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0日星期四

话 “过年” / 作者: 大陆 雅瑟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6832我小时候(一九六三年),父亲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我们便从城市搬到了郊区镇上的一个大院里居住。院子里住了十几户人家,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孩有几个。 那时候,到了冬天,小伙伴们就都猫在屋里,不经常到院子里玩耍了。只有到了腊月才能见到小伙伴们的身影。穿上棉衣,我就盼望着过年。

好不容易过了冬至,生产队里分了红,大院里的人们都有了一些钱,小伙伴们便在自家的妈妈、姐姐带领下,互相搭伴,到百货商店去买花布、做新衣服。到了腊月二十三的小年,开始有了年味,俗称“过小年”,是祭祀灶神的节日。家家买糖瓜,摆供品,祭祀灶神,送灶神上天言好事,用糖瓜当供品说是粘灶神的嘴,不让灶神说在人间听到的坏话。然后扫房,大人们从早上一直忙碌到下午,该收拾的都收拾停当后,把浆糊打好,等我们把年画、对联买回来。

那时的新华书店在整个腊月里,都是人头攒动,尤其是到了小年,挤的更是水泄不通。望着目不暇接的年画,小伙伴们高兴的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流连忘返。“姐,买这个众神仙下凡好不好?”“哥,买那个四扇屏的山水画呗,哎!你们看这个七仙女真好看,真俊。”小伙伴们大声的嚷嚷,引来大人们的笑声。整个新华书店都洋溢在喜庆的氛围中。到了中午该回家了,交了画钱,我家姐姐清点人数和大家买好的年画后,我们就回家了。晚上各家都把买来的年画和对联整整齐齐的贴在墙上和门上。

第二天腊月二十四,各家的妈妈们开始蒸两种面的饽饽,(因当时白面少,只好放一半玉米面)家家在自己的小院里放一个大缸,蒸好的饽饽都放到里面留着正月吃。从腊月二十四小伙伴们从我家开始,欣赏着我们买来的画。那时候每个人家的年画都代表着自己家的喜好,我们家的年画是哥哥选的“岳飞枪挑小梁王”、“岳云”、姐姐选的“山水四扇屏”、“落霞与孤鹜齐飞”,小米家的年画是:“七仙女下凡”、《红楼梦》的“四扇屏”,记得里面的人物是,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还有一个是尼姑庵的小尼姑,叫什么忘了,四扇屏里面下着雪,他(她)们穿着防雪的斗篷,四面白雪皑皑,只有腊梅树上的一枝腊梅独放,画面很漂亮。小伙伴们一边看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叨咕着“真好看,真好看”。还有《水浒》的连环画“三打祝家庄”,有人物和故事情节,跟小人书一样。祝儿家买的年画都是连环画:“水浒”、“穆桂英挂帅”、“西游记”、“鲤鱼跳龙门”,都是一段段的故事,是男孩子们最喜欢的。我最喜欢的是秀秀姐买的年画,是“八仙过海”、“众神仙下凡”、“七仙女下凡”、还有一个是戏曲的,叫“追鱼”也叫“真假牡丹”,都是我们小伙伴选的,秀秀姐买下来的。

从腊月二十四至腊月二十九,我们每天都是在这几家看画,研究每个年画的内容,不明白的就问大人,只有“众神仙下凡”这张年画的内容没有搞明白,年画上没有写,我们就问自己家的大人,问正在读师范的姐姐,都说不清楚。我们问知道神仙故事最多的祝儿妈妈,为什么天上的众神仙下凡,地上发生了什么事?祝儿妈妈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众神仙下凡。直到几十年以后,我修炼了法轮佛法,师父讲法时告诉了我们人间即将发生的事情和众神仙下凡的原因。

小伙伴们要在腊月二十六至二十八这三天里,集中去浴池洗澡,然后大人们把换下来的衣服洗净,除去一年的晦气,准备迎接来年的新春。镇上传统民俗中,有腊月二十六洗浴为“洗福禄”、 “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的说法。

到了大年三十的早上,哥哥早晨五点起床,先去放一挂鞭炮,叫“开门爆竹”。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以噼噼啪啪的爆竹声除旧迎新,称“新年开门大吉”。六点后全家都起来,我和小妹穿上妈妈给做的新棉袄、棉裤,外面是崭新的紫红色条绒袄,黑色的条绒裤,新棉鞋。吃完早饭后,到外边和小伙伴们一起放鞭炮。

那时过年饭桌上的鱼和肉都是凭票购买的,过年每个人分一斤半肉,半斤鱼,半斤油。(我家六口人)由于购买的肉要拿出一部分包饺子和炒菜的,妈妈只好在红烧肉里边放一些粉条和干蘑菇,炖上一小盆,然后再炒几个菜,虽然只是炒白菜什么的,可全家人吃得热热闹闹的。下午,妈妈活面,姐姐开始剁肉、切菜,准备包饺子,因为大年初一的饺子也要在三十晚上前包出来。正月初一什么活都不做。姐姐准备了几个一分钱的钢蹦,洗干净了,包在饺子里,意思是谁吃到带有钢蹦的饺子来年有福气、大吉大利。

没等到天黑,小伙伴们把自己的灯笼都拿出来点上,有用罐头玻璃瓶做的,有自己家人糊的,有在新华书店买的,真是五花八门。这时大院的石板道上被大人们铺满了芝麻秸,开始踩碎了。我们按大小个儿排起来,打着灯笼在芝麻秸上 踩起来,大人告诉我们踩的越碎越好,来年的日子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为了来年过好日子,小伙伴们努力的用脚踩,我们从大院的前门踩到后门,再从后门踩到前门,踩几个来回。到初一早晨才把碎芝麻秸收起来。
大年三十晚上九点,一家人开始吃饺子,然后摆上供品迎灶神、财神的到来,全家人守岁。围坐炉旁磕着葵瓜子吃着糖闲聊,通宵守夜,等着辞旧迎新的时刻。

初一不许打扫,不许成年的妇女拜年。到了初一的早上,小伙伴们把衣服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在家里,听有人喊:“拜年了!”都各自从自己家里跑出来。排成队由比我们大两岁的秀秀姐领着,开始挨家挨户的拜年,到哪家都规规矩矩的,比方说,到一个老太太家里,有叫奶奶过年好的、有叫姥姥过年好的、有叫大妈过年好的,七嘴八舌的拜完年,被拜年的长辈和她的家人就笑着往我们的兜里装糖和瓜子,这样把大院里的人家都拜过来,小伙伴们的衣兜全满了。

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清晨,哥哥五点起来,放一挂鞭炮,妈妈说这是蹦瘟神,把新的一年的不吉利事情全部破解。按照习惯要吃水饺,妇女们也不再忌门,开始互相走访,拜年道贺,小伙伴们跟着父母走亲访友,这天也是爸爸、妈妈带着我们回老家开始拜年的日子。

到了一九六六年,中共搞起了文革,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和风俗习惯,本来从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来,已经被破坏了,只被人们留下了一点点风俗习惯,在我们小镇上流行的也就是这一点点。而从这一年开始,这仅存的一点点也被说成是封建迷信,“破四旧”便给全部铲除了,那五彩缤纷的传统年画也从千家万户的墙上撕了下来。

而今,一到过年物价猛涨,常为缺钱而忧愁的老百姓,摸着兜里的几张钱币,越来越怕过年。尤其是现在随着中共邪党给社会带来的诸多问题,许多食物都是有毒的,地沟油、毒米毒面,农药超标的菜,注水和药的猪肉,喂药的养殖鱼,人们防不胜防。可以说,现在的过年是已经变了味的年,中共官员们借过年收礼敛财、大收贿赂,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而与传统年节相联系的文化内涵早已消失殆尽。这样邪恶的中共,道德急剧下滑,长此下去社会将怎样呢?

人不治天治。让我们期待中共解体、中华文化复兴的中国新年,相信那时的过年定是非常热闹、非常美好、有滋有味的。

祝大家过年好!马年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