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

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6/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上)-274502.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在正常社会里,信访上访制度方便民众依法上访解决问题保障权益,如果说暴力截访或恶意回访,许多人必定感到惊奇不解:这怎么可能呢?既然政府制定了信访上访制度,法律又赋予了公民信访自由,再出现政府暴力截访、回访行为,这恐怕不是法律术语上的矛盾问题,明摆着是违法行为。


对,这种暴力截访回访行为,对于大陆民众来说已经不是稀奇事,制定信访上访法律制度,反过来又暴力截访回访践踏、剥夺民众信访上访自由,这对中共当局来说,虽然没有写在其信访制度里,却已经约定成俗,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制度,其实质是中共的政府犯罪。

暴力截访回访是中共特色的统治模式

信访上访本来是正常社会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自由,是官民对话的一个通道,也是检验一个政府执政能力和国家的法制文明程度。但喜欢独裁暴政的中共恶党却从来没有真诚的将这个人权还给民众。中共夺权建政后,不是大赦天下,中兴百废,休养社会,而是连续发动政治运动,残害、恫吓、奴化社会各层民众,那时候,被吓傻的人民群众,一直被中共鼓励着举报阶级敌人,却不知道用信访上访来为自己维权,即使有,也不知道那是公民应有的基本权利。中共一手整死饿死了八千万百姓后,照样逼着幸存的群众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根本不给百姓反思问责当局的机会,至于被中共划定打击的“黑五类”等百姓群体,早就被中共剥夺了上访说话的权利,只有被“无产阶级专政”的份。当时,整个国家被中共蹂躏的经济崩溃,文化颓废,传统湮没,百姓自危。

为了摆脱崩溃的困境,中共不得不“改革开放”,对外欺骗世界言称要与国际接轨,对内愚弄国民大喊“依法治国”,在堂而皇之的制定了系列法律的同时,各级政府还成立了“信访办”什么的,只给少部份访民解决了点滴问题,这给外界造成了中共走向开明了的假相,但是八九年大学生要求政府惩腐肃贪时,中共权贵集团就不干了,竟然调集装甲部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射杀碾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屠城血案。那个汉奸恶棍江泽民踩着爱国学生鲜血上台后,第一把火就是着手在全国范围开始清算六四请愿学生,更是大喊:“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并旁及了许多人士,接着这个不学无术的汉奸不知怎么又弄出了一个什么“三讲”,强迫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讲政治”。从此官民对话的口子几乎又堵上了。

六四后,官民对话的通道虽然没有被中共完全取消,但却被中共添加了许多附加条件,层层加码:中央责成省市官员“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综治与政绩挂钩,省市下令地方官员“各扫门前雪,谁出事谁负责”,否则撤职走人,地方官员为了乌纱帽则使劲修改信访上访制度,什么“不能越级上访”、“不准群体上访”、“党员干部不能带头上访”,“不能重复上访”、“变上访为下访”等等。后来由于中共官员贪腐造成的群体上访事件越来越多,各级流氓政府疲于应付,干脆进行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对上访当事人恫吓收买或者打砸抢,要不就随意扣上罪名劳教判刑,宁愿制造冤案冤狱,也不能影响了官员的升官发财的政绩,久之运作下来,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渐成了中共维稳模式。

于是,人们在大陆往往会看到这样一道特色的“风景”:在中共重要会议、敏感日期、节假日期间,或者在访民上访高峰时期,中共各级政府就会出动武警、特警、巡警、刑警、交警、便衣,甚至拉上黑帮地痞充当安保人员,在各自地盘上严阵以待实施截访维稳。而此时,有谁会知道这是中共当局组织的政府犯罪呢?

千古奇冤,始于暴力截访后

中共在暴力截访中,制造了许许多多冤案,而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大截访,堪称千古奇冤。时为中共头目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和政法头子罗干互相勾结,不断地造谣滋事,以至引发法轮功学员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事发当天,时任总理就做出了开明处理,受到海外媒体的一致好评。可是事发之后,江泽民否定了当时总理的决定。

当权小丑江泽民仿效前中共魔头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政治手法,执意迫害法轮功。于是,又一次引发了全国法轮功学员的大上访。历史给了中共一次了解民意换取民心的绝好机会,但中共反其道而行之,对应的是暴力大截访,中共信访办、各地驻京办变成了截访办,天安门广场成了截访广场,中共的各地官员、武警、便衣特务、公检法司人员在交通要道拦截堵卡,强行将法轮功学员抓捕,登记造册,投进各地恶毒的黑监狱,暴力洗脑、讹诈钱财,不“转化”者直接劳教判刑。

暴力大截访后,中共步步升级,将截访演变成了一场波及全国的政治大迫害,伴随着媒体对法轮功的恶毒诬陷,官员民众被逼着人人表态,中共强奸民意,因势导恶,顿露杀机,江氏流氓集团操纵全国一切暴力机器和社会资源大加迫害,江泽民亲自下密令纵容全国官员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神州大地上千古奇冤就这样发生了,奇冤已经发生了十四年了,奇冤遍布泱泱中华,奇冤还在大陆各地发生着:

公淑华,一位漂亮的女孩,一九七八年出生,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民,中专毕业,未婚。法轮大法蒙难时,随母亲、弟弟、妹妹一家四口进京上访鸣冤,遭到蒙阴县坦埠镇政府暴徒截访和残酷迫害:母亲惠增花、弟弟公丕彬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妹妹公淑琴参加高考后,被取消上大学资格,后下落不明。公淑华于零一年新年过后被迫流离失所,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蒙阴县岱崮镇与同修张德珍、滕德荣、公茂海一起被蒙阴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刑警大队非法抓捕,遭到恶警刑讯逼供、毒打折磨、强行野蛮灌食。公淑华因不说电脑密码而被恶警加重迫害,零三年公淑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投进了山东女子监狱加害至今,未婚夫已经为她等待了十多年了。公淑华的父亲常年在国外做些小买卖,无法照顾家庭。公淑华及母亲弟弟被非法关押时无人问津,家中财产也被洗劫一空,仅零一年新年期间,她家就被勒索现金一万多元。

河北石家庄的陶洪升是原河北省安全厅四处,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的一位警官,正科级干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陶洪升在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横幅,被开除工作和开除党籍,劳教三年(被西焦派出所送入劳教所),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1中队,外界难以知道陶洪升在劳教所遭受了怎样一种强制洗脑及身心折磨的双重迫害,只是看到,陶修炼后一直健硕的身体健康快速恶化,几个月的时间便奄奄一息,病危前,劳教所慌慌张张推给家人,回家之后几日之内,陶洪升便含冤辞世,年仅四十六岁。陶洪升的妻子于凤云说,“他爱他的国家,他并不反对政府。他仅仅想告诉领导人法轮功好。”

谭广惠,当年四十多岁,黑龙江省宾县松江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因进京上访,被绑架进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六、七月间,几个恶警强行把谭抬进男劳教队,据说三个男人轮奸了她,谭广惠告诉他们:你们这是在犯罪,会遭报的。暴徒们说,我们不怕。几乎同时,谭广慧被狱警诬蔑为精神不正常,被送进万家医院每天打针。七月中下旬,万家劳教所迫害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的惨案曝光后,劳教所突然让谭广惠家里接人,谭广惠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后到处疯跑,生活不能自理,数次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

内蒙古通辽市的刘秀荣女士,今年六十三岁,退休职工,刘秀荣原百病缠身,炼功后百病皆无。全家六口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大法遭到诬陷后,刘秀荣全家人一起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了北京,六口人全部走散,刘秀荣只和二女儿田心在一起,母女二人因为没有找到上访办,就直接到了公安部。后遭到辽国保大队的恶警邵军、王波截访,被劫持到当地牢狱,从此,他们一家人遭到了邪党的疯狂迫害,其中刘秀荣的丈夫田福金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田芳两次被非法判刑共九年;二女儿田心被非法劳教二次;三女儿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儿子田双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刘秀荣本人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判刑四年。多年来,她一家人从来没有团圆过,不是这个被抓,就是那个被关,刘秀荣和女儿竟有五次在同一个劳教所、一间牢房里遭受迫害。刘秀荣和丈夫田福金是通辽早期成功的生意人,可是被中共恶党摧残的倾家荡产,生计困顿。

翟连生是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老年法轮功学员,宽厚仁爱。2000年10月份他不顾个人安危进京上访,面对抓捕他的警察,老人坦然诚恳地说:“我是炼功人,我来说理。”北京警察却猛朝他脸扇过来,“谁给你说理!”后被押回成安县,关进看守所7个月,邪恶之徒想方设法逼迫翟连生放弃修炼法轮功,老人坚定自己的信仰,遭到恶警李志德、杨士华、田贵生、曲振平、刑警和武警数十人摧残:打火机烧胳膊肘、不给放风、五花大绑上绳、召开刑事犯公审大会、游街示众、非法劳教(劳教所不收,转看守所囚禁)、敲诈钱财,直至奄奄一息才放回家。翟连生从看守所出来时,身体虚弱的不行,需两个人搀着走路,回家后要5分钟上一趟厕所拉肚子,不能进食,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大概半个月左右,于2001年5月含冤离世,时年68岁,他的去世给老伴、儿女及亲友带来无限的哀思和无法弥补的伤痛。

吕震,男,汉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山东蒙阴县蒙阴镇西儒来村人,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品学兼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吕震与重庆大学的学员们毅然多次去北京维护大法。随即遭到重庆大学及当地警察的迫害,被关进洗脑班,被学校非法开除,后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遭到酷刑摧残,同时重庆大学不法人员停发了他的学士学位。出狱后,吕震被学校遣送回蒙阴,但蒙阴不法人员拒绝接收,从此吕震户口没有着落。当地“六一零”恶徒的指使村里在喇叭上天天喊他的名字,叫村民不要跟他接触,他的家人为此承受了极大压力,吕震只好离家。零四年三月,吕震在蒙阴县蒙阴镇赵峪同薛玉军夫妇一同被绑架,先后被关进蒙阴看守所、临沂市洗脑班进行迫害,后又转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数月。零四年十二月蒙阴县“六一零”操控蒙阴县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投进山东监狱加害。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恶徒们酷刑摧残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羊衍海,男,六十二岁,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一九九七年二月,他和妻子张鲁元(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一起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从此,这两位有着高知识的副教授夫妻,身体健康,淡泊名利,满怀爱心,更专注于他们所从教的专业和益于大学里的莘莘学子,更好的回报于社会。迫害发生后,中共谎言四起,暴力不止。为履行一个知情公民应有的义务,和对国家、政府负责任的态度,二零零零年寒假,羊衍海依法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没料想中共恶徒们回应他的是多次抄家、洗脑、恐吓。其妻张鲁元也被多次非法拘留、关押在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并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夫妻被不法人员长期迫害,不得安宁,精神上受到难以想象的打击。零四年一月四日,羊衍海被迫害致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