为鲜明,譬之当时名臣耶律楚材,本为契丹贵族,出身基督教世家,精通儒家文化,效力成吉思汗帐下,此文明之融合于区区一人之体现耳,而华夏文明汲取文明众部之菁华,自有江左文明之风流,融入北地文明之雄浑,新辟西域文明之异境,别焕欧洲文明之奇彩可以想见矣。

时至近世,有共产邪灵炼形邪党,窃据中原,建乱政,反道德,而华夏文明几为毁灭殆尽。不想,近年有神韵艺术团横空出世,以恢复华夏五千年神传文明为宗旨,数年间声名大震,风靡全球。其中国古典舞神韵具足,西洋美声元气淋漓,音乐洪大东西合璧,续大雅之绝弦,拯末世之颓风。神韵之出,虽为中华古风之威仪再现,实则人类文明之坤轴常转,彼厥功至伟岂惟华夏之幸,不亦全人类文明共同之福祉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