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1日星期四

大雪祭英魂---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王刚被残酷虐杀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1/大雪祭英魂-282944.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涿州是历史上英雄辈出的地方。四年前,这里有一位忠厚善良、无私正直的堂堂硬汉,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蒙受十年奇冤,在监狱遭受酷刑、被残忍截肢,最后被折磨致死,年仅四十二岁。他去世时,当地出现了五十年未遇的罕见大雪。他的名字叫王刚,他的妻子多年来投诉无门,至今仍无法为丈夫申冤。
 
一、好人王刚
 
王刚出生在河北省涿州市小义和庄乡西韦坨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兄弟姐妹六个,虽然自幼家境贫寒,但由于他在家排行最小,备受父母及兄长们的宠惯,使他养成了脾气暴躁的性格,经常和别人发生争吵。成年后,他长成了一米八几的个头,孔武有力,因性格刚烈,别人都惧他三分。

但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他彻底变了性情。这一年他从别人那里听说了法轮功,看了法轮功的书,明白这真是一本叫人做好人的好书,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和目地,于是义无反顾的走入了修炼。从此他严格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家里也出现了喜人变化,互相都能够宽容体谅,夫妻恩爱,孩子懂事,家庭更加和睦幸福。加上王刚夫妇身强体壮,勤劳能干,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成为十里八村乡亲们说起来都人人夸赞的幸福家庭。

人们发现,王刚不仅改变了暴躁的脾气,还真的变成了一个事事替别人着想、处处与人为善的好人。他还经常告诉乡亲们和家人要积德行善,多做善事、好事。很多乡亲至今还在念叨王刚修大法后做的那些好事,比如:一次他和邻居一块去买化肥,回来一数,发现多了一袋,便要送回。别人说又不是你多拿的,算了吧!王刚说,不行,修大法的不能占别人便宜,说着便骑上车将化肥钱给人家送了回去。

一次,他发现有个脏兮兮的老人躺在大街上,生着病可怜巴巴的没人管,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很多,王刚见状,背起老人匆匆送进了医院,病人出院后非常感谢。一次他与妻子赶集卖红薯,有一个人不小心被开水烫了,王刚立刻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告诉那人赶快到医院看看吧,没和妻子说,等那人过几天将钱送回来,妻子才知道。

还有一次,他和一个伙伴去买猪,卖家要价三十元,伙计说下十五元成交,王刚告诉卖猪的人说:忒少,别卖。闹得伙伴对他有意见。王刚说:“若没学大法之前,十元我都敢买,六十元都敢卖。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黑心钱我不能要。我只挣我该挣的那一份。人家辛辛苦苦养猪容易吗?我轻而易举的就把人家的钱拿来,人家怎么生存?人来在这个世界上都有生存的权利,我们做买卖不能昧良心。这样做人才能心安理得。”

二、不畏强权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江泽民出于本身的邪恶,对法轮功在人民心中形成的崇高威望和影响力妒火中烧,与邪恶的中共相互利用,发起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它们抛开社会道德公义,践踏宪法与法律,以造谣诬陷、栽赃陷害和暴力迫害相结合的惯用手法,开始对毫无罪错的法轮功学员肆意抓捕迫害。

王刚觉得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没有错,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于是他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向政府部门讨还公道,被涿州义和庄乡政府从北京抓回,非法关押到了乡政府的会议室。那年十月份的天气很冷,他们五个人先被关在会议室冻了七天。七天后,十月八日上午,“上面”来了指示:要对五个人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死”。于是,由当时的乡政法委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带头,所有乡里的有关人员分成几拨来折磨这些法轮功学员。他们把五人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然后,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所有在场的中共人员便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后被当地国保大队非法送拘留所拘留半月。

二零零一年因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乡政府,被乡政府人员往死里打,王刚再次挺身而出,去找乡政府官员,要求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刚被乡政府人员非法扣押,恶人还一连气打了王刚五十多个大嘴巴子,当天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留。 而就在当天夜里,义合庄乡政府把外地的三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强迫撅着屁股,几个乡政府人员用电棍电她们的阴部、大腿、乳房等处,其中一名回家后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了。

因为王刚的刚直不阿,因为他不畏强权暴力,中共当局将他列入当地重点迫害黑名单。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天下着小雨,王刚正在家里操持家务,义和庄派出所及乡政府干部五、六个人突然闯入家中,再次无端将王刚绑架到看守所。王刚在看守所也不忘时时刻刻按真善忍做好人,他把每顿饭仅有的两个小窝头省下一个分给同监室的其他饿极的人,自己饿肚子;有一个刚进去的犯人没有被子,王刚把自己的被子也给了那个人,他不在意自己挨冻,心里想的都是别人。同监舍的人从他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三年一月,仅仅由于王刚不肯答应“转化”,当地国保大队谢玉宝等人抛开法律,以莫须有的罪名,随意就被枉判十年冤狱,关押到了保定监狱。

得到王刚被无端判刑十年的消息,他的妻子任桂芳犹如遭到晴天霹雳,抱着幼小的儿子和女儿哭成一团。她不知今后的生活怎么办了,想想这贫困的家庭,又生在农村,犁田耕种,还要抚养这一双儿女,一个女人可怎么过呀!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使她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曾想到过自杀,整天目光呆滞,没有一句话。一双年幼的孩子小脸上更是充满了恐惧,三口人凄惨的不知如何是好。任桂芳只好将幼小的女儿托付给母亲抚养,自己带儿子小天宇种地、打工,就这样苦熬、苦盼着丈夫归来……

三、堂堂硬汉被截肢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王刚被劫持到河北省保定监狱。在保定监狱要过的第一关同样是“转化”――狱警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折磨王刚,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一次遭受酷刑,被逼迫“转化”时,王刚坚守自己的信仰,不妥协、不签字。历经一年多时间后,监狱警察决定对王刚实施更猛烈的强行“攻关”。这次暴力“转化”,由保定监狱的监狱长高英亲自指挥。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下午,收工回来。他们以王刚晚上炼功为借口,把王刚固定在大队办公室的床上,直到五月十九日下午收工回来,又把他抬出去关禁闭,如此被残酷折磨很多天。一次,王刚把固定的捆绑带子崩开了,因多日捆绑在床上,腿脚失去了知觉,只好扶着墙去墙角的水池。洗了脸,把短裤脱下来当作毛巾擦洗。狱警们发现后又把他重新绑在床上。晚上换班时,还把他挣脱的事告诉了接班的。他们就给他换了一张床,这张床的四个边框都镶嵌角钢,而且床面木版畸形焊了三道铁梁,脚下面是两个铁镣子,腰部有一条大带,两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在关禁闭的十天里不让照看他的人跟他说话。喝水只给一小点,有的时候不给一点水喝,而且禁闭期间,监狱长高英直接负责迫害他,就连监区的队长见他也要有高英的批示。他们是想用这邪恶办法将他给“转化”,如果不“转化”就一直捆在床上。

不肯屈服的王刚每次在被酷刑折磨时总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黑夜里,监狱上空不断的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就这样,王刚被这样折磨了整整十天。
中共狱警见他没有丝毫屈服之意,对他采取的折磨招数更邪恶了。由于长时间被固定在焊了四道角钢三个铁梁边框的床上,王刚的身体出现了病变。王刚要求去医院,警察们置之不理,但有人多次来禁闭室偷看,看王刚有没有“转化”的迹象。五月二十七日凌晨四点左右,狱警范建立和冉林来到禁闭室。范建立用强光电棒照照王刚的脸,问“谁让给你垫的褥子”?然后抬腿就向王刚的腿上踹去,连踹七八脚,又伸手拽王刚身下的褥子,范建立没拽动王刚身下的褥子,他就找人帮他拽……他又再次踹他,当时拽褥子时身上就被畸形的木床板和铁梁硌的青紫,有的地方肉皮已破……他就叫人把王刚拖到监控室的门外,让他自己进去……王刚说腿疼站不起来,他一脚把他踹躺在地上,又让他出去,再进来,如此反复。说什么时候能站着走路了再停止殴打。那天,范建立把王刚的腿给打成了重伤,几个人把王刚抬上三轮车去新生医院(保定监狱内部医院)就诊。输液到半夜一点多钟,人被送回来,竟然又重新将他固定到禁闭室的铁棱床上。

五月二十八日,狱警们再次把王刚从禁闭室送到医院输液,一姓张的院长发现王刚的腿已经出了大问题。于是中午时候,王刚才被拉到保定市252军医院做身体全面检查。下午五点多钟又上高速去北京安贞、积水潭301医院就诊,诊断结果是要截掉双腿。五月三十日,医院要求尽快做截肢手术,此时,王刚才把腿受伤的原因告诉这个张院长,说要向监狱领导要个说法,否则就不做截肢签字。监狱不理睬王刚的抗议,他们竟然在没有给王刚任何说法,在本人不签字,不通知亲属,更没有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强行给王刚齐腿根做了截肢手术。

四、截肢后仍被锁铐、隔离关押
 
由于监狱对这一切都向家属严密封锁着消息,不让探视,没有信件,更没有打电话的可能。

王刚在监狱的悲惨遭遇家人一直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有在保定监狱被非法关押,了解一些王刚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出狱后,将王刚遭受的迫害在明慧网曝光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制作的传单上转载了明慧网刊载的消息,王刚妻子看见了,这才得知王刚好端端的已经在监狱被迫害的截了肢。震惊与悲痛之下,王刚妻子和家人立即来到保定监狱核实情况。保定监狱采用了百般抵赖、刁难的办法,不让家属与王刚见面。

任桂芳至今都清清楚楚记得,那天是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十四日。在义愤填膺的家人们一再坚持要求之下,保定监狱无法推脱,才答应让家人六月七日来会见。到了六月七日那天,王刚的妻子、岳母、哥哥、姐姐和热心的乡亲等人再次赶到保定监狱。在会见接待处,一个姓李的狱警出来接待了他们,但是还是推三阻四,不许见王刚,理由是没有接见证。家属说,我们就是要验证一下王刚被致残截肢的消息是否真的,没有别的要求,你们不能不让见。无耻的狱警开始撒谎,他矢口否认王刚被截肢,说那是谣言,说什么王刚没有“转化”,会见条件不成熟等等,也拒不出具任何文字材料。还威胁家属,要察看身份证,又录像。一直拖到下午六点钟左右,王刚的家属们才遗憾的离开。

后来,家属辗转得到了一份王刚生前的录音资料。王刚在录音中,亲口详细记述了他被狱警凶手范建立对他实行酷刑摧残的过程,以及他在医院、在其他场合不停向监狱当局反映情况、控告和呼吁的过程,但是没有人理睬,有的只是敷衍、隐瞒,与继续不停的迫害。到了二零零六年的一天,见王刚依然不屈不挠,监狱还假装成立了一个所谓调查小组,随便写了一个结论就叫王刚签字认可。王刚当然不肯签字。监狱的纪检委书记无耻的威胁他说:王刚,你再没完没了,你能保外我也不给你保外。

被截肢后,王刚又被转回到监狱内的新生医院,被封闭在医院三楼靠东头一间小房子里,不许任何外面的人与其接触,不许走漏风声。

两年过去了,王刚依然不肯妥协。监狱又把他转入所谓的康复队,在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监控中,王刚被铐在三楼的楼梯上。那段时间,王刚不屈的声音天天在那座楼里震响,令作恶多端的狱警们心惊胆颤,王刚不停的一遍又一遍的大声质问:“高英你把我整残了!你为什么要迫害我,你为什么要耍流氓!?”

五、难以置信的不许保外就医
 
保定监狱更换监狱长,高英走了,新来的监狱长名叫宋志刚。他多次亲自过来找王刚拿话套他:你到底想怎么办?王刚说就是要一个公正的说法,希望家里人知道我的事。他还说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共的真实面目,让那些是党员的亲人尽快退出邪党组织,叫更多无辜的世人得救。这位监狱长害怕了。他也担心长此下去,纸里包不住火,家属又不停的来找,罪恶终会败露。于是想出了把烫山芋推出去的办法,给王刚换监狱。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保定监狱一边封锁消息、拒绝家人会见、拒绝保外就医;一边偷偷把王刚转移到唐山冀东监狱四支队。冀东监狱明知保定监狱将王刚转狱是在推脱罪责,为了维护他们共同的腐败利益,收留并继续迫害王刚。

刚到冀东监狱,王刚又被双手铐着固定在床上半个月,夺走王刚的拐杖长达三个月!以至于该监狱部份善念尚在的警察看不过去,他们才把拐杖还给了王刚。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上午,任桂芳带着儿子王天宇来冀东监狱探视,此时才见到了真的已经成了残疾人王刚。监狱的人还告诉她,王刚转监时检查身体,右腿是没有了,但左腿患脉管炎,血压高时常在200以上,非常危险,恐怕也必须得截肢。王刚本人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对妻子受到的苦表示不安,说:“你辛苦了,你要等着我回家。”后来他给孩子们写信,也是嘱咐孩子走正路,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王刚还一直坚持在狱中写日记,他写了一首题为《规劝》的诗来表达了他慈悲救人的心声:苦劝未醒迷路人,只因缘在万事牵。唤醒迷者心欢喜,规劝一个心自宽。人心迷来惑不解,观念铸就封自身。为救迷者声不断,规劝至今还迷人。

到了二零零九年初,由于不堪长年累月被摧残,王刚身心俱损,身体状况越来越危险。在此情况下,冀东监狱不得不考虑同意让王刚保外就医。他们和涿州“610办公室”、公安局,以及义合庄乡有关人员联系,然而,涿州当地中共官员因怕王刚回家后控告他们,竟然拒不接收王刚回家。

六、罕见大雪祭英魂
 
二零零九年五月,为了不让王刚死在监狱,冀东监狱决定不理会涿州“610”的意见,直接把病危的王刚送回家。当监狱把人送回来后,在涿州出现了令人极度震惊的荒唐残酷的一幕:涿州“610”主任高建召集乡政府、派出所人员出面阻止王刚回家。这些在中共邪恶的灌输与操纵之下的恶人们,用“王刚回家后就不好要赔偿费了”欺骗老百姓,让监狱把拉回来的人还拉回去。而冀东监狱见他们如此,竟采取了把王刚偷偷扔下,开车便跑的办法。发现监狱的人跑了,涿州的中共官员和警察们竟然马上骑上摩托车,上演了一出对逃跑的监狱汽车进行围追堵截的闹剧。冀东监狱的车辆终于在一个地方被截住了,实在冲不过去,只好在涿州中共人员的押解之下,回到王刚的家,又将已经奄奄一息的王刚再次拉回了唐山的冀东监狱。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家人得到了王刚病危的通知。满含着痛心与悲愤,任桂芳和其他亲属不顾涿州中共邪党人员的极力阻拦,为王刚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不幸的是,王刚回家后仅仅过了十八天便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家人为王刚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人们看到,一双未成年的儿女伏在父亲的棺木上哀哀哭泣。八年来历尽艰辛,硬撑着这个家苦盼丈夫归来的妻子等来的竟是棺木中冰冷的尸体,她在一遍一遍撕心裂肺的问:王刚你让我们娘仨怎么过呀!曾经是那样生龙活虎的王刚躺在棺木中已无法回应。一个受尽中共牢狱八年煎熬,尝尽了人间酷刑的摧残的年轻生命就这样走了。人们在问,这是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人们在哭泣,苍天也在哭泣!这一天,气温骤降,一场五十年不见的大雪铺天盖地席卷涿州,天地为之缟素,神灵为之不平……

王刚去世后,王刚妻子任桂芳走上了为丈夫讨回公道的路。她曾给国务院、司法部、公安部、河北省司法厅、公安厅、河北监狱管理局写过申诉信,但均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但是任桂芳不得不变得坚强起来,她越来越知道了,让人们知道王刚是个什么样的人,让人们明白迫害死王刚的凶手们是谁,他们怎样把好端端的好人迫害致死,追查他们,不仅仅是为王刚一个人讨要公道,也是在维护善恶有报的天理,是在唤醒被邪恶蒙蔽麻木的人们的基本良知。

任桂芳及其家人要求当局追究河北省保定监狱与河北省冀东监狱人员高英、范建力、冉林、张炜、邵成军等的滥用职权罪、酷刑罪、伤害罪,要求依法追究这些草菅人命的人们无端致人伤残截肢并且术后救治不当致人死亡的刑事责任;同时,那些指使、抓捕、起诉、和枉判王刚的涿州市市委、市政府、政法委、610、公、检、法、国保、义和庄乡党委、政府、乡派出所等追随中共迫害政策犯下罪行的恶人们同样都难逃罪责,也必须依法受到应有追究与惩处!

结语
 
王刚,一个公认的好汉、好人,乡亲们亲眼见证了他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他生前的善行与义举,无疑是涿州古城自古至今传颂着的美好品德的延续,是人之为人的根本!

这一切来自于他修炼法轮功,无疑又是法轮大法福泽苍生的真实见证!中共当局与这样的高德大法势不两立,把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的邪恶本质暴露无遗。中共对王刚等千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无端残害的过程,与历史上对迫害地主富农资本家、文革迫害知识分子、六四天安门广场枪杀爱国学生一脉相承。这个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犯下罄竹难书的罪恶却一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强盗团伙真的已经恶贯满盈,中国人再也不能容忍它了。

王刚的惨死,只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只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只为坚持真理说公道话。他对宇宙真理的坚持,他在坚持真理时的坚强不屈真的做到了金刚不动、坚不可摧。他没有给涿州人民丢脸,没有给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他甘愿用自己的苦难换来被中共邪党蒙蔽的父老乡亲的觉醒,他的精神必然会载入史册,成为涿州人世世代代永远的骄傲!

目前,中共的末日败象尽显,中共内部份崩离析,自相残杀;全民反迫害的浪潮风起云涌;全球正义力量正在对中共邪灵全面围剿,中共灭亡之日可谓指日可待。各国政府与民众纷纷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元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已受到国际法庭正义审判。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惶惶不可终日,也在偷偷保留相关文件,作为证据,为自己寻找退路。截至目前,已有一亿五千多万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其中包括大批的中共高官,甚至各部委的领导都在海外“三退”,唾弃中共,选择美好的未来已是明智的人们的必然选择。这一切与王刚等大法弟子们的慈悲付出不可分割!

父老乡亲们,请记住王刚的故事,记住中共将王刚被迫害致死是因为什么,记住王刚以自己珍贵的生命对我们的规劝:至今还受中共迷惑的人们,立即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