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2日星期二

劳教所解体,戴罪狱警们何去何从?---从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解散说起 /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2/劳教所解体,戴罪狱警们何去何从--282569.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迎接唐山法轮功学员李珊珊出狱的一百多名亲友和同修,一大早就伫立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门外。 
 
当劳教所警察企图拖延时间时,门口亲友们开始同声呼唤:“珊珊,出来!珊珊,出来!”于是,惊慌的狱警立即放人,李珊珊走出铁门,眼含泪水接过亲友送上的美丽花束,乘上亲友的车子驶离了迫害她两年多的地方。

其时,她身后劳教所的外墙铁栏已经被推倒,满目断壁残垣。一帮劳教警察和试图将她劫持回唐山的国保警察都瞠目结舌,呆望无语,满脸无法掩盖的惊慌与失落……

一、中共劳教制度在罪恶中解体
 
去年万圣节前,一份藏匿在万圣节饰品中的呼救信被一名美国妇女朱丽叶发现,信中披露,马三家关押了被非法劳教一到三年的人,其中很多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受到酷刑折磨,非人虐待,被强迫长时间劳动等。朱丽叶在震惊中把求救信贴上自己的脸书,中共劳教黑幕被世界主流媒体关注。

今年一月七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对于劳教制度应适时停止。同一天,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社中国网事”发布微博称:“期待把维稳式劳教扫进历史垃圾堆。”三月十七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两会的中外记者会上表示,有关中国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有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年内有望出台。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官员的这些表态,并不是中共主动停止犯罪,而是在法轮功学员十四年顽强反迫害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共不得不做出的姿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持续,虽然停止了非法劳教,但非法判刑和洗脑班迫害更加猖獗。

四月七日,大陆《财经》杂志旗下的《Lens视觉》发表两万字的调查报告《走出马三家》,揭露了部份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但是这篇文章却没有明确指出在马三家遭受迫害的主体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从而使这篇调查报导严重失实。不管这篇报告的背景如何,但它能在大陆发表,说明中共毕竟半遮半掩的承认了其罪恶。

五月一日,《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杜斌制作的纪实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在香港和台湾首映,并同步在全球网路中英文公映,该片透过十二位受害人的口述,揭露了辽宁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同时曝光中共长期以来一直在掩盖的迫害法轮功的罪证,其酷刑之惨烈令人发指,其魔鬼狱警之心理变态令人毛骨悚然。其中,亲历者女访民刘华说:“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把我们这些捍卫权利和信仰的上访人和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用电棍击打我们的乳房、阴部,插进阴道里电击,往阴道里灌辣椒面,把牙刷插进阴道里旋转,用阴道扩张器扩张我们的嘴,给我们灌食来侮辱我们。”……

九月二十八日,现年四十五岁的辽宁法轮功女学员尹丽萍,在忍受多年巨大的痛苦中终于打破沉默,在明慧网发表《我被马三家秘密投入男牢的遭遇》长篇揭露文章,把自己和其他女法轮功学员被马三家和辽阳等教养投入男牢惨烈迫害的一段恐怖经历置于公众视线之下。在网络上看到这篇自述文章的人们纷纷流泪了。翻遍古今中外的史料也找不到的残害女人的卑鄙下流招数,竟然是中共劳教所的平常手段。在无畏的法轮功学员们持续的揭露之下,中共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的黑幕都被一次次层层揭露出来,引起国际社会的一次次震惊,中共再也没有能力粉饰、掩盖与隐匿了,所以只有废弃一途。

数月来,各地劳教所纷纷换牌、关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也在六月二十六日时,拆了门口大墙,挂上戒毒所的牌子。到九月初开始,这家劳教所释放了所有被劳教人员,但还是拖延着解散的时间,无理关押着唐山法轮功学员李珊珊不放人,还从少管所借来一个普教“陪着”, 以此极力维持着一个劳教大队的编制(所谓“三大队”)。

曾经因猖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恶名昭著的原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刘子维,如今只能作为三大队的一名普通狱警,对着空落落的劳教大楼,不免心中凄惨。这些残存的“劳教警察”无不极度失落、惆怅、愤懑,甚至不敢听人说劳教所解体。有一天,专程从唐山赶来要人的李珊珊亲属们与警察提起劳教制度解体的事实,一个名叫尤杰的劳教警察一下子变的歇斯底里,借口家属给他们拍照了,咆哮着叫来“110”警察要抓人,可“110”警察没有抓人,而且告诉他劳教所解体确有其事,这样他才不再嚣张,蔫了。

二、劳教制度盖棺,劳教警察真正应该恐惧与担心的是什么?
 
在大陆的“天涯社区”,曾有看到末日来临的劳教警察发帖哀叹:“费劲吧拉的考上了公务员,考的劳教所,本以为当上警察可以消停工作了,却听说劳教制面临改革或撤销,不会下岗失业吧……”有警察则跟贴调侃:“现在(劳教所)加挂了强制隔离解毒所的牌子,听说,将来还准备陆续成立强制隔离戒酒所、强制隔离戒烟所、强制隔离戒赌所、强制隔离戒淫所、强制隔离戒××所……全都交给司法行政一手打理!有得咱们忙的!反正他们就喜欢搞这个,擅长搞这个,全都给看住了!全都给戒了!社会就和谐了!”

被中共长期用谎言灌输劫持了灵魂的警察们其实很可怜,有人至今不懂中共的劳教制度是什么样机构,也不懂中共废弃劳教所的真正原因,所以也就不知道自己从事过这种“职业”,必将面临与承受的天理报应和法律严惩有多么严重。

有人相信中共灌输的:劳教制度是“新中国一项特有的法律制度,是有中国特色的法治实践”,意识不到中共在不能自圆其说时,都拿“有中国特色”抵赖耍流氓。

劳教制度的首创者是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为了打击、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目的是要把人的思想“高度统一”以为所欲为才创立了这种制度。其实就是以“教养”的名义,以思想入罪,公然独立于宪法、法律之外,很方便的将人关押起来进行肉体上、精神上、物质上的摧残,甚至消灭掉。中共在六十年代引进了这项制度,在八十年代初抛出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劳教试行办法”,规定其劳教的方针是所谓“教育、感化、挽救”,其实身为劳教警察的你们最清楚,那只是说来好听、写在墙上好看,真正执行的是拷打、上吊、老虎凳、装铁笼、注射精神药物、强奸、冰冻、火烤等等,集人类各种酷刑之大全,应有尽有。每年在教养场所被打死、打残及用自杀、自残来抗争的人数令人震惊。某些劳教警察就公开说:“每年死几个人,太正常了,上面给非正常死亡指标。用不着担心害怕。”而劳教效果如何,他们自己都说:“从教养院出去的,没有一个变好的,反而更坏了。”一直如此,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更是邪恶达于极致。

中共真正喜爱、依赖与仰仗劳教制度的原因,不过就是仅仅因为劳教制度绕开了宪法与法律的约束,连编造“罪名”、制造伪证、走“庭审”过场都省略避免了。只要公安机关的派出所上报至分局的法制科,只需几分钟时间就能把人“劳教”。

三、劳教所被称为人间地狱,“劳教警察” 几乎不可能不违法犯罪
 
中共在编警察人员分为五个系统,即公安民警、国安特务、法警、监狱警察和劳教警察。其中,在劳教所工作的劳教警察的胸徽和臂章上和所有狱警一样标注着“司法”二字,警号是七位数字(其他警察的警号是六位数字),但它隶属于中共司法部的所谓劳教局。即使在中共警察圈子中,在中共整体腐败的大环境下,只因打交道的都是法律没有认定有罪的老百姓,权力、油水有限,贪污与敲诈勒索范围狭小,劳教警察都被认为是最底层的、最憋屈的一类人。却不知,特别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封闭邪恶的工作环境,升职、晋级、拿奖金的多少与逼迫多少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转化”为依据,劳教警察几乎人人都背负了一身罪恶。

很多劳教警察,刚来劳教所上班的时候还都是面孔明净、正常的男孩,女孩。那些女狱警最明显,她们在家里也是人女、人妻、人母。在劳教所门外,她们也会笑语嫣然;但是在劳教所时间一久,这些人就象换了一个人,脸孔变得僵硬凶蛮,声音高出八度,什么粗鲁的声音和动作都会做得出来。冷酷、残暴,擅于高调谩骂、威胁,不假手段的殴打、酷刑折磨是他们的工作方法;柔肠尽失,冷漠扭曲、心狠手辣被视为心理素质好;肆意给他人制造痛苦,享受生杀予夺的快感成为他们的职业常态。很多有良知的劳教警察受不了这种邪恶“职业”。如大连劳教院,自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三年短短几年间,就有七十多名劳教警察以各种方式离开教养院。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成立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每年被从全省各地非法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二百多人左右。二零零八年奥运时期,关押法轮功学员人数曾达到四百多人,占总关押人数的70%(冤屈的上访的人士和其它信仰的占20%左右,而偷盗、卖淫、倒卖人口等真正犯罪的不到10%)。劳教所警察和这不到10%真正有罪的人员沆瀣一气,利用她们充当虐待善良无罪的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和工具。例如前面提到的原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刘子维,在给警察们开会时说:“对法轮功要严加看管,不听话就打,你们打不了就让朱莉英打。”刘子维经常利用的打手,一个是名叫朱莉英的吸毒犯,还有一个是名叫刘娟的练过跆拳道、善于打架斗殴的悍妇。二零零八年夏天,法轮功学员路素华因为炼功,被刘子维铐在小库房的暖气管和窗户上,疯狂打脸部,打得路素华六、七天看不清东西,肋骨还被刘子维踢坏;当年九月中旬,刘子维又把抗议绝食的路素华拖到走廊尽头,左右开弓、拳脚相加,疯狂殴打,不仅把路素华打得遍身青紫,脸部变形,还用带刺的橡胶棒把她打的左小臂骨折。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刘子维强迫给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张艳春剪头发,扒光张艳春的衣服,把内衣也剪掉,一丝不挂用电棍电了足足40分钟。后又把张艳春单独关到小库房内,双手吊铐,打的浑身是血。第二天,刘子维再次挥动拳头,狠狠打在张艳春已经肿的高高的脸上,直到打累了,她才罢手。她还唆使朱莉英、刘娟毒打张艳春,将张艳春身上的头发和身体其它部位的毛发扯得满地都是。刘子维竟然还拿来一种类似女性梳头用的金属利器,在张艳春的两臂及身体皮肤上不停地此,不停地刺,张艳春本来已经斑斑驳驳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很快又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伤口,每个小伤口都不断的向外渗血,用完一大卷卫生纸还是无法止住。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在河北女子劳教所被关押、奴役、洗脑“转化”过的法轮功学员已核实的就有五百多人,被各种酷刑折磨迫害致残、致重伤留下不同程度残疾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五十多人。越是残暴邪恶的警察越是得到中共的奖赏;违法犯罪的坏事干的越多,越是在劳教所耀武扬威。

在全国中共建立了三百五十多个劳教所中,尤其在对法轮功长达十四年多的迫害中,要说哪个劳教警察没犯下这种滥用职权、虐待及酷刑等等严重罪行而被受害人甚至被国际追查组织记录在案,反而是难得的稀罕事。

四、真正了解中共废弃劳教所的原因,解救自己被中共劫持的灵魂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三年七月,仅仅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在明慧网曝光的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案例就达25411起之多,比同期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案例的11597起多出一倍还多。

中共对劳教制度如此喜爱与仰仗,为什么在得心应手的使用五十多年后放弃这种迫害工具?中共怎么舍得?难道中共真的要“将权力关进笼子”,改变“法律”是其统治工具的定性,不再随意玩弄、践踏法律?其中真正的玄机在哪里?其实,中共不过是在玩弄“断尾求生”的障眼法,要用放弃一种罪恶深重的迫害工具,比如劳教所;牺牲一批打手的职业前途,甚至杀一批恶人、惩罚一批贪官污吏等等,给人们制造它要“变好”的假相,以苟延残喘。恰恰说明“天灭中共”的脚步已经逼得多近,中共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时间已指日可待。

且不用说全国各地风起云涌的维权抗暴群体事件天天不断,就在中共所谓“三中全会”前的敏感时刻,从残疾访民在首都机场、新疆民众携母亲和妻子在天安门引爆炸弹,到山西省委门前的连环大爆炸,可见中共社会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新的更大的爆炸还在后面。民众在忍无可忍情况下用自己的方式向中共问罪,而中共的“维稳”招数也早已经用尽,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更深刻的背景是学者们早就指出的,中共已进入无法挽回的“五尽”之局,即:信用丧尽;名誉毁尽;亲信离散尽;民穷、国家财用尽;执政者除了说些空话大话之外,无所作为,只能自欺欺人。执政者的信用彻底败坏、从国家、厂商到个人间的信用均荡然无存、统治集团成员的道德廉耻丧尽,空气污染、食品不安全、民众怨声载道。统治集团的声誉荡然无存、金融资产的80%集中于20%的人手中,大多数民众贫穷无助,地方政府大都负债累累、房价成了压迫民众的一座大山,最后只剩下严厉控制媒体、管制网路,让媒体天天报导各种“正面消息”自欺欺人。而凡属肥水衙门的高官,动辄可以聚敛几亿、几十亿美元的财富,小小村官贪污上亿的都已出现若干起。数百万“裸官”家属移民海外,他们唯一需要的“特供”,是中国生态环境濒临崩溃的产物,即保障其食品、饮水、空气安全的种种“特供”。

中国社会长期生存要素的生态环境、伦理道德与生存底线都已陷入坍塌与半坍塌状态,只剩下以政治暴力为主的政治整合力量在起作用,且已经走到尽头。有人发微博说今日中国:高层左右摇摆,中层阳奉阴违,基层无法无天;豪富移情别恋,中产忧国忧民,贫民愤而无力;官媒莺歌燕舞,自媒悲惨世界,民间笑话戏言。如此这般,如何了得?

而据中国央行网站,从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事业单位、国企高管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高达16,000至18,000人,卷款8,000亿人民币。还有知情者称,在中国大陆,裸官卷走人民币4,000亿。由于贪污、腐化横行,仅1995至2005年中国大陆的“裸官”人数已高达118万。中共中纪委内部通报的统计资料则称,党政部门、机关、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中,党员、党员干部失踪共6528人,外逃则有8371人,自杀死亡高达1252人。

与此同时,在一些出游国外的中共官员当中,也悄悄的风行起另一时尚,即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自救保平安。据海外媒体报导,一位高官模样的大陆游客在欧洲景点对讲真相的三退义工说,如今中共省委、市委、县委书记,有带着保镖秘书的,司局级干部,都在那一车一车地三退。

那么,作为已被中共抛弃的昔日打手的劳教警察,你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如何看待自己的一身罪恶,又如何选择自己今后的命运?

六、抓住上天给予的最后机会,唤醒人性与良知,彻底悔罪从而走向新生
 
中共在历史与现实中对人犯下的罪恶已经被全面揭开,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利的罪恶都已经在全世界面前曝光。随着大量劳教警察的清醒,与受迫害人摆脱恐惧后的控诉与揭露,中共更多惨绝人寰的罪恶将大白于天下,人类怎会继续容忍中共混迹于人类之中,存在于地球之上?那么,最起码在劳教所亲身见证了难以计数的无辜法轮功学员被丧心病狂的折磨、虐待、打残、逼疯,甚至被夺走性命的“劳教警察”们,此时此刻,难道还不能够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对中共的所作所为有清醒的认识,继而对自己的过去进行认真、诚实的反省,从而对自己的命运做出选择?

有的劳教所在被拆除,有的在被改建,有的投入了其它使用。但是中共打手们——劳教警察与罪犯们疯狂使用过的高压电棍还在,那些用做“小号”的昏暗小库房、把人铐在上面折磨的暖气管、那些没有被褥,却落满了你们从法轮功学员身体上疯狂撕扯下来的带血的毛发的光板铁床,不会立即从你们的记忆中消失。恐怕那些因被你们歇斯底里殴打,从那些女孩、阿姨、老母亲们体内流到她们肚皮上、身上、地上的鲜血,那些满是黑紫泡的脸、腿、胳膊、胸、背、手腕、脚面,尤其那些被灌食、殴打致死的布满累累伤痕的尸体,等等,会成为你们永久的噩梦…….

你们因为这种邪恶职业,都能最近距离的观察法轮功学员,和他们朝夕相处,你们对她们的信仰、修炼后的所思所想,她们的道德境界、做人原则,她们为人处世的方式,凭良心说,你们知道她们是多么善良、高尚的一群人。只要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努力虔诚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她们连个脏字都说不出来,很多人在外面德高望重,有的是企业家、大学教授、中小学教师、各种专家、医生等等社会精英。她们有的年龄大到与你们的奶奶同龄,对待你们的心怀就像爱护你们、真心为你们好的母亲,那是真正的菩萨心肠。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出狱后,偶然在街上碰见一个残酷折磨过她的劳教警察,就像遇见老朋友那样笑着和她打招呼,那位劳教警察吓的疾走:我不认识你!装作不认识逃开了。其实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想起来这人打过自己,也没任何记恨,只是拿她当熟人,热情出自内心的热诚。他们更不会把劳教警察们看成不可救药的魔鬼,尽管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确是魔鬼行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真心希望那些曾经的恶警们清醒,真心悔过、赎罪,从而获得一个好的未来。

那些曾经被中共控制、操纵着满身罪恶的劳教警察,能够在职业变动中认真反思自己做过的一切,从而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与即将灭亡的必然结局,幡然醒悟,从而摆脱中共的控制,真正能够站到正义立场,彻底悔罪、赎罪,尚不至于失去自己的未来,随着中共下地狱。如果在中共昭然若揭的灭亡败象面前,在已经烈焰四起的中共沉船上装睡,拒听呼唤营救下船的声音,甚至继续迫害善良,增加自己的罪恶,那就真的是自甘堕落,到时谁也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