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星期二

生与死,相距有多远? / 文/大陆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生与死,相距有多远--283714.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九日】漫长的人生道路,在不同的人生路口,人人都可能面临抉择,有时一念之差,也许就是生与死的殊途。让我们来看两个故事,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有相同的社会阶层,相似的一段经历,面临抉择时又有相同的诱惑,但由于不同的选择,她们有了生与死的距离…… 
 
面对诱惑,她两次选择正义,福报全家
 
素爱(化名),山东省一个县级市的普通中国人,善良正直。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前夕,她得了乙肝,在市医院接受治疗。就在逐步恢复快出院的时候,市电视台两个记者找到她,问她单位效益怎么样?能不能报销啊?她说:单位不景气,工资都开不出来,报什么销,可有病还能不治吗?那些记者立即悄悄说:我们给报,但你必须写个证明说是炼法轮功炼的。素爱虽然没炼法轮功,但以前从炼法轮功的朋友那儿得知,这是个好功法。便说:我也没炼,赖法轮功干嘛?那两个记者立即灰溜溜的走了。

素爱丈夫的一个姨弟,由于年轻气盛,在酒桌上和别人说话呛起来,这个姨弟借着酒劲掏出刀,误把人给捅死了。家里人急的团团转,拿钱上公安局疏通关系,想保住孩子的命。办事人说想活命就说炼法轮功炼的走火入魔,别无他法。家人说:我们也没炼法轮功,怎么说?警察说找亲戚弄本法轮功的书就成。这亲戚找到素爱的丈夫,素爱的丈夫对素爱说:你有朋友炼法轮功,你去找本法轮功的书救小弟一命。素爱说:干这种事是要遭恶报的,还牵扯别人,我不去。其实朋友给她看的大法书籍就在她床铺下面。

虽然中共邪恶妄图利用素爱诬陷法轮功的阴谋,由于素爱的正义抵制没有得逞,但也由此使素爱看清了中共邪党的丑陋嘴脸,经过再三考虑,她于二零零三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从此“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1],大法的洪恩在她及家人身上不断展现。

素爱以前有多种疾病:乙型肝炎、严重眩晕症、坐月子得下的腹痛病等等,修法轮大法后不翼而飞。二零一一年在医院查体,医生惊奇的问:你五十多岁的人怎么是二十多岁的血液?你以前得过肝病,现在全好了,你怎么保养的?

素爱的丈夫,二零零三年开出租载客人办事,在高速公路上,汽车后轮爆胎,车辆扭着麻花快速翻到沟里,丈夫和乘客都摔昏过去。醒来后两人满头满身都是玻璃碴子,还流着血。打120急救电话被拉到市医院。挑净玻璃碴、包扎后,一检查,仅是皮外伤,两人都无大碍。在场医护人员都说这俩人真有福,烧哪炉高香了。

素爱的儿子,曾经顽皮不知学习,连高中都没考上。她将儿子送到乡下中学,不知不觉中孩子知道学习了,不仅考上了大学,四年毕业后又考上教师职业资格,现在在一所中学教书,而他的同学现在有的都没找到正经工作。

知道的人都说好事都叫她家占全了。而素爱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支持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大法师父给予的福报。

为了私利,她陷害无辜,难逃不归路
 
李淑贤,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个普通的农妇。一九九九年七月,她因胃溃疡住进哈尔滨第四医院治疗。当时她因家庭生活非常贫困,很难交上住院费。

这时医院院长主动为李淑贤及家属出主意:你们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炼的,就能获得免费治疗,并在生活上还能给予照顾。李淑贤及家属为了这点利益同意了。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进行采访,用编好的台词教李淑贤丈夫说什么妻子是炼法轮功把身体炼出了病;因为炼“辟谷”,身体才这么瘦;现在得了胃溃疡,害得我们住院都住不起。而实际上,李淑贤根本没有炼过法轮功,而且法轮功也根本不炼辟谷。

李淑贤的丈夫按记者教的台词说了一遍,没能让记者满意。记者说:“你这样说不行,你得带着表情,说的象真的一样,人们才会相信。”于是,李淑贤的丈夫就反复练习台词,直到记者满意,才进行了录像采访。哈尔滨市《新晚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日前为此事发表文章,题目胡说什么“炼法轮功炼出个活骷髅”。

李淑贤虽然配合中共邪党栽赃法轮功,但她并没有因此被中共治好病。相反,其病情不断加重,多次全身抽搐,最后第四医院卸磨杀驴,强制李淑贤出院。不久后,李死亡。

结语
 
素爱及李淑贤的亲身经历,再次使我们看清了中共邪党的丑恶嘴脸,当年为了达到栽赃、诬蔑法轮功的目的,违背人类最基本的良知和道义,不择手段大量诱骗无辜百姓,以陷害不义。也该让还在相信谎言的人们清醒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对法轮功的一切宣传都是彻头彻尾的造假和演戏!千万不要再上当了!

她们的不同结局,也再次警醒我们:有时看似微小的事情,也许就是改变命运的转机。只有守住良心、支持正义,才能得到上天的眷顾,才能获得生命真正的平安和幸福!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澳大利亚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