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6日星期日

感悟幸福 /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李子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5/感悟幸福-352000.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西游记》中说:“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全身心沉浸在这莫大幸福里的我,由衷感悟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的幸福荣耀说不尽道不完。

我一九六零年出生,用当年的眼光看,我生活、学习、工作,还算比较顺利,没多少磨难,然而却并不快乐。上中学后开始渐渐对各种事物有自己的想法,渐渐特别敏感,不满对立的心理越来越强,看什么都不顺眼,也常跟家人吵架,不仅让周围的人痛苦,也深深伤害着自己。可从没想过要改变自己,就这样过了很多年。工作步入社会后,越活越迷茫,不明白人为什么而活呢?

一九九五年春,有机会拜读《转法轮》一书,还很喜欢看师父的其他著作。天文学、物理学讲起宇宙、时空晦涩难懂,不知所云,我以前完全没兴趣;但是在师父的著作里,宇宙、时空等等等等,超越人类空间的一切,太有意思了,太奥妙了,又非常有道理,逻辑缜密,看的爱不释手。

有同事对我说:你学了法轮功后看起来和善多了,现在见了你喜欢跟你说话;过去你看起来特别厉害,根本不想理你。另一同事也说:我知道是法轮功改变了你。

确实,修炼法轮功后,我心里清澈、踏实,没有烦恼,身心轻松愉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面对中共铺天盖地的宣传和打压,我明白那是宣传,都是谎言。十余年里,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非法拘禁洗脑班及非法判刑;被长期强制灌输各种侮辱、诋毁、攻击法轮功的东西;遭受各种侮辱、谩骂的人身攻击,暴力殴打,把擦茅坑的布塞到我嘴里,用铁丝缠勒我的头、嘴;冬天被扒光衣服从头到脚浇多盆冷水,被关禁闭,长期不让睡觉,抓着头使劲往墙上撞,缝衣针扎手指甲缝、脚、膝、耳,耳朵扎穿后,扯着针上的线来回拉等等等等。

其中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圣诞节间一天的晚上,多名警察无故闯進我家把我抓走,投進看守所。我被暴力灌食、长时间罚跪后,铐上手铐、和对死囚用的脚镣,关在只有垃圾、粪桶、密不透风、不透光的所谓小号几天。我高烧不退数天,到医院后发生呼吸衰竭,两次下病危通知,被迫气管切开,并被医院诊断为严重的肺结核。从医院回家后,越吃治结核的药越没胃口,吃不下饭,两个月后,我私下停了药,正常修炼,反而饭量增加,身体一天天好起来。

我亲身经历气管切开后不能发声、不能说话,即使拔管缝合切口后,仍不能正常发音,声音、音调变的很难听,数月后,切口完全长好,声音、音调才渐渐恢复正常。所以在病床上一看到“天安门自焚”,我就知道是假的,小女孩气管切开却正常的发声是造假,人烧了而腿中间的装了汽油的绿色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是造假,灭火毯不为灭火,像等口令似的甩起来像演戏等等。

二零零三年,原单位要员工重新签劳动合同。尽管工作认真负责,但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原单位领导就迫使我放弃工作,在善意沟通无果的情况下,只有放弃自己的利益,没有任何依法“结账”,一纸“解除劳动合同”,我就没了工作。

说实话,面对铺天盖地的打压,最初我不知所措,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感到放弃修炼,再回到迷茫的过去那样,精神的痛苦更无法承受,想清楚决心继续修炼时,感到面对打压自己真的有勇气了。第一次被关在看守所时,心里很怕,狱警一吼,心里都哆嗦。后来就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去做”,无怨无恨对待一切折磨、恐吓,飘着雪的冬天,在放风场被扒光衣服从头到脚浇多盆冷水,心里依然无怨无恨的时候,我觉的没什么可怕的了。当时一个被关的妇女说你这样会落下毛病的。但回家后,我感觉自己像脱胎换骨一样。

以后再面对各种折磨、酷刑,我就这样把自己当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去做,无怨无恨。说实在的,当这样去面对酷刑、折磨的时候,都觉的自己比痛苦磨难高大,那一切都算不了什么,心里坦坦荡荡。而家人为我担惊受怕,巨大的精神压力,度日如年,从这个角度说,在迫害中他们比我更苦更难。

单位不讲法律解除我劳动合同,说有不同意见你可以去仲裁。反复考虑之后决定申请仲裁。当时仲裁部门听到我学法轮功,话都不让我说完,就赶我出门。几经周折,我请了律师,仲裁部门又请示了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才给我出具不给仲裁的文件,才得以到区法院立案打官司。法官调查时,仲裁部门编了一套说辞,做伪证,当时一听我就炸了:你仲裁也是一级执法部门,居然做伪证,明目张胆明知故犯,不罪加一等吗?

从法院出来,深一脚浅一脚,气的路都走不稳,不知怎么办时,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要按照“真、善、忍”做,要慈悲对待。修炼那么久,那是我第一次想到要慈悲对待遇到的不公。很快心平静了:仲裁的人也是怕啊,文革的遭遇深深烙在人们的心里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镇压,更甚于文革,讲实话他怕自己受牵连,不说假话他不敢啊。所以我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写下来,对其行为表示遗憾的同时,对其内心的恐惧表示体谅,也以尊重他的态度,请他对我叙述的事情经过给以审查,不实之处请他指出更正。把这个递交法院、仲裁等有关部门后,心里踏实、平静,虽然对“慈悲”的认识极其肤浅,但我体会到,想到要慈悲对待时,自己内心里的宽容、体谅、安宁、温暖……慈悲对他人的时候,自己又何尝不是慈悲的受益者呢!

之后又经历了一些波折,我的原则是对法律负责、对被告负责、对自己负责就行,不取不义之财,过程中法官对我说:象你这样好的人太少了。最后一审判我胜诉。

被告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我递交应诉材料后,几次到法院询问,法官都支支吾吾,半年后区法院给我一份中级法院的判决书判我败诉,判决日期竟然在半年之前的被告上诉日那两天。中级法院就是这样玩弄法律。

过程中我和律师的配合很好,律师说法律上本来这是百分之百赢的案子,律师事务所主任批准免去我后续的律师费,我再三要求缴费,告诉他们我有这个经济能力,但他们说,他们也想做些正义、有意义的事情,话已至此,除了感谢,我不好再说什么了。

在监狱,虽然也经历了残酷的折磨,但始终对具体的每个人无论是狱警、囚犯,我都无怨无恨,因为“我是一个修炼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已经在我心里扎根了,所以心里始终都很坦荡,身体的苦痛也就不算什么了。在身边日夜监视、折磨我的囚犯无法理解,但我们分开的时候,监视、折磨我的囚犯头儿对我道歉,并说她再不会那样对法轮功学员了。狱警说我心态好,您想象的到吗,在那样的环境下,我却有心替狱警、囚犯着想,想到她们的苦衷、没人理解的难处,虽然不能替她们解决,但旁人的理解,对自己心理上也是很大的安慰,精神的支持,每个人都需要。

不知不觉的,“我太幸运、太幸福了”不时的从心底油然而生,渐渐对幸福有了自己的感悟,原来幸福不来自于索取,而来自于放弃,不来自于紧紧的抓住利益,而来自于真心的为他人着想,甚至不惜放弃自身的利益,幸福不来自于功名利禄,而来自于对人生意义的觉悟,对真理大道义无反顾的坚守与维护。

真切感受到“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自己多么幸福荣耀!得一个人身不容易,转生在中土—我们神州大地也不容易,要求得正法就更难上加难,本次人类五千年历史,只在二千五百年前,古印度释迦牟尼佛传过佛法,在西方基督耶稣教过人。要生在中土神州,又恰好赶上正法师父亲自在世传大法度人,这万古机缘,也许只可遇而不可求吧!

万幸的是,今天,你、我、他,神州大地上的每个人,都赶上了这万古机缘,只是江泽民和中共祭起血腥镇压,谎言欺骗、诬陷栽赃铺天盖地,破坏人得正法,煽动、欺骗人敌视、仇恨正法而毁灭人,所以世上很多人才对这万古机缘茫然无视,在名、利、情中苦苦挣扎。

衷心的祝愿有缘的您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我们千万年的等待,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组织,接上生命的圣缘,我们就拥有无比光明、幸福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