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星期二

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31/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迫害法轮功遭恶报-284932.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李崇禧表面是在中共内斗中落败,其实是因为他迫害法轮功而恶报临头。 
 
李崇禧曾是周永康大秘,在周任职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一路高升。一九九九年周永康从国土资源转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二零零零年八月,李崇禧调任四川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成为周永康的大秘,同年十二月,李崇禧仕途进一步攀升,进入四川省委常委,成为四川省委核心成员。二零零二年李崇禧担任四川省纪委书记。二零一三年一月开始,李崇禧担任四川省十一届政协主席。

李崇禧紧随江泽民、周永康之流疯狂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召开旨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全省公安局长秘密会议。四川成了迫害法轮功的最疯狂地区之一。可以说四川地区迫害法轮功的发生李崇禧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下是李崇禧的犯罪记录:

一九九六年三月,李崇禧以“廉洁奉公”而擢升阿坝州委书记。上任后,李崇禧独自居住在阿坝军分区军官住宅区一独院内,将自己伪装成“清正廉明”的好官,不接受任何送礼。狡诈的李崇禧谙熟中共的一应手法,没有他的特许,想在下班时间见到他是过不了持枪门岗那一关的。在李崇禧的这个秘密居处,李崇禧小心谨慎的贪腐淫乱,企图不留下任何把柄(污浊的细节在此略去)。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李崇禧敏锐的嗅觉告诉他这是一个难得机会。于是开始部署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阿坝州数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被遣返后,其中一名学员到阿坝州金川与当地同修交流回到工作地点后被非法抓捕。据当时马尔康县检察长李金贵披露:当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而向李崇禧汇报时,李崇禧明确指示:没有证据找证据,一定要审判。
随后,阿坝州两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马尔康县法院和汶川县法院以“组织并利用邪教组织罪”(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判处有罪免予刑事处罚。

一时间阿坝州笼罩在红色恐怖中之中。李崇禧下令:每个单位有法轮功上访的,领导一律免职。全州抽出所有公检法干部对付法轮功,凡处置法轮功的任何费用均有州财政实报实销,对镇压有功者,措施得力者给予重奖,并列入主要考核指标。并将公安在此之前打入法轮功后获取的名单下发给各地各级政府。对已掌握的法轮功人员实行变相监视居住。对被拘留者实行强制转化,对其亲属朋友以降职,扣发奖金,行政记过警告等处分施压。

李崇禧还在多次召开州委常委会议,部署迫害的指导方针,胡诌迫害法轮功是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大事,不遗余力的宣讲诽谤法轮功的内容。

李崇禧在紧跟江系血债帮中,对时任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更是惟命是从,俯首帖耳。

在一系列迫害中,李崇禧的阿坝州迫害经验受到周永康的肯定后在全省推广,李崇禧也因迫害中罪恶累累得到周永康赏识而纳入其派系之中,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李崇禧升任中共四川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省直机关工委书记(后又升任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协主席等职务)。

李崇禧调任省委副书记以后,在中共长达十四年迫害法轮功中助纣为虐,紧跟江泽民周永康犯下的种种罪行,目前正在以“贪腐”等“边缘罪名”被清算,但其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终有清算的一天!

另外,李崇禧离开阿坝州以后,迫害元凶之一黄兴初(现任成都市委书记)出任阿坝州委书记,继承李崇禧的“衣钵”,迫害更为邪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阿坝州“法轮大法好”标语案——明慧网曾以“法轮大法好”的红色通道为题报道过出现在国道213县都江堰至汶川一线九十余公里的公路沿线出现的四百多幅喷涂的“法轮大法好”标语——黄兴初在常委会上下死命令“破案”,并必须严惩重判。最后在二零零一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冷涛被判刑十年。冷涛出狱后四处打工挣钱甚至没有低保。

李崇禧还曾签字把祝艺芳作为四川省重点迫害对象。

祝艺芳,女,四十九岁,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干部,屡遭四川政法邪恶残酷迫害,骨瘦如柴,两脚肿胀腐烂,于二零一二年三月被迫害致死。

祝艺芳曾经被劫持在广元市看守所吊铐七天七夜,恶警用尽各种卑鄙方法和流氓手段进行严刑折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广元市公安局在祝艺芳的办公室绑架了她,四川省六一零办公室下达黑指示给看守所,要求把她往死里整。看守所警察和犯人严管她,用手铐和脚铐把她的手脚分别铐在死刑铁床的四角,呈五马分尸状,灌食折磨,狱医给她输入不明药物后,疼痛如利剑穿心,浑身颤栗。

祝艺芳被非法判刑七年后,在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劫持在成都警官医院,每天四个男犯把她强行按在床上,用布带把她的手脚绑在床的四角,把肚子和膝盖也用布带绑在床的两边,输入二瓶到八瓶不明药物,致使她血管疼痛,肚子肿胀,奄奄一息。医生确诊她最多能活三天。在她的亲人们四处哀求下,省六一零人员到医院察看情况,并到病床前确认,看到她的确只有一点微弱的气息,估计出医院必死无疑时,才同意祝艺芳亲人将她背出医院。

出狱后,祝艺芳在亲人的精心照顾下,通过学法炼功,才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但身体药毒后遗症严重。广元市中共“六一零”恶人命令成都女子监狱再把祝女士绑架回来,要她死也死在监狱里。祝艺芳知情后离家流亡,终致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含冤离世。

现在李崇禧遭到恶报,这是上天对他以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人的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