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9日星期二

毁佛像的报应 / 作者: 陆文


http://www.zhengjian.org/2017/05/09/158039.毁佛像的报应.html
【正见网2017年05月09日】

北宋政和年间(西元1111-1118年),当时的皇帝宋徽宗在扶植道教的同时,却抑制佛教。因此泗州城著名的佛教寺院普照寺,被人占据。

这座普照寺有一座非常大的佛像,不仅雄伟华丽还显得非常庄严尊贵。这些占据者想毁掉佛像,又惧怕神佛的威严。于是他们出高价招募胆大妄为之人来毁掉这尊佛像。当时一个姓赵的无赖贪图赏金,就接下了这个任务。他又找了一些人和他一起拿着斧子到了普照寺,他第一个带头挥斧猛砍佛像。在他的带动下,他找来的那批人渐渐和他一起破坏佛像。终于佛像被彻底破坏,“百尺华装,顷刻糜碎”。围观的群众无不叹息,有的还落下了眼泪。不到十天,这个姓赵的无赖两手就开始溃烂,不仅医药无效,而且溃烂的范围越来越大,渐渐扩散到手臂、肩膀乃至全身上下,遍体糜烂,疼的好象千刀万剐一般,整天呼号不停。从开始溃烂,直到死亡足足受了百日之苦。众人都为之而惊叹。

毁塔庙佛像者遭恶报

南朝时代的谢晦刚愎自用,专横跋扈不可一世。上敢骂天地神明,下常欺黎民百姓。尤其是对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物都一概排斥,甚至是大加挞伐、不择手段,非得置之死地或毁坏了而后快。

有一年,他出任荆州刺史。对荆州城内一座佛塔寺院的建筑风格很不满意,认为建造的地方也不妥当,于是武断地作出决定:命令下属立即拆除。部下哪敢怠慢,急如星火的带领八十名士兵,手持刀斧锤铲等工具,开始拆毁佛塔寺院。谢晦在现场监工,兵士们有的胆战心惊用手推,有的如狼似虎满不在乎地抡锤砸。一时间,佛像被到处丢弃,弄残的弄残,砸碎的砸碎,不堪入目。殿宇倾坠,佛塔瘫倒,砖石横陈、瓦木狼籍。

恰在这时,忽见云雾弥漫,暗无天日,狂风骤起,尘土飞扬。谢晦见天色突变,狂风翻卷起沙粒瓦片扑面而来,打得他立不住脚,睁不开眼,吓得他抱头鼠窜,躲了起来。士卒们也惊恐四散,嘶喊乱叫,跑得无影无踪。当时,老百姓都不知出了什么事,个个惊慌失色、议论纷纷。

后来,这些参与扒庙的人全都梦见了天神、金刚、罗汉在天空中飞腾,光辉照耀令人不敢仰视。另见两尊身高过丈的大佛,容貌伟岸,宝相庄严。其中一个沉声斥责说:“你们毁佛塔佛寺的恶行,扒佛坛砸佛像的魔性实属大逆不道、天理难容。你们的恶报就要到了,这是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你们自己应该死个明白!”

白天,这些士兵聚在一起交流梦中所见,简直如出一辙、无一例外。一时间这些人都吓的惊恐万状、寝食难安。但大错已经铸成,个个后悔不迭。没过几天,这些拆毁佛塔寺院的兵士,个个满身长满癞疮,奇痒无比、疼痛难忍,仿如万蚁钻心般难受。一个个陆续在痛苦、哀嚎中死去。一个个死状惨不忍睹,血肉浓烂模糊、腥臭无比。

身为刺史的谢晦,在人间遭恶报的时间更长,连年患各种难医难治的怪病,身体日益衰弱,有气无力、痛苦不堪,活得简直生不如死。真是秉性难移,就是在活得这般艰难下,他还参与了谋叛的事,结果东窗事发,落个身首异处、身败名裂。并且全家人都被株连杀头。

刀劈菩萨像 三代人两只眼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湖南省安乡县永裕乡杨家垸,当事人贺克俭家中老少三代一家五口人,在1949年前家中在当地算比较殷实家庭(后划为中农成份)。中共西来幽灵在中国建政后,贺克俭1950年参加了志愿军,1954年退伍回家务农。由于受无神论的教育,回家后在所谓破除“迷信”方面爱充积极,好表现自己。当时大队里给他封了一个民兵小队长的官衔,别看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官”,为了防止“阶级敌人”的破坏,还专门配了一把马叶片的大刀,贺克俭可天天配在身上。

1954年洞庭湖涨大水,外洪内渍,贺克俭在大队里管水。6月的某日在巡水过程中,为了寻求排水路线,走到中河垸见地中有一座土地庙,進去一看里面居然还供着土地菩萨,这不是迷信的东西吗?怎么能让这种东西存在呢!贺克俭抽出随身带的马叶子大刀,将土地像劈成两块,并将土地像作为泥土堵了“热口”(田埂间的放水口)。当时好多人都去看了,大家都说这个事做不得,怎么能刀劈菩萨像呢!可贺克俭却带着当兵时的一种外地口音说:什么菩萨不菩萨的,什么劈不得,我这不是劈了吗?

这件事发生后,贺克俭家里就没有清静过,先是家里每到晚上总有大刀的敲击声,半年后老娘的一双眼全瞎了;第二年(1956)妻子无故上吊自杀(当时县公安局还立案调查,停尸多日,最终查无原因);后来的几年间贺克俭和他的独子都瞎了一只眼;到1966年其父亡故。贺克俭一家三代还剩三口人、两只眼睛。当地直到现在还流传一句话:刀劈菩萨像,三代人二只眼。

毁佛像的后果

这是一则长春大法弟子讲的故事:我五爷爷是我们村以前的教书先生,中共所谓“农村土地改革”(就是抢占富人土地)时,我们村有座大庙,里边供着佛像。上级指示拆庙毁佛像,村里人谁也不干。这庙是我家祖辈建的,所以村里就让我五爷带领学生去把佛像搬倒。当时中共宣扬无神论,人们还没有认识到无神论是什么东西,就盲目的遵从。我五爷还觉的是对他的重用,他带领学生把佛像搬倒了。

当时他觉的很“荣耀”,立了一“大功”。可是不久,在中共打右派时,他被打成右派,被判无期徒刑,投入监狱。他在监狱熬了二十八年,赶上中国改革开放,他走出监狱。

他在监狱这二十八年,子女受歧视,不用说工作、事业,就是在农村种地都受欺侮。他出狱后,他的子女不孝顺他。他很少在家住,他就在亲属家,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到哪家都撵他走,过着游离没有尊严的生活。

前几年,他在我们村边公路上被汽车撞死,死的很惨。他家不在我们村,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一个亲戚才认出是他,当时八十四岁。

现在,他的儿孙活的也很艰难。这都是他听信中共无神论的结果,殃及子孙。

通过这四则中外毁佛像遭报应的故事,可以看到:中共一贯鼓吹的无神论不是人间真理,害人匪浅,善恶有报的天理,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相信无神论,做起恶来看似天不怕、地不怕,报应来时,悲惨之际,不仅自己遭罪,还会祸及子孙后代。


中共这么多年费尽心机破坏传统文化,今天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将近十八年了都没有停止,目的只有一个:破坏人的正念与善念,不叫人相信善恶有报,不叫人相信神佛,从而做起坏事来没有罪恶感,随着坏事做绝,最终遭受报应,被神佛销毁。这是中共毁灭人类的可怕方式。认清中共的大恶,感受到法轮功的大善,了解法轮功真相,肃清中共邪灵的毒素,善待大法弟子,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邪教组织,这是生命走向新生、进入美好未来的最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