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行善积德是福报的源泉 / 作者: 大法弟子



http://www.zhengjian.org/2017/02/02/156770.行善积德是福报的源泉.html

【正见网2017年02月02日】

世间人都希望能得福报,过好日子,做事顺利平安,能发大财,当大官,所以大陆的新年那一天,很多人要想尽办法去庙里烧第一柱香,撞响第一声 钟,祈求新的一年里能得福报。按照传统文化观念看,人能不能得福报,不是求来的,是行善积德积来的。人只要在世上做了仁义行善之事,福报不求自来,这是善 恶必报的天理所决定的。

蠢头蠢脑人的福报

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 清代人胡牧亭说,他的家乡有一位富翁,平时安于养尊处优,闭门不问天下事,人们很少看见他在公众场合露面。说起来也怪,这人并不善于赚钱谋生,但他的财 富,总像是用不完。他不懂得调养身体,但他一辈子也没得过什么大病。偶尔发生了意外的祸患,又往往意外地得以解脱。

有一次,他家的一名婢女,忽然上吊自杀。乡里的公差,幸灾乐祸,以为有机可乘,大肆张扬并报了官。地方官接报后,也即时兴冲冲地带着大批皂役,前来 验尸立案。及至勘验尸体时,忽然,那婢女的手脚微微颤动起来。众人正感诧异,不一会儿,只见她打了个哈欠,伸一伸腰,又侧转过身子,接着就坐了起来,她竟 然又活了。

地方官还想以“逼奸上吊”来罗织罪名,便不断地用种种语言,对婢女加以暗示,诱供。这位婢女却向上磕头,说道:“青天大老爷!我的主人,姬妾成群, 个个容貌如仙子,哪会钟情于我?假如他看上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肯自杀?实际上,因我听到我父亲不知何故,被当地官府杖责而死的消息,心中又悲 痛,又气愤,所以才不想活了,实在没有别的原因!”地方官听了没辙,大失所望而去。

这位富人其他的一些经历,也往往类此。他乡里的人都说:“这人看起来蠢头蠢脑的,可他为什么偏有这么大的福分?真是莫名其妙。”

有一次,偶然有人扶乩召仙,乡人就以这个疑问,来请教乩仙。那乩仙判语说:“各位的想法全错了。他之所以有这福分,正因为他是个蠢人。这位富翁,上 辈子是个地地道道的乡巴佬。他淳朴敦厚,丝毫没有与人计较之心。他悠悠忽忽,从来没有患得患失之虑。他虽然落落漠漠,但待人平等,心中无爱无憎。他襟怀坦 荡,总是直心直行,无偏无私。有人欺侮他,他不与之争竞。有人欺骗他,他不心生巧诈。有人以恶言诽谤他,他既不心怀嗔恨,也不迁怒于人。有人捏造罪状故意 陷害他,他也不图报复。一生平平庸庸,老死于茅舍,并没有什么功德,独有那颗淳朴善良的心,却为神明所赞赏!所以降福于他,使他今生终身幸福。他这辈子所 表现出来的愚蠢无知,正说明他与上辈子身形虽异、而禀性犹存,并没有埋没了前世的善根。诸位似乎疑心像他这样碌碌无能的人,不该侥幸得福,那你们就想错 了!”

当时在场的人,信与不信者,各占其半。胡先生(胡牧亭)认为:乩仙这段评语,很是耐人寻味。

看起来蠢头蠢脑的人,为何一生福报这么大,甚至在飞来横祸与栽赃陷害面前也不了了之,原因就在于这位富翁的前世为人善良,心态平和,一生做的都是行善积德的事,虽然一生平庸无奇,但是行了善事积了大德,没有现世得福报,但是来世却福报一生,这才是真正福报的源泉。

父与子行善积德 福报儿孙

明朝人商辂的父亲曾任严州府吏数年,一味广积善德,力行善事,甘守清贫。他经常劝同事们要奉公守法,不要在文字上耍花样害人,不要收取枉法的钱财,官员们都听从于他。下属各县有囚犯押解到州府,但凡有冤屈的,他一定要替他们申诉,救助他们,许多人因此而保全了性命。

一天夜间,太守远远就看见府吏的家中有光亮闪烁,寻迹象查看,并不是火光,感到很诧异。第二天早上,太守问府吏昨夜家中发生了什么事,府吏说:“我 家生了一个儿子。”太守联想到昨夜的光亮,就说:“这一定是个贵子,待满月后,抱来让我看看。”孩子满月后,府吏抱他到太守家堂屋里去,太守一看又惊奇又 羡慕,对他父亲说:“尔子上应天象,必非尘凡之器,他日必为朝廷大瑞,与国家增光者也!”

府吏家生的这个孩子就是商辂,自幼天资聪慧,才思过人,读书过目不忘,出口成章。后来中乡试第一(解元)、礼部会试第一(会元)、殿试第一(状 元),连中三元,正如《明史》所述“终明之世,三试第一者,辂一人而已”、“明朝三百年,科名第一人”。商辂官至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人称“三元宰 相”,他的父母也都受了诰命,人们都说这是其父当年为民洗冤,累积阴德之报。

商辂秉承父志,心系于民,正义敢言,为国家增光。明宪宗时,商辂根据当时多地区出现的水灾,提出了首先要修德消除灾祸的八件事,即《修德弭灾疏》, 宪宗赞许并予以采纳。商辂还上了《政务疏》,强调君王要纳谏言,“伏望自今以后,凡遇建言之人,乞赐优容所言,可用即可施行,如不可用,亦不加罪。”

仁寿太后家管田庄的内吏与百姓争夺田地,侵占民间地产,众民与内吏发生争执。太后大怒,宪宗想把百姓迁徙到塞外,“欲尽徙苏民之边者,计八十余 家”。廷议中商辂正色道:“天子以天下为家,何以庄为?”“只有内吏侵占民地,未有平民百姓敢侵占官地者。”一语甫出,震惊四座,阁议不能通过,宪宗不得 不收回成命,商辂替百姓说话,使众民得以安宁而免徙边庭。宪宗想在宫殿的北面修建一阁楼;工部请采木修筑乾清门,商辂皆极力谏阻取消。当时有开封、凤阳诸 府流民流徙济宁、临清一带,均被有关官员驱逐,商辂于是招集他们开垦京城附近的闲置田地,发放粮种,使百姓有了归宿。

商辂在任内的一大功绩是力谏撤销特务组织“西厂”,为民除害。宦官汪直掌管西厂,横恣胡为,越过刑部、都察院任意抓人杀人,制造冤狱,官民人心惶 惶、怨声载道。商辂率领同僚毅然上了著名的《请罢西厂疏》,奏说汪直和西厂是国家一大危害,主张撤掉,并分条列出汪直的十一条罪状,宪宗看了大怒说:“朕 用一内臣,怎么就危害天下了?”商辂严肃地说:“陛下听信汪直,而他安插耳目在群臣中,如韦瑛、王英等这类小人。他们假传圣旨或都称自奉密旨,滥杀无辜, 作威作福,欺虐善良,有时一天擅拿十几人,如此国法安在?害得士大夫不安于职,商贾不安于市,旅行不安于途,士卒不安于伍,庶民不安于业。此辈不罢免,天 下怎么会无危险呢?”这时大臣万安、刘翊、刘吉等也站出来参劾汪直,商辂向他们道谢说:“诸公都为国家这样做,我又有什么担心的呢?”在商辂等人的力谏 下,宪宗下令罢免汪直,废除西厂,朝野肃清,人心大快。商辂的《请罢西厂疏》也成为历代相传的不朽之作。

商辂秉公执法,屡次平反冤案,极力营救受奸佞诬陷的正直官员及无辜百姓,伸张正义。他不计较个人官职升降,不计个人名利得失,凡所做的事,都是有益 于国家、生民之事。《明史》称“辂为人,平粹简重,宽厚有容,至临大事,决大议,毅然莫能夺”,时人称“我朝贤佐,商公第一”。

他的同事去看望他时,看见他子孙众多且贤德,不禁感叹道:“与公同事历年,未尝见公笔下妄杀一人。宜天之报公厚。”商辂也深有感触地说:“正不敢使朝廷妄杀一人耳。”

商家善报不断,子孙后代人才辈出,多数科举及第。商辂之子商良臣任翰林侍讲,商良辅任礼部少卿;其孙商汝颐官至吏部司务;其曾孙商承学官至监察御史;其七世孙商周祚官至吏部尚书,可谓富贵荣显。

如何行善积德,传统文化故事里讲的非常明白。“身在公门好修行。”商辂的父亲和商辂为官多年,一心为公,做的都是善事积德事,所以后世儿孙人才辈出,多数科举及第,富贵荣显,福报不求自来,是祖上积德,福报儿孙的明显例证。

再看今日之中共官员,贪污受贿成了潜规则,提拔重用要看门路、看后台,用某局长的话说:“中国的小官都是大官生的。”这话很形象的说出了中共官场的 现状。特别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江泽民提拔官员的原则是敢不敢执行他的密令严酷迫害法轮功,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被一路提拔都是因为不打折扣的执 行了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密令,而得到江泽民的赏识而重用,周永康被提拔为中共的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坏事做尽会有报应的,今日中共高官的落马 潮就是天理报应的必然,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等被中共的法律判刑,无数的大小中共官员相继落马,落马官员背后都有迫害法轮功的罪恶。

中共不是中共官员的保护伞,更不是他们能得福报的源泉。在中共的庇护下,做尽了坏事,虽得一时利益,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高官厚禄,即使烧的了庙里的第一炷香,因为丧尽了天良,上天怎么可能保佑一个坏人来年有福报呢?所以福报不是求来的,是行善积德积来的。

由此可对比出中共党文化之邪恶:传统文化教人善待他人,行善积德得福报,生命有好未来;党文化蛊惑人时时处处讲斗争,弱肉强食,做尽坏事还不知是罪,一步步毁灭生命的未来。中共摧毁了传统文化,立起一个邪恶的党文化,目的就是毁灭人类。

人在世间想得福报,远离灾祸,就要明白真相,赶快三退(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解体自身的党文化毒素与中共邪灵因素,复兴传统文化,善待大法弟子,广传真相,这是行大善积大德之事,这是在为生命创造美好未来,这才是今天这个时代生命得福报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