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记电视插播英雄刘成军(图) /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中新网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的图片显示:关押的房间内血迹斑斑,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四日】十五年前的三月五日,吉林省法轮功学员为了揭露江氏集团制造的“天安门自焚”等弥天大谎、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相,在长春市、松原市两地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的插播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使近十万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动。

当权小丑江泽民对此极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达“杀无赦”密令。随后吉林省警察绑架了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重刑。

其中,长春市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刘成军作为电视插播主力,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含冤离世。

在此仅写出我们了解到的他生平的点滴,传颂他为了坚持正信、传播真理、不畏酷刑、无惧生死、一心为他的精神。

一家修炼 身心受益

刘成军,男,一九七一年出生,长春市粮食职工中专财会专业毕业。后在九台粮库工作。一米八多的壮小伙,修炼法轮功之前火气盛,好打仗。

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炼后,真、善、忍宇宙大法改变了他。社会上,市场的管理人员打他骂他,欺侮他,别人看着心里都不平了,他都能在最难忍的情况下忍下了;在家里,他的岳母不知为什么常常无缘无故的骂他,有时动手打他,有一次他感到真的忍不住了,头都要炸了,但就在这实在难忍的时候,他想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呀,超出常人境界的修炼人,怎么能动气呢?这时,他稳下心来,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了岳母的身边,非常冷静的说:“妈,您消消气,打我、骂我都成,但您别气坏了身体。”岳母一听,“噗”的一声笑了,再也不骂了。

刘成军的父亲刘长太在农安粮库当主任,大姐刘琳是防疫站的医生,二姐刘璐在放映公司做财会工作,各自都有一个美满的小家庭。刘成军修炼法轮功后,随后其家人也相继修炼。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在刘家的得法人身上都得到了真真切切的验证,每个人都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从老人到孩子都看到或感受到了法轮的旋转,都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个个身轻体健,走路生风,红光满面,白里透红。法轮大法带来了奇迹,每天都有说不完的惊喜。那是刘家从未有过的最幸福、最快乐、也是最难忘的一个时期。

迫害发生 进京上访

九九年七月中共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那时刘成军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不被共产党的谎言欺骗,他想尽了一切办法向人们讲真相,同时也承受了一般人承受不了的、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七月二十日刘成军到省政府上访,被十几个警察围攻殴打,衣服被撕碎,在长春警察学校被关押曝晒了一整天。

七月二十三日晚,他踏上去北京上访的列车,但在北京三次被抓,头两次都在驻京办事处跑了出来,再次被抓后被押回农安,在农安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十五天要放人时,拘留所要求他写保证书,他不写,单位领导写了保证,并保证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护他。

坚持信仰 屡遭酷刑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因他写了一封给中共中央的信,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刘成军在家中被抓走,并被关进了长春市铁北看守所。三十八天后被送长春奋进劳教所教养一年,二零零零年七月之前,一直被关押在六大队。期间警察不停地洗脑,让写保证等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后暴徒们把长春市几个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到了长春市奋进劳教所来集中洗脑,之后刘成军一次次反迫害遭到非人的迫害。

一次,他们被集中在一起出去走队列,但走的同时逼他们喊口号,刘成军不喊,恶警管教沈天鸿把不喊的四个人在别人都睡了的时候罚站、关小号,刘成军被关了七天小号。后恶警怕他在小号里炼功,让他回去坐板。每天坐板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下半夜三点,盘着腿,脸朝前,一动都不许动,动一下就是一顿暴打,还要求他们口里不停地背监规,刘成军嗓子都哑了、肿了,但警察不许停,强迫不停地念。

二零零零年八月刘成军等二十八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三十五度的热天,被关在屋里坐板,门关死,窗子关死,汗水把衣服全湿透了,门窗玻璃上在往下淌水,就象浴室一样。屋里臭气熏天,因为不允许他们洗漱,屋子里呼吸困难,最后,他们身上生了很多虱子,爬的四处都是,很多人身上长满了疥疮。这个邪恶的办法是三大队的队长李长春想出来的。

后来歹徒们又以军训为名,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们进行摧残迫害。有一天,训练走正步,累得都已经抬不起腿了,还要马上停下来做一百五十个站起下蹲,做完后连站立都已经费劲了,又马上站军姿,一条腿站立另一条腿抬起挺直,可站了十分钟都抽筋了,站不住就挨打,二十八个人都挨了打,刘成军的腿也抽筋了,站不住,遭到一顿电棍,飞脚踢在脸上、身上。后找劳教所干警钟文革反应被打、摧残迫害,恶警不但不惩罚打人凶手反而要罚他面壁。

恶警不但在肉体上摧残他们,还在精神上摧残他们,强迫他们念谩骂法轮大法与师父的书,他们严管班没有人念,其他犯人就念,逼他们听;因有一人不听,就被电的根本看不出是本人模样。还不允许他们严管班接见亲人。从二零零零年八月到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这么长的时间不让他们接见亲人,冬天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日,从严管班中又分出十一个人成立了一个班,成了严管中的严管。在坐板时,有个法轮功学员轻动了一下,值班的上来就把他的牙打出血了,十一个人同时制止、谴责他,他上来就把刘成军从坐板的铺上拉了下来,并扬言要打他,所长李健辉来了,不但不制止打人,还把刘成军关进小号。每当有干部或领导或犯人来时,刘成军就说关小号的经过,是反映打人的经过却被关了小号。自此,再也没有让他回到大队。

在小号的第十天,所里开所谓的批判大会,对坚定的加期,绝食的加期。刘成军和绍维辛因大喊:“我不参加!”警察拿着电棍向他们两个冲过来,嘴里嚷着“干什么,干什么?”冰凉的手铐打在他的脸上,无数的拳头电棍和飞脚,雨点般地落下,他们被反挎着双手,连打带踢,连拖带拉地被拖出了会场。在会场外,把他打倒,用脚踩着他的脖子,几条电棍同时在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又捅又电,捅出了长长的血口子,直到后来他身体被折磨得不自主地一抽一抽的,他们才停手,鞋也被打飞了,衣服也被打开了。还有一个叫王辉的也走了出来,他们三人被关进了小号,每人一号,都被脚尖离地吊了起来。

散会后,管理科的两个科长与五个干事,还有集训队队长曹岩,把他的衣服脱光,(下身因有疥没脱),刘成军又被暴徒用电棍长时间的摧残,恶警呲着牙,裂着嘴,如同恶鬼一般。把他打倒后,用五、六个电棍同时电他,还不停骂着:“看你还炼不炼!”刘成军当时声音颤抖着说:“这么好的法,我怎能不炼!”“我叫你炼!我叫你炼!”他们就象疯了一样,刘成军说:“你们一点人性都没有,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后来就说不出话来了。这次被电后,心脏时时一阵阵“突突”“突突”,另两个法轮功学员也同样被电得没了人样。

第二天早晨刘成军与王辉,在小号中打坐、炼功,恶警又把他们狠狠地电了一次,拖回来后在小号里吊起来吊了两天一宿,不给吃不给喝。刘成军在小号里呆了二十多天,之后被调到四队,因在小号里被打时手指挫伤,不敢拿东西。集训队的大队长曹岩曾把他的头夹在腋下,让劳教犯人杨圣军等疯狂击打,打得脸都变了形,满脸满地是血。

刘成军因不放弃信仰被一次次加期,从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到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日,历尽二十二个月的迫害后,在一次接见日闯过了七道铁门终于从长春奋进劳教所走了出来。劳教所怕担责任,在他跑后,长春奋进劳教所周所长与管理科韩科长开车把《解除教养通知书》送到了他父母手中,并告诉他家人不要说是他自己跑出来的,并跟当地公安局说:“你们的担子重了!”后当地公安局四处抓他。

再次进京 惨遭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刘成军再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他到了天安门,便展开了横幅,绕着天安门广场一边跑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警车开了过来,恶警们连拉带推,把他推上了警车,拉到拘留所。一进拘留所,他就对周围的刑事犯说:“我是好人,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们谁也不许动我!”在他强大的正念下,那些犯人真的谁也没敢动他。他在里面背法、炼功,由于拒报姓名、地址,他被恶警们送到了臭名昭著的北京公安医院。在那里他开始了绝食、绝水,他被恶警扒光衣服,扔到厕所的水泥地上,然后往身上浇凉水,又被恶警用电棍电击,然后把他抬到床上,两手两脚被用带铁环的铁链子锁在床的四个角上,强行对他进行输液。被扎的手经常滚针,扎不进去。邪恶之徒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他抗拒暴力灌食、输液,每天都与邪恶做着生死的抗争。

多日后,因强行灌食,他的面部、鼻腔、口腔、咽喉都严重受伤,全身更是伤痕累累。邪恶之徒从疯狂到佩服最后变成了哀求,问他怎么才能吃饭,只要吃饭就放他回去。他要求给他找《转法轮》看。大家知道,法轮功在当时正受到中共的极端迫害,《转法轮》作为法轮功的核心著作,正被恶徒们收缴并进行销毁。可是在他以生命抗争的要求下,恶徒几经周折给他找来一本《转法轮》。

经过二十几天的绝食、绝水,再加上恶警对他的摧残,他的身体已极度虚弱,第二天,他被无条件释放了。出来时,他来时的衣服、新鞋已不知去向,他找了一件死囚犯的衣服,找到一双不跟脚的皮鞋穿上,踏上返乡的路。

插播真相 中枪陷狱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为了揭穿江氏谎言,传播法轮功真相,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网络成功的插播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电视片,使数万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在海内外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刘成军作为真相插播的主要参与者,恶人疯狂追捕他。由公安部督办、吉林省公安厅厅长指挥,长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联合组成一群恶警,于三月二十三日晚,动用二十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一群恶警象土匪一样闯入刘成军的姨父柳长发家。让柳家做饭,还把刘成军的表弟带到派出所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威胁要把他八十四岁的姥姥抓来,这样逼着问出了刘成军的下落。

七辆车包围了刘成军藏身的窝棚,纵火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跑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用碗口粗的大棒对他暴打,当时恶警大叫:“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一个叫李伯武的松原恶警拔枪朝刘成军的腿上连开两枪将他腿打残。叫嚣着:“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后把刘成军塞进小车后备箱,又抓了柳长发夫妇扬长而去。

柳家三口被关押到前郭县看守所十一天。刘成军表弟等被打成胸内伤,姨父柳长发被打得大腿肌肉离骨。

三月二十四日被送进吉林省公安医院后,刘成军被双手抻开铐在床的两侧。四月某日,刘成军突然被警察打开了手铐,一群电视台的人要给刘成军摄像,一个女记者想获取他的声音,以便用移花接木的一贯手法制造假新闻。该记者让刘成军向她讲真相,被刘成军识破、拒绝。事后,公安医院的狱政科长给他戴上了脚镣。

刘成军被绑架回长春后,全身大面积烧伤、又遭受老虎凳等多种酷刑折磨,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并曾被绑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市中级法院“公开审判”前,插播团队的幸存者们被拉到法院的单独房间,被电击得在地上翻滚,警察边电边吼:“到庭上能不能不喊、不吱声。”据知情者透露,陈艳梅、刘成军等被毒打电击了很长时间。法庭上,两个法警控制着一名法轮功学员,为了不让他们讲出真相,法警使劲掐他们的脖子,就是这样梁振兴、刘成军等人还当庭揭露当局的谎言,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警累得直换人。当日庭审结束后,刘成军已被迫害得难以行走,是被背回监室。后刘成军被非法重判十九年,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一大队。

狱中罹难 正信永存

入监的当天,在监狱长李强,副监狱长刘长江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刚、郭树铁、贾玉彪、刘X海等人)对刘成军进行了残酷的迫害。

这些罪犯将刘成军拖到水房,用很厚的床板猛击刘成军,他的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很高,血渗透了短裤,连短裤都脱不下来了,木板被打折了几根。罪犯贾玉彪还用刘成军的腰带抽打他的脸、眼睛,把腰带上的一个大纽扣都打碎了,当时刘成军眼睛充血。

打完后,让刘成军坐在用来压行李的方木板的木把上。木把是很窄(大约三、四公分宽)的小木条,肿得很高很高的臀部坐在这么窄的木条上,滋味可想而知。当时目击者(刑事犯)佩服的说,“刘成军真是一条硬汉,被打时一声不吭。”

在吉林监狱里,因为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刘成军遭受了血腥的酷刑折磨。每天一大早,约四、五点钟,别人还没起床,就叫刘成军起来坐板,六个犯人把他拉到铺下,按着他,把木板立起来狠命的打他后背、腰眼、臀部。后面的肉都被打开了,嘴里还骂着:“你怎么不叫,你××的装有刚。”刘成军浑身冒汗,疼得死去活来。他们打累了,找了一块木板,把板子立了起来,强迫刘成军坐在上面,他们从后面踢他的后腰,刘成军臀部血肉模糊,鲜血把内衣内裤都浸透了。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如此折磨,目的是迫使刘成军写与法轮功决裂的所谓“四书”。

为了闯出牢狱的非法关押,抵制黑牢里的野蛮迫害,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刘成军和吉林监狱内被关押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几个恶人举起一块木板就打,把木板都打折了(是床木板都是三至五公分厚,落叶松木板非常硬),把刘成军打得几天起不了床。

刘成军在小号内继续绝食反迫害,后被拉到狱内医院里强行灌食,期间五大队狱警张建华央求刘成军说:刘成军,你不绝食了,就送你回监室。

绝食十天,滴水未进,刘成军已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已经很困难,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但刘成军仍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强行转往吉林省公安医院、医大一院、医大三院。公安医院医生确诊刘成军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吉林监狱被迫于十一月四日为刘成军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吉林监狱和农安县“六一零”办公室互相推诿、草菅人命,拖延不予救治。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长春中日联谊医院,其父母最后看到了刘成军。他已高烧三十九度多,腋下、头下都枕着冰块,七窍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的脉管象拉开了,满地都是血,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由于警方蓄意阻隔亲人相见,当其余亲属赶到时,刘成军已停止了呼吸。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点。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刘成军这位硬汉子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了人世。

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十一点强行将遗体火化。

看到儿子惨死,刘成军的父亲刘长太和老伴当时就不行了,老伴哭昏了过去,刘长太嗓子当时起了一个鸡蛋黄大小的血泡,呼吸困难,差点堵死过去。在不断的打击和折磨下,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刘长太老人含冤而逝。刘成军被非法抓捕后,八岁的儿子刘默涵被法轮功学员带到山上躲避追捕,在一个小窝棚里过了四个多月有上顿没下顿、担惊受怕的非人生活。使幼小的孩子心灵受到无法磨灭的创伤。

刘成军在遭受严酷迫害中依然总是想着别人,家人在吉林市中心医院见到他时,已是全身到处伤痕,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心、肾都重度衰竭,说话很吃力,几乎发不出声音。
家里人见到他,他指指那个看护他的犯人,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感动了,泪水夺眶而出,那个护犯眼里也噙满了泪水,说:“没什么,我应该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刘成军被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在这圣诞节前夕的平安夜,奄奄一息的刘成军要了纸笔,写下了人生最后的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刘成军被迫害致死的四年后,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在澳洲纽省的议会大厦,某人权基金会的颁奖典礼上,将“丹心汗青奖”,授予打破新闻封锁的“三·零五”长春插播团队的代表——刘成军。

这一奖取名于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千古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该人权基金会说:刘成军的选择在对抗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背景下,是可歌可泣的义举。他将作为二十世纪中华民族的人权卫士,流芳百世。

插播义举十五年后的今天,无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仍然在生死无惧的践行着先驱们的初衷。
那就是破除谎言,传播真相。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远离中共这个真正的邪教组织,三退(即退出中共党、团、队员)保平安。可贵的中国同胞们啊!你们可看到了?可听到了?可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