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中共“偷偷作案”显示其司法黑社会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1/中共“偷偷作案”显示其司法黑社会化-281500.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偷偷作案”一般是针对狡黠的犯罪分子趁人不备作案犯罪而言,如果一个政府对民众“偷偷作案”可能就令人费解:政府应该是堂堂正正的执法者,何必“偷偷作案”?这样的“政府”可能在全世界少之又少,不过,中共的所谓“政府”就经常“偷偷作案”:偷偷抓人、偷偷打人、偷偷抢劫、偷偷庭审、偷偷判刑、偷偷杀人、还有偷偷活摘器官等等,整个是黑社会那一套。多年来,这个流氓政府一直在根据政治需要“偷偷作案”,践踏人类司法与文明,残害大陆善良百姓,其鬼魅恶行从未停止。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魔头江泽民利用中共历次搞运动的政治手法,操纵全国一切暴力机器和社会资源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狂潮,控制了全国一切媒体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抹黑诬陷,强迫其邪党的党团员干部职工群众人人表态与法轮功划清界限,一时间,整个社会在谎言欺骗中形成了一种高调公开镇压的邪恶气势。但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懈地讲真相,中共恶党的欺世谎言被一个个戳穿,胆战心惊的江泽民随即将迫害转入地下,偷偷迫害,外松内紧,这个迫害元凶亲自偷偷下密令纵容全国官员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密令之下,全国各地官员警察就开始“偷偷作案”,残害善良,各地逐步形成了偷偷监控、抓捕、抢劫、关押、洗脑、毒打、逼供、密审、枉判、暗杀等一条龙恶性害人作案机制。

以山东临沂为例。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黎明时分,蒙阴县“六一零”伙同该县公安局与沂南、沂水县的警匪,在临沂地区“六一零”的唆使下,蜂拥而至沂南县岸堤镇塘子村,将在家中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淑芬(时三十九岁)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企图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出卖他人和交代所谓的“证据”,均被刘淑芬一口回绝,时任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的恶徒类延成见一无所获,恼羞成怒,便密派恶警鲍西同、田烈刚等轮番用橡胶警棍等毒打折磨刘淑芬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刘淑芬被迫绝食抗议,却又遭到恶徒们十多次野蛮灌食迫害。不仅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警们将她非法超期关押毒打致其昏迷后,恶徒怕罪行败露,便造谣说刘淑芬脑子有问题,将刘淑芬盖上破被子抬出了监室,秘密地强行做脑部手术将她杀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山东莒南县六一零、国保恶人伙同朱芦镇派出所恶警蹿到法轮功学员曹国真(时年三十五岁)家里,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将曹国真反锁在屋中,又调集多名恶警将曹国真绑架,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卫星接收器、笔记本电脑、真相资料等物品,开走曹国真的小奥托出租车。莒南六一零操控公检法,秘密将曹国真非法劳改八年,囚于山东泰安监狱加害,至于曹国真何时被抓的、怎么被抓的、何时开庭审判的,家人一概不知,只知道曹国真失踪了,数月后,家人突然收到济南监狱寄来的入监通知书,才知道曹国真又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深夜,在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司法所一房间里,镇副书记公茂礼亲自指挥,垛庄乡建主任王衍忠、林业站站长段尊国等一群恶徒,手持橡皮棍,气势汹汹地嚷着要给垛庄法轮功学员齐成荣“上课”。齐成荣对他们说打人犯法。公茂礼说:“打你不犯法。”说着就先下手抽齐成荣的耳光。随即恶徒们蜂拥而上,将她打倒在地,猛踩她身体的各个部位,拳打脚踢,数根橡皮棍抽打在她的胳膊、臀部。一恶徒说打臀部,就有另一恶徒用手电照在她的臀部,恶徒们便狠命地打,直到打累了,然后开灯。恶人问齐成荣:“你说打人,谁打你了?”恶徒们休息一会后又把灯关了,说继续“上课”,又一阵暴打,并踩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出声。

山东临沂市法轮功学员邓良存、付桂英,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到兰山区苗庄小区串门,不幸被五里堡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恶警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证据就把二人偷偷批捕。为了营救自己的亲人,家人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兰山区检察院与兰山公安互相推诿,一直阻挡不让律师会见她们,阻碍律师行使正当权利。十月八日,兰山法院事先没有通知律师及两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谎言的掩盖下,偷偷地进行了非法庭审构陷。尔后又对她们偷偷非法判重刑。

十四多年来,临沂地区没有经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就被秘密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超过500多人次,被迫害致死的20多人,被抄家绑架囚禁洗脑的超过千人次,被抢劫的财物数百万元。同一时期,中共在全国各地偷偷作案行恶更是罄竹难书,仅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几百万人,各地执法人员几乎都是在偷偷摸摸地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

目前,虽然一些中共的劳教场所被解体,但迫害仍在继续,只不过各地邪恶的政法委、六一零偷偷将迫害转型:偷偷洗脑和枉判。如:临沂洗脑班偷偷地挪到了通达路(原临西一路)北段路东,在兰山交警大队的北边一个没有门牌的大院里,南临“汉庭连锁酒店”,北靠“华夏银行”,院内北边有一座米色的五层楼,在第四层楼层,西边有三个窗户,东边有两个窗户一直拉着窗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现已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囚禁在里面受难。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偷偷庭审判刑的案例有增无减: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强行砸窗破门,入室绑架今年四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洁女士,并抢劫财物。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刘冬郁等人用谎言欺骗当事人阻止律师为她做辩护,偷偷摸摸地开庭迫害陈洁。 四川仁寿县陈祥仁等十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被当地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四川仁寿县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偷偷非法判十位法轮功学员:陈祥仁、廖学康、刘汉才五年;张国芬、黄学英四年;刘丹两年六个月、张晓敏、刘绍明两年、吕红群三年缓刑五年、彭月英两年缓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辽宁省朝阳市委书记王明玉密令朝阳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九月二十七日,朝阳市公安局长李超指令秘密印发《全市公安机关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项计划》(朝公[2013]44号)文件,密令全市二十一个警种部门至少绑架一百一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并做出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由该局党委委员,国保支队长洪德明组织实施。

令人愤慨的是,面对法轮功学员家人的质问和正义律师的无罪辩护时,中共办案人员不但咆哮法庭,还最常说一句流氓话:我们只讲政治,不讲法律。这一句话确实说出了中国法制现状,同时将中共司法黑社会化的丑恶实质全暴露出来了。但中共比黑社会还要黑,因为它还偷偷地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贩卖牟利、焚尸灭迹,甚至做人体标本再赚黑钱!

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氏,家住广州白云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在广州白云看守所关押,22天后家属被通知去认尸。当家人来到遗体前时,看到的遗体已面目皆非,全身大部份器官已被偷偷摘走: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看着这惨不忍睹的遗体,郝润娟家属看过遗体两次都无法确定那就是郝润娟,最后家属只好把郝润娟2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才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确实是郝润娟。

象郝润娟被偷偷活摘器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据观察分析人士估计,在全国大约有数万人,这在国外人权律师的著作《血腥的器官摘取》、《国家器官》中都有详细的调查记录,国外正义人士惊呼中共的这一恶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豺狼当道,尽暴其恶。一个世纪来,中共这个国外来的邪恶幽灵以各种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华儿女,恶党到底对中华民族偷偷做了多少罪恶、对中国百姓偷偷做了多少恶事坏事?每一个受害人都有一部血泪史,每一个受害家庭都有难以言尽的血泪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鲜为人知的冤案血案惨案都将被曝光出来,人们会在震惊之余,逐步认清中共司法黑社会化、中共体制黑社会化、中共官僚黑社会化的实质,会尽快抛弃中共邪教,退出中共黑社会组织,走向光明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