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人类文明的审判(第五章):天门开启论 / 作者: 小岩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4172
第五章-思想巅峰的起点阶段——开启人类“后天文明”的“天子时代”


第六节天门开启论

一、门开关的意义

我们本章的这一论叫做《天门开启论》,实际上我们讲的就是关于打开三界空间天门的一种节点式的开启机制。因为如果人类文明的初始动力是外来的,人类思想的种子是由外部高层宇宙意识有意为人世间播种的,那么这就必然涉及到宇宙意识与人类文明之间的“沟通”方式问题。我们这里要给大家讲的就是关于人神之间的“天门”开启的机制,实际上也就是“天门”如何打通神与人垂向“沟通”的管道问题。

那么首先就让我们来谈一谈关于我们人类现实生活空间之中的“门”的意义。大家知道,“门”其实就是扼守空间通道的一个关卡。实际上“门”就是对于“通”的一种阻拦。“通道”的意义在于“通”,允许双向往返,也就是允许空间上的自由流动。《孙子兵法》在讨论地形的时候就有关于“通地”的论述。

然而“门”的意义对于流动而言其实就是一种“选择性”的通过或者不通过。如果是被选择了的、被允许了的,那么就可以自由的进出;如果没有被选择,那么则被拒绝进出,也就叫做拒之门外,或者被关在其中没有自由。因此,具有“选择”职责的门,就必须具有开与关的双重功能,必须具有或开或关的两种状态。对于被选择的,门可以打开、放行;而对于被拒绝的,那么门就会关闭,不予放行。因此只有具有开关功能的设施那才能够叫门。如果没有了门,或者总是开着的那个门,那就叫做洞,一个门洞,充其量就只是一个门框而已。

可见,门不能总是开着,门必须具有开启、闭合的双重功能。也就是,门的开启不应该是一种常态,而门的闭合才应该是一种常态。一般而言,门需要守卫的安全性的要求越高,那么门开启的条件也就越严格,比如各种安全门、密码锁等等都是守护门的安全性设置。事实上,门的根本意义就在于守护。

那么接下来,我们再结合项目过程中管理之门的节点式开闭问题,也就是项目管理过程中的阶段管理的门给大家讲一讲关于“门”的意义。大家已经知道,项目管理在狭义上讲属于一种阶段管理或者过程的节点管理。项目管理失败的一个最主要原因往往就在于不能够适时性的、阶段性的把节点之门关闭,或者已经被关上的节点之门又被从新打开。这其实是项目管理的逻辑所不允许的,是项目管理的“兵家大忌”。也就是说,项目阶段性关门是项目管理关于“节点管理”所必须的。不允许时时无常打开项目节点之门。项目管理可不是“打酱油”,不能够时不时没事就出去溜达溜达。这是项目管理绝对不允许的。项目管理作为一种收敛性过程,其收敛性实际上就是由节点适时关门所保证的。那么既然我们使用“项目管理逻辑”来论证人类历史中神佛安排的问题,我们当然就需要使用“项目管理”关于过程节点式管理之门的原理来论证人类文明整体的管理逻辑,也包括春秋时代“诸子百家”思想爆发之中涉及到的关于三界天门开启的这个现象。

对于项目管理的管控之门采用的是节点式、间歇式开关的方式,这就决定了项目的外部资源如果需要向项目内部“注入”的话,那么在时间点上就一定表现为一种间歇性的、不连续性、非线性的现象,或者呈现出某种间歇、爆炸式爆发的开门现象。其实“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就属于这种现象。我们本章所讨论的春秋时代的“百家文化”的爆发其实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三界之门或者人类空间之门在瞬间从外部开启。关于三界之门从外部开启的问题,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间”的概念,在下面我们还会给大家更加详细的论述。

需要为大家说明的是,这种间歇性爆发与人类文明项目初期阶段表现在思想方面的“起点就是巅峰”的现象其实还不能够算作完全相同的机制。这种爆发式输入是由项目管理的节点管理属性所决定的。因此,中国春秋时代的“百家思想爆发”其实是一种由于项目管理初始阶段“起点就是巅峰”的思想种子“注入”机制与项目节点管理“间歇性爆发”的规律共同作用的结果。也就是说,任何项目过程都有管理之门,人类文明这个项目也有宇宙智慧管理的“天门”,因为是“天在管”嘛!而这种“天门”的开启也是节点式的开启,并不是始终敞开着的。其实人类文明在春秋时代就是一次最大的“天门开启”时期,目的就是向人类空间“注入”思想的种子、“注入”精神“质性”DNA属性、“注入”一种“先天”的外部动力,然后让人类文明可以依靠“先天动力”正常的“后天发展”到一定时间长度的阶段。

二、门的安全意义

我们讲,门存在的意义主要在于一种安全的守卫,无论是宇宙对于人类的“天门”还是人类现实生活中的房门,其实都具有一种安全上守卫的意义,特别是不同空间之间的通道与门,相当于我们人类同质空间之内的门,其安全性的意义就更加重大。其实不同空间存在意义的本身就属于是一种间隔,那么空间与空间之间的门其实就具有一种双重保险的意义,是不能够随便轻易被打开的。这里还涉及到一个关于“间”的概念,在时间过程轴上是那就是两个节点之间的部分,在空间维度上实际上就是被《外壳》包裹的部分。

关于这个“间”,或许只有中文才能够清晰的表达出来,英文的time与space是表达不出来的。中文的空间叫做“间”,时间也叫做“间”,都是一间一间,一份一份的。还有什么人间、世间、人世间、出世间、入世间等等。这些个“间”都是其它非汉字圈的语言文字所无法理解的。

其实空间的“空”的理解与“间”的概念也是密切相关的。“空”并不简单的表达什么都没有的意思,其实这个“空”的真正意义就在于具有储存的功能。其实人体自身并不局限与我们《外眼》可见的这种单一空间,也就是说人体存在于一种多重空间之中。其实这些多重空间都与储存功能有关。当然这都是“实证科学”作为《外学》所不了解的。即便是那种“超弦理论”,其实认识也是很有限的,完全混淆了“多重空间”与“多重维度”的区别。我们讲过的关于《右脑》也就是《内脑》的容量是《左脑》、《外脑》的一万倍的问题,其实与人体所携带的多重“空间”的“场存在”有关。然而“间”的意义不仅具有储存的意义,还具有相互分隔与安全的意义。那么有“间”的分割就需要有“门”的开启。当然关于“空”、“间”、“场”这些概念并不是本章本论需要给大家讨论的内容。我们这里只是顺便给大家提一下而已。

还是让我们回到关于“门”的意义。实际上出于保障宇宙安全的目的,其实也包括为了保障人类空间安全的意义,那么“天门的开启”也必须是在有把控条件下瞬时间方式的开启。天门只能瞬间开启或开启机会最小化,以减少宇宙主体意志安排之外的“外部”因素不必要的进入到人类空间之中,形成对指定项目管理的不必要的干扰。因为太多的干扰因素会影响到“最后的审判”。然而即便如此,每当“天门开启”的时候,一些不必要的因素仍然会混杂而入。只不过在人类文明早期开启的时候,混杂的因素比较少,而在人类文明后期“天门开启”的时候,混杂进来的因素会增多。其实“实证科学”就是这么混入人世间的。

三、蜂拥而入

因为三界之门或者“天门”是瞬间开启的,所以即便是安排好的宇宙因素进入人类空间那也是涌入式的进入,不可能慢条斯理的鱼贯而入。因为鱼贯而入的时间效率比较低,那么就会导致混入的因素可能会比较多。举一个不敬的例子,就象商场打折促销,早晨还没开门呢,门口就已经挤满了人。商场的大门一打开,顾客在三两分钟之内就会烽烟而入。这是这么个比喻,蜂拥而入,是一股脑涌进来的。

涌进来的,而不是排着队鱼贯而入。换成一种管理或逻辑的语言,蜂拥而入、一拥而上,属于各个要素之间所表现的是一种并联关系;鱼贯而入则是一种串联关系。所谓的并联也就是要素之间没有前后因果关系,而串联就是指要素之间存在着前后因果关系。一般而言,在秩序得以保证的情况下,并联的效率与系统安全性比串联来的要高。

春秋时代百家思想的爆发其实反映的就是“外来”思想的种子并联式的“注入”人类空间的一种方式,因为并联“注入”效率高。就象给水池灌水,多个水龙头同时打开的效率一定高一样。

我们给大家所列举的例子,老子、孔子、孙子、鬼谷子、释迦摩尼、郑子产、邓析同时代的现象实际上就反映了思想种子在“天门开启”时代并联高效率涌入的这一现象。思想种子并联“注入”之后再自生般的串联发展也无所谓。就象顾客涌入商场之后在各个柜台前面再排队一样。“百家思想”先并联涌入之后再串联排队发挥各自的作用。比如儒家思想后来吸收墨子的“仁爱”思想就是一例。当然先并联涌入再串联排队的逻辑必须是以思想“注入”能量与能量以后“使用”可以相分离为逻辑前提的。

四、并联与串联

我们给大家反反复复的讲,天门开启是为了向人类文明“注入”正向的思想种子,以确立人类文明的DNA属性,然而到了日后再把这些思想种子培育成为人类文明的实体果实,那则是人类文明自己应该负责起来的事情。就象科学家培育种子,然后交给农民种地一样,管种子的与管种植的完全是两回事,所以思想种子的“注入”与思想日后的“使用”这本身其实也是两件根本分开的事情。

为什么在思想注入期向人类注入思想的种子是必要的呢?因为人类文明需要DNA嘛。这是“质性”的一面。另外因为人类文明这个结构体在生存初期的时候还不能够自我成长,还需要“注入”强大的外动力给推上一把。这其实属于是“量性”的一面。外部动力实际上就是一种启动的动力。就象牛顿描述万有引力宇宙模型时所假设的推动宇宙系统最初启动的“上帝之手”一样。

其实“耗散结构理论”也讲述过这样的道理。“耗散结构”在形成的时候是通过与外部的能量交换然后最终引起一种波动被放大的相变,然后才能够进入真正的自我发展机制,发展成为一种所谓的“自组织”结构,走上一条完全自我成长的道路。其实“耗散结构”的形成存在着一种“先天能量”换“后天果实”的过程,也就是将外部“注入”的能量、“先天能量”转为“后天”的“使用能量”的过程。而“能量使用”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将“有效能量”降低转换为后天物质成果的一种过程。从果实的角度上、从物质成果的基点方面来看,这个后天过程被看做是一种所谓的成长。然而从先天有效能量的角度方面看,有效能量降低的过程实际上应该被叫做消耗或者衰减而非成长。

需要给大家说明的是,思想种子在“注入”的时候,一些看似要晚一些时候才能够被人类文明用得上的思想,其实也必须与先期就会被使用的思想,在人类文明的同一个时代以并联式的方式一起进入到人类空间里面来。因为三界之门不能随意的反反复复的被打开,因此“开门开启”一次,许多种在人类文明中后期才会被排上用场的思想也必须同时“注入”进来,就是那些为人类文明日后千百年发展所需先行储备的各种思想的种子。因此各种思想种子在“百家时代”就一下子都来了,也就是在春秋这个思想生发的时代一次性的都被“注入”进来了,都被“注入”到人类空间中来了。

大家知道,西方古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思想,实际上是在接近两千年后到了西方文明“文艺复兴”的时代才被拾起。人类认知叫做“文艺复兴”,其实就是古希腊时代被播撒下的思想种子,到了人类文明的“末期”阶段才发挥作用、才发芽成长。这是非常典型的思想种子的“注入”与思想种子的“使用”发生分离的一个事例。

还有一例,东方法家思想集大成的韩非子与法家始祖郑子产的关系也是一种先期“注入”与后期“使用”的关系。只不过两者相去的时间间隔比较短,所以这种“注入”与“使用”的间隔关系比较不容易被察觉到,往往就被人类的所谓“发展逻辑”所替代。那就是人类把先天种子与后天发展的功劳都归功给自己,特别是那些《无神论》者们更是如此。

“注入”与“使用”是一种在时间维度上的前后串联关系。而多家思想种子的同时代涌入现象则属于一种并联关系。“注入”而后“使用”其实反映的是一种人类文明的外控方式。也就是在思想“注入”的时期,人类文明的所作所为并不需要真正承担多少责任,因为那是神佛出手的时代,那是上帝出手的时代。然而一旦人类文明的结构建立起来了,人类文明发展进程没有太大的偏差的时候,那么神佛一般情况下也就不出手了。因此这个时候,人类社会发展的功过就需要开始记录在人类文明自己的身上了。这种关于人类行为功过的责任与记录其实是从“天子时代”的第二个1000年才真正开始计算的。也就是说,“天子时代”的第一个1000年最主要意义其实就是向人类文明“注入”思想种子。在人类空间的表现那就是造就一个“思想的巅峰”。其实就象小孩子学走路的时候,父母总在身边搀扶一样,不能让小孩子摔跤。这其实就是“天子时代”第一个1000年主要特征,人类文明在开始的阶段必须由神力扶持,因此才形成一个“思想的巅峰”,也因此不记录人类的功过。然而到了“天子时代”的第二个1000年那可就不一样了,功过的记录就开始了。同时对于任何一个个体生命而言,生命轮回的业力积攒也就开始计算了。这实际上也就是走入了人类文明貌似串联机制的阶段。

其实,这其中还有一个不为一般人所知晓的原因,那就是任何“注入”人间的思想种子,当人类文明日后进入“串联”时代,一旦为人类文明所采纳,也就是一旦培养出人类文明的果实,那么对于任何一位提供天上思想的输出者而言那可都是大功一件的无量功德。所以在三界之门打开的一瞬间,宇宙高层空间的许多思想就会争先恐后的借机涌入到人类空间里来。其实这也是三界之门不能经常随便开启的原因之一。

五、追求并联效率

我们知道,春秋时代所发生的“思想就是巅峰”的思想“巅峰”不仅仅表现为某种思想的高度为人类后辈智慧无法望其项背这一方面,比如儒家思想、道家思想和《孙子兵法》所代表的兵家思想,更重要的是表现为“百家思想”这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思想学说的极大繁荣、爆炸式繁荣这一景象。比如注入的“百家思想”还有墨家非攻、鬼谷心理、纵横之术、形名之学、诡辩术、还有中医学的一些主要分支等等。那么这种多种思想一下涌来还有没有其它项目管理的什么意义吗?当然有,这是非常肯定的。

前面给大家讲到了,三界之门一旦开启,宇宙高层空间的各种思想就会涌入。一旦某种思想为人类文明所采纳,那就是宇宙中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单纯的站在项目管理的机制方面来讲,那就是如何正确使用串并联关系的问题。许多企业家在关注企业如何提高运营效率或管理效率的时候,往往意识不到这个问题。企业家们往往只关注于如何提高业务流程某一段的流程效率。其实最有效提高运行效率的方法并不在于如何提高单位流程的运行效率,而是如何能够把一个串联流程改变成为一个并联流程。也就是避免把逻辑不相关者进行一种无效时间对待而忽视了可以并联的效率。“百家思想”的爆炸性涌入其实追求的就是一种并联的高效意义。

比如后来儒家思想中的许多“仁爱”思想其实在“百家思想”时代都是以墨家思想的形式出现的。如果这些“仁爱”思想都让儒家思想自己慢慢发展,那样的话,人类文明的发展时间是不够用的。爱因斯坦不是告诫我们“上帝不掷骰子”嘛,其实就是时间紧迫的意思,上帝没有时间陪着人类玩儿。所以“百家思想”就必须具有并联涌入的机制。这种“并联”涌入的效率非常高。涌入之后,可以从新再进行逻辑关系的调整,比如把墨家的“仁爱”思想再串联到儒家思想的身上。

这里我们还需要给大家提一下关于先秦“纵横术”的问题。因为一般读者可能还意识不到“纵横术”对于日后东方社会在组织形态的机制形成方面的意义。因为西方文明是固态的、静态的、稳定的、恒定的思维。西方文明擅长于结构体的外表形式与制度秩序。因此西方文明进入现代企业时代以后,人类社会组织形态往往表现为一种相对的稳定组织,英文叫做organization,属于管控思维在组织形态方面的一种延伸方式。然而东方文明属于一种动态思维模式。一切事物都是变化的、不稳定的、可变的。因此在人类组织形式方面,东方的变化性思维更倾向于一种“动态结盟论”,而不是“稳定组织论”。著名的《战国策》实际上充满的就是先秦战国时代各种合纵连横的智慧甚至各种阴谋诡计。

六、关于盂兰盆节的传说

给大家说得再玄一点,人类世界所处的三界的三界之门不能够经常打开,因为打开三界之门是有风险的,即“天门”不能够被长期开启,必须具有节点式的开闭的功能,也不能够随意的太过频繁的多次开启。因为每一次开启都不可避免的鱼目混珠,涌入之时外部因素必有混杂。特别是到了人类文明的“末期”节点的时候,天门开启鱼目混杂的可能性就更高。

说句可能大家不爱听的话,“实证科学”实际上就是这样混入人世间的。所谓的“科学”其实原本并不应该属于人类。那么关于开门之后“混入”的现象,我们不妨再给大家举一个关于盂兰盆节来历的例子。

盂兰盆节也就是农历七月十五,又称中元节,也就是中国人传统意义上的鬼节,是给过世亲人烧纸祭奠的日子。盂兰盆节据说源自于佛教修炼人物目犍连救母的故事。因为中国文化注重孝道,所以就把这个故事与传统继承了下来。

释迦摩尼佛有一位神通法力巨大的弟子叫做目犍连,也有称为木莲的。目犍连动用天目,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内眼》看到了过世的母亲正在地狱或是鬼道之中受苦(作者注:具体记不太清楚了)。于是目犍连为救过世母亲脱离苦海曾经打开过地狱鬼道之门(作者注:这里所谓道,佛家其实指的就是一层空间而已,所谓的六道轮回其实就是六层生命生存的空间而已),然而不幸的是这个“空间之门”被打开的时候跟着目犍连母亲一起跑出来了还有所谓的800恶鬼。

这800恶鬼随着佛教的东传于是也就来到了东土。据说东汉末年所谓的张角黄巾之乱,按照中国民间讲,其实那就是800恶鬼领头祸乱人间。刘关张三兄弟初试身手与曹操剿灭青州军实际上也就是在诛灭这800恶鬼。当然《无神论》主义者们是不相信这些的,甚至还把恶鬼们推崇为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动力。其实《无神论》者们到底应该属于是“唯物主义”呢?还是应该属于《撒旦教》的恶魔门徒呢?实际上这也是不言而喻的。谎言说多了,尾巴总是要露出来的。

七、文明阶段与涌入效果

大家已经知道,我们把3000年的“天子时代”划分为各自1000年的三个阶段。按照项目管理的逻辑,三个阶段的管理机制与管理逻辑其实各不相同。因此三个不同阶段“开门开启”的效果也是不同的,特别是在人类文明初期、中期与后期天门分别开启也会有不同的效果与意义。

比如在人类文明的初期开启天门,是向人类文明这个结构体“注入”思想种子、“注入”人类文明“质性”的DNA、“注入”初始动力、“注入”先天能量、也就是“注入”一种“善能量”,同时成就了人类文明的思想巅峰。然而成就人类文明“思想的巅峰”其实属于一种副产品,是人类文明可以认识的到的东西。

而且,在初始阶段注入的思想种子相对比较纯净,混杂进来的副产品、负向思想也比较少,而且宇宙思想的来源也比较高。因为那个时代一般的宇宙生命对于人类文明的真正意义还没有太多的预知。除了创世主细心的安排之外,其它思想的干扰因素也比较少。

然而到了人类文明“末期”阶段的时候,更多的宇宙生命看清楚了或者自以为看清楚了人类文明的意义,因此一旦“天门开启”,想介入人类空间的生命就比较多,这时一定“天门开启”,那么混杂进来的相对低层次宇宙空间的生命也会比较多一些。当然说是所谓的“低层次”其实还是比人类文明的层次高。其实所谓的外星人那就是在人类文明“末期”开门的时候混进来的。我们在第七章中将要给大家讨论的关于“1644年的意义”实际上也与此有关。

不知道是否有读者看过《月唐演义》这本书?《月唐演义》,就象《封神演义》一样,一般人们只是当成随便的《演义》而已。其实《月唐演义》所讲的就是“天子时代”走到文明的中间阶段、也就是走过中间节点之后所发生的超越人类力量的人类文明机制调整的事情。为此青龙星与白虎星需要几次下界,调整大唐江山的安排。这些事件所对应的时间点,恰恰是“天子时代”在时间结构上的黄金分割点附近的事情,也就是大唐李隆基时代的事情。

可见“天子时代”三阶段“天门开启”的效果不同。第一个阶段决定人类文明的DNA,播撒思想的种子,是最正性的;第二个阶段主要是调节的意义;而第三个阶段,也就是末期阶段,一旦“天门开启”,混杂进来的因素就会很多。其实当今的人类社会形式,在很大程度上与第三阶段“天门开启”时混杂进入人间的因素有关。

这里本人还是需要再给大家说明一下,本章十论的观点其实都只是代表本人的个人观点。都只是从本人的认知体系中推理出来的东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