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千万不要“去见马克思”(图) / 文: 掸封尘

马克思死后的高门墓地,是伦敦地区的撒旦教崇拜中心(网络图片)

共产主义运动的恶果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4/千万不要“去见马克思”(图)-343079.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包括毛泽东在内的至少中共三个头目,都讲过一句同样的话,自称:死后去见马克思。于是,这句话便在中共党内,特别是那些职务较高的人中流传开来,大有以死后“去见马克思”为荣的感觉。

可是,不知大家有没有想过,到哪儿才能见到马克思呢?

马克思的信仰

1818年,卡尔·马克思生于德国一个犹太人家庭。六岁时,家庭改信基督教,马克思成为一名小基督徒,信仰上帝。他高中毕业时,成绩很好,一切正常。

然而,马克思上大学期间,性格大变,心中充满了仇恨,引起父母的不安和痛苦。原来,马克思秘密加入了由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魔鬼教的一员。这个教会的邪恶,我们从其祭仪上便能一目了然。

撒旦教有一种祭仪叫“黑色聚会”。在此仪式中,撒旦教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照着祈祷书念诵,但念诵顺序是完全颠倒的,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件从教堂偷来的物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于仿冒的交流。在这“黑色聚会”中,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他们进行纵欲狂欢。

马克思死后的高门墓地,是伦敦地区的撒旦教崇拜中心(网络图片)

马克思的为人

先看看马克思对自己母亲态度。1863年12月,马克思写信给恩格斯说:“两小时前我收到一封电报,说我母亲死了。……在很多情况下,我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妇人,而是其它。我必须动身去Trier(马克思的出生地)接收遗产。”母亲在马克思眼里,不过是一个“老妇人”;母亲故去,马克思没有眼泪,他最上心的是遗产。

马克思的妻子珍妮有一位九十岁的伯父无子女。老人病重时,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如果那条老狗死了,就对我无碍了。”恩格斯回复道:“祝贺你,你继承遗产的‘障碍’得病了,我希望他现在就大难临头。”老人去世后,马克思写道:“这是一件幸福的事……若不是那条老狗把财产的大头给了一个女人,我妻子还能得到更多。”

马克思从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养家。年轻时啃父母,结婚后吃嫁妆,再后来基本上是靠恩格斯施舍过日子。马克思不仅无偿剥削女仆,还要其充当性奴,马克思和女佣海伦·德穆特有一个私生子,为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声誉,他要恩格斯替罪,私生子用恩格斯的名字命名,由恩格斯寄养在工人之家。马克思、恩格斯学院的 Riazanov 主任,在《卡尔·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一书中披露了这件事。

1960年1月9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导,奥地利总理Raabe,曾将一封卡尔·马克思的亲笔书信,送给苏俄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这封信证实,马克思在流亡伦敦期间,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每提供一条消息,马克思获得25元的奖赏。他的告密涉及流亡于伦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其中一个被告密的人叫Ruge,他自认为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

马克思的言论

美国《人事》杂志曾经评出十九到二十世纪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马克思和恩格斯合着的《共产党宣言》,得了最高分74分,成为上两个世纪“最有害的一本书”。马克思的《资本论》也榜上有名。

马克思仇视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认为他们都是“小贩”。他称俄国人为“饭桶”,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是“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他称人类是“垃圾”,他们“粗言秽语”,是“一群混蛋”。

一方面,马克思在著作中声称为无产阶级奋斗,另一方面他却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屁股”,称黑人为“白痴”。

实际上,马克思并非无神论者,马克思憎恨所有正神,独尊魔鬼撒旦。他并不信奉“共产主义”。他只不过是利用“共产主义”为圈套,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实现撒旦教的理想而已。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所说:“1848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最具讽刺性的是,对于共产党的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马克思称之为“粪──污秽之书”。

马克思学生时代写了一个剧本,叫《Oulanem》。“Oulanem”就是将“Emmanuel”这个词倒过来写。“Emmanuel”是耶稣《圣经》里的一个词,其希伯来文意思是“神与我们同在”。马克思在剧本的《演奏者》一诗中写道: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看见这把剑了吗?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

马克思这些怪里怪气的字句,是有特殊含义的:在撒旦教的晋阶祭仪中,一柄施了巫术能确保成功的剑,会被卖给晋阶者,而晋阶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恶魔契约上签字,于是,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将属于撒旦。这首诗中,马克思承认他与撒旦签了契约。在这个剧本里,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诅咒全人类下地狱。

撒旦是魔鬼,撒旦能在其教徒纵欲狂欢的迷幻中显现,并能通过他们的嘴说话。当马克思宣称“我要向上帝复仇”时,他显然就是撒旦的代言人。

在莫斯科的马克思研究所里,有一百多卷马克思写的文字,但只有十三卷出版了。马克思写的那么多其它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不出版呢?想隐藏什么吗?至少我们知道,像奥地利总理送给赫鲁晓夫的马克思的亲笔信,证明马克思曾经是告密者这样的一句文字,共产党是绝对不敢叫人们看到的。

共产主义运动的恶果

马克思是共产主义理论的创立者。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海外媒体大纪元推出力作《九评共产党》,对共产主义运动的恶果作了全面深刻的揭示。本文仅从共产政权国家杀人数量上管中窥豹,便可略见一斑——

马克思的罪恶累及家人

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祖上作恶,会连累子孙的。这在马克思身上得到了验证:马克思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了,另外三个孩子死于营养不良。马克思的女儿劳拉嫁给了一名社会主义者拉法格,她埋葬了自己的三个亲生骨肉,然后与丈夫一起自杀。另一个女儿爱琳娜决定和她丈夫做同样的事时,她死了,而她丈夫却在最后一刻退缩了。

到哪儿才能见到马克思呢

大家知道,按照有神论的说法,人死后可能有两个去处,要么(行善)升天堂,要么(作恶)下地狱,当然也可能在六道中继续轮回,像马克思这种仇视正神、崇拜撒旦、诅咒人类、为祸人间的魔教信徒,是注定与天堂无缘了,其恶贯满盈,恐怕也无法在六道中轮回了。那么,“到哪儿才能见到马克思呢?”就不用再说了吧。

结束语

几十年来,中国人对马克思的印象,几乎都是中共硬塞给我们的精心化妆过的产品。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信息垄断,我们才有机会了解更多鲜为人知的史实——被中共刻意掩盖的那部份,还原一个真实的马克思。

笔者也是深受中共欺骗的,因此,真的非常感谢那些揭示和传播真相的人们。日常接触中,感到身边的同胞们对马克思、对中共、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认识,很多时候还是在中共党文化的圈子里打转转,甚至连中共≠中国,爱国≠爱党,共产主义=骗人的鬼话,社会主义=死路一条,这些基本的命题都搞不清楚。被中共洗脑后的中共人这种状况,不能不让人感到很可悲。

仅从本文披露的少许史实,我们不难看出,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我们被中共误导了——
中共告诉我们,马克思是彻底的唯物论者,无神论者。它不告诉我们的是,马克思是撒旦教徒,是有神论者。

中共告诉我们,马克思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导师。中共不告诉我们的是,马克思称无产阶级为“蠢蛋、恶棍、屁股”;它骨子里根本瞧不起无产阶级。

中共让我们在课本里读马克思写给妻子的情诗,让我们相信马克思纯真的爱情。它不告诉我们的是,马克思与女佣有私生子。

中共告诉我们,马克思与恩格斯有深厚的友谊。它不告诉我们的是,马克思把私生子的恶名让恩格斯替戴。恩格斯临终前,把真相告诉了马克思最心爱的女儿,导致其崩溃自杀。

中共告诉我们,共产主义是“人间天堂”。它不告诉我们的是,世界各国的共产主义政权在和平时期造成一亿多人口非正常死亡。

如果大家感兴趣,不妨上网多看看,相信刚才“中共告诉我们……它不告诉我们的是……”这种句式,还能列出不少。被中共忽悠了几十年,我们有权利、有必要知道真相。

请问:您还想“去见马克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