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星期六

中华武术的真正价值--武德 / 作者: 李有甫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0873中华武术,就如中国的道德和由道德抚育的其他文化艺术和文明一样,在近代的历史中变迁和沦落。

一﹕纵观兴衰 抚今追昔

中华武术在近代社会的道德背景下是如何沦落的呢?

首先,就是道德下滑;因为在历史上,道德产生了文明,艺术和文化,所以不同的文化,艺术和专业的文明中都有其德,如医生要有医德,习武之人要有武德,为商要有公平交易的商德,为政要有清廉爱民之政德,各行各业都讲职业道德;试想任何一门艺术和一个职业如果没有道德,就一定失去了他的价值。

中华武术从渊远的古代,就以其独特的方式薪火相传。那时的人们恬淡质朴,道德高尚,那其中有修炼之人兼好习武,在山林中,在碧水畔,遇奇人,获灵感,身神超越而融化于道中,成高功而创拳法,剑道成而剑客兴。其时其人,拳法如从心所欲,枪剑如肢体随心,一代宗师,在常人中时隐时现。他也会在人海间,在云游中,在月光下,在晨曦中,单独的传给他精心挑选的道德高尚的弟子,并嘱咐弟子曰:“不遇道德莫轻传”。

若干年后,那个成为了师父的弟子,如果寻找不到德高之人,也可能开门授徒,再培养他们道德,一面传授武艺,其中有道德较好的,就授予他高层次的武功。于是,在历史上,中华武术的承传,就有了两种方式:一,择人而教;二,教人育德。

然而这两种方式的宗旨却是一个,那就是武德最为重要。

中华武术的承传,源于武德,而武德源于道德。历史到今天,中华民族被破坏了的道德背景已是有目共睹,中华武术也随着道德的下滑而沦落。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对更高层次的精神信仰,不信道,不信神与佛的时候,就会被物质和欲望所牵动,无论从事何种文化,艺术和技术技能的学习和实践,都将失去其真正的价值,有些艺术文化和技能被道德低下的人掌握,是更坏的一件事。

老子说:国有什伯之器而不用。孙子说﹕全军而上,破军次之。都主张有了武力,不可轻易动用。对于习武之人,其武德从道德和信仰中来,有德者,首先分清善恶,其德必彰,其行必是止恶扬善。

随着历史上道德下滑,武术的师徒传承有的也渐渐的轻武德而重名利。这也是法治社会忽视道德的产物,武术可以为国而争天下,为民而除暴安良,但分清善与恶,好和坏,正义与非正义却是最基本也是最主要的武德。

古代的修炼之人,他们专注信仰和道德,淡泊名利,择徒甚严其德必高。重德武艺必精,功夫也高。当人类走入信仰的末法时期,整体的道德下滑,武德亦随之沦落,武艺也难以精深了。

如果一个社会失去了对佛道神的信仰,那个社会中的从政者,谈不上什么廉政爱民,从商者以牟利为第一,医生之医德不保,病患危也,工业生产无德以约,则公害无穷,习武之人不修武德,则会助纣为虐,欺善怕恶,沦为不义之徒﹔各行各业无有道德,社会危则国家亡,世界人类道德下滑,若低至极限,灾害无穷,人类将走向绝路!

分清善恶,止恶扬善为武德之首要,若善恶不分,即使有些功夫技艺,如果误入歧途作了坏事恶事,不但失去武德也会身负恶名而失去人生最重要的东西。种下恶果必遭恶报,这是失去道德之恶人的必然结果。就在这道德沦落良知枉存民族如失魂落魄的今日,如何复兴传统文明呢。

二:宇宙有特性,心明得天机

古代的圣贤早已预言道,末法时期,三教都遭到摧残,人世危乱欲绝;是时,有觉者广传大法,使人得度,得救,以至道德回升。

近几年来,新唐人电视台举行了三届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提倡传统武术,正人之观念;提倡传统重在武德,首先是分清善恶,止恶扬善是根本的武德。如何复兴传统文化,提升武德?我们明确提出:提升道德以至武德的根本就是真善忍,《转法轮》中说道:“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

笔者曾与一些东西方宗教界的人物交流看法,我问他们:“真善忍”和这些宗教信仰有无矛盾?他们都回答:无矛盾。既然如此,在末法的今天,以“真善忍”的信仰来提升我们的道德,提升武德难道不是独一无二的上策吗?

如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作为心法来修炼,道德可很快提升,武德与武功自然达到更高层次。

因为武德高,此人一定会按照天地人和宇宙的规律这样的理来修炼武术,因此他可以分清善与恶,好与坏,他一定能吃苦,能被明师看中,这样的人不会为了一些个人恩怨和名利情而耗费自己的精力,他修自己的武德,甚而把输赢胜负和名誉地位都不放于心,相反,他能把名利情看得很淡,因此可以专注于他所修炼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其武德高,他所习之武完全为了止恶扬善,依善恶有报之理,善的最终结果是好的,因为他是善的。这里讲的是真正的武德,是众多习武之人都应这样要求的。

这里讲武德,也是要讲真正战胜邪恶的武术功夫和技能,这包括从德的修炼中悟出来的智慧,高超的武艺和武功也不是单纯的打斗技术;单独把武术中的打斗部分拿出来也不是传统武术中的最重要部分,武术中的武打技术只是武德的副产品,武德中包括了更多的道德和艺术修养,吃苦、悟性和智慧而形成高的武功。这样的武德是习武者的道德,是止恶扬善。

其实,武术的打法在武德中的表现是智慧,高功夫的人可以化解对方的攻击而点到为止,这样也可以表现出止恶扬善的武德。如果单凭打斗和斯杀,那狮子老虎和大象最厉害,但人可以用智慧来战胜或降服它们,如古代释迦牟尼可以空手降服大象,那些修道之人可以降服野兽,今天的人也可以用人的智慧来征服猛兽;人与人之间的武艺相较也是一样,任何对打和搏击的比赛,都必须有他的规则,如摔跤比赛不准反关节,而擒拿是专门反关节;拳击的规则与跆拳道完全不同,泰拳的规则比较放任,但也有他的规则。中国式摔跤的规则最文明,动作也很优雅潇洒。传统武术若从中借鉴也可表现出独特的功夫和智慧。过去张三丰太极从未用于技艺相博,只是以其太极辅助心法修炼而已。今日太极虽然被改动而失真,心法失传,单从拳法动作而言,也以柔克刚化解为主,功成则不惧凶悍刚猛,足见德高之智慧。

崇尚武德是中华传统武术复兴的根本希望。

武德包括了可以继承真传的多种因素,因为有德才能得到明师传授,能吃苦也是德,有德悟性就好,因而可以生出智慧,有了智慧自然能明辨善恶,不辨善恶,则易颠倒是非而助纣为虐,善恶分明,止恶扬善是真正的武德。

三:复兴传统武术,看淡名利是武德要素之一

在武德之中有一种无私无畏的牺牲精神,就是义。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也。”千古以来,义,在习武人中是公认的美德。古时称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荆轲、蔺相如之义,胜百万雄兵之勇;鲁仲连义不帝秦,平息虎狼之军,幸免国难,却坚辞任何回报。

平原君要给他封爵列地,仲连坚辞不受。平原君摆酒设宴,酒酣之时,起身而前,以千金致谢。仲连笑曰:人们尊重天下之士,就因为他能为人家排难消灾,解除纷乱,而不取任何酬报。如果要什么酬报,那就是做买卖的商人了。我不屑做这种人。于是辞别平原君,终身再也没有来见。三国时关云长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被赞为义薄云天。张三丰少时即好道擅剑,修成大道,深隐不露,有歹人行恶,三丰也只是以无形的太极球旋转,歹徒便远远飞出倒地而不得动。由于后人德少而致使三丰心法失传。而后数代至明末武当内家拳传人王征南深得武当奥妙,每遇到众多强敌攻击,无不巧胜而脱险。明清儒士黄宗羲为其书墓志铭叹曰﹕“有技如斯,而不一施,终不鬻技,其志可悲。水浅山老,孤坟孰保,视此铭章,庶几有考。”其实是赞赏他那样高超的武艺,不为名利去施展,晚年穷困潦倒也不用来换钱,只有那山水和孤坟来作证明吧!

如今,有的习武之人热衷名利、钱财和打斗,比之古人,岂不汗颜? 可见,义,是仁者的牺牲精神,也是智慧和勇敢的化身,习武之人可或缺乎?古人观武艺,未尝看重凶恶厮杀,三国时云常被后世誉为武圣,却无人看的起三世家奴的虎狼之辈吕布。清末高师董海川、李洛能、杨露禅三人互相切磋互相敬仰,这在他们的拳论中都有流露,但是他们却从不计较哪个高低。并共称为内家拳,可见高人的境界。

四:同心同德

所以,中华传统武术的精华是武德,就是止恶扬善。譬如医生可以医病而生活,但他的医术不仅为赚钱,他的医德是治病救人;就像商人经商应该为服务大众而不仅仅为牟利,他的商业道德是供人所需便利大众;而从政之德应该为国为民而不是为了以权谋私残害百姓;这些应该成为今天人类不可或缺的道德观念。我们这里讲武德只是人类道德的一小部分而已。总之,人人都遵照真善忍去做,人人都讲道德,人类才能从互相残害中解脱出来,走向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