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3日星期日

先天下之忧而忧 (上)(中)—— 谈宋代文人的忧国忧民思想及其文学创作主题 / 文/静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2/先天下之忧而忧(上)-275463.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孟子曾说:“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意思是说禹、稷见人有溺水或饥饿,如同身受,这是“人溺己溺,人饥己饥”的仁者之心。中国文学有文以载道和诗言志的传统,宋代的文人士大夫对传统文化中所倡导的仁爱有深刻的理解且躬身践行,并将其反映到文学作品中,范仲淹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岳阳楼记》),正是宋代文人士大夫所向往的风范。


受儒释道三家思想的影响,宋代文人多抱有经世济民的夙愿又非常注重自身的修养。宋代时常常面临着外族入侵的危机,北宋时期,辽和西夏经常侵扰边境,到了北宋末年,金兵更长驱南下,直至倾覆了宋室江山。南宋时,朝廷偏安于一隅。面对中原沦陷、生灵涂炭的形势,有志之士纷纷主张收复失地、救民于水火,他们学文兼学武,定下了“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报国之志。忧国忧民成为宋代文学的主要基调,留下了许多千古传颂的名篇,如岳飞的《满江红》等作品成为后人汲取精神力量的源泉,反映出一代知识分子的道德良知。以下举几个例子。

范仲淹“予尝求古仁人之心”

范仲淹受儒家兼济天下和佛家大慈大悲的影响,从小就立下“不能利泽生民,非丈夫之志”的誓言,并一生都坚守这一信念,史载其“少有大节,其于富贵、贫贱、毁誉、欢戚,不一动其心,而慨然有志于天下。”他为官则勤政爱民、奖掖人才,居乡则自奉俭约、乐善好施,修水利、举人才、置义田、兴义学、济贫困等。他任参知政事(副宰相)时,提出十条治国建议,重在整顿吏治,因此触怒了权贵,受到诬陷,以莫须有的罪名被贬为邓州知州,他将个人的荣辱置之度外,坚持为民请命,欧阳修等人为其辩诬上书朝廷,称赞范仲淹是“天下至公之贤”。

范仲淹阐发孔孟的精神,立身行道,在《岳阳楼记》中写下了“予尝求古仁人之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他以古仁人为榜样,提倡的这种“先忧后乐”的精神成为正直的士大夫立身行一的准则,把人们从物质环境的优劣和个人的得失中超脱出来,挣脱名利缰索,进入无私的境界。史载其“每感激论天下事,奋不顾身,一时士大夫矫励尚风节,自仲淹倡之。”

面对西夏对北宋的威胁与进攻,作为一名儒家士子,他始终为西北战事而担心,并由此“痛心疾首,日夜悲忧”,被任命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后,带兵戍守西北。他在抗击西夏中,运筹帷幄,连西夏军都说他“胸中自有百万甲兵”。他体恤士卒,体察民情民意,尽显其儒者风范,因此又有“儒将”之称。他以边塞生活入词,首创豪放词风,将边塞将士戍边的情景、苍凉悲壮的审美意境注入词中,如他在《渔家傲》中写的“燕然未勒归无计”、“将军白发征夫泪”,就是边塞将士们忧国思乡的写照。

范仲淹与当时的一批重要文人如欧阳修、梅尧臣、苏舜卿等,主张诗词要有反映现实、针砭时弊的社会功用,开拓了诗词的意境,一扫五代时期文坛浮华轻靡的流风,建立了清新、秀美、刚健、婉转的文学风格。他在《唐异诗序》中写道:“诗之为意也……锵如乐府,羽翰乎教化之声,献酬乎仁义之醇。上以德于君,下以风于民,不然何以动天地而感鬼神哉?”不仅承续了传统的诗教观念,并进而提出“意必以淳,语必以真”的创作要求,其作品在艺术上亦呈现出淳朴、淡远而真切的特点。

他的很多作品立足于“民”,抒写民心民意,体现了儒家民为邦本的思想。如他知任邓州时,适逢邓州数月干旱,二麦枯黄,百姓发愁,他更是急在心上,多次向朝廷奏报旱情,并虔心敬意祈祷上苍,待到普降瑞雪,人们纷纷向他祝贺。他想到来年五谷丰登的情景,百姓有个好收成,于是抒发自己心中的喜悦,在《依韵答贾黯监丞贺雪》诗中写道:“常愿帝力及南亩,尽使风俗如东邹。谁言吾人青春者,意在生民先发讴。”

范仲淹期盼风调雨顺,带领属吏于孟春正月祭祀风神,他在《祠风师酬提刑赵学士见贻》诗中写道:“所祈动以时,生物得咸遂。勿鼓江海涛,害我舟楫利。旱天六七月,会有雷雨至。慎无吹散去,坐使百谷悴。高秋三五夕,明月生天际。乃可驱云烟,以喜万人意。”他祈祷风神刮风要大小适时,以使万物生长,百姓安居,不要刮大风影响水路交通。六、七月间雷雨天,不要刮风吹散云彩,引起天旱,使庄稼枯黄。秋高气爽的十五晚上,若有云彩遮住月亮,要把云彩吹散,让天下百姓享受明月清风而欣喜。他理想中的社会则是:“长戴尧舜主,尽作羲黄民。耕田与凿井,熙熙千万春”(《依韵答提刑张太博尝新酝》),希望百姓能够生活在象尧舜那样的盛世。

欧阳修“忧民之忧,乐民之乐”

宋代的文人士大夫往往非常重视文学的教化功能。欧阳修在文学观点上提出“文者以明道”,强调道统的修养,提出“道胜者,文不难而自至”,提倡简练、平易自然的文风,反对追求靡丽、形式,对宋代和后代文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被称为北宋文坛的领袖。

欧阳修认为儒家之道是与现实生活密切相关的:“六经之所载,皆人事之切于世者。”(《答李诩第二书》)孟子曾说:“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欧阳修关心人民疾苦,乐于为民谋福,其为人为文包含着他对国事民情的关切。他在《相州昼锦堂记》中写道:“惟德被生民,而功施社稷,勒之金石,播之声诗”,指出要将恩惠德行遍施于百姓,报效国家,这才是士子们所推崇的啊。

欧阳修一生在朝廷和地方居官四十多年,勇于言事,风节凛然。其文章内容充实,形式多样。他多次上书或著文揭露、抨击时弊,如他在《准诏言事上书》中说:“从来所患者夷狄,今夷狄叛矣;所恶者盗贼,今盗贼起矣;所忧者水旱,今水旱作矣;所赖者民力,今民办困矣;所需者财用,今财用乏矣。”在《本论》中又说:“财不足用于上而下已弊;兵不足威于外而骄于内;制度不可为当世法而日益丛杂。一切苟且,不异于五代之时,此甚可叹也。”他在《原弊》、《准诏言事上书》、《本论》等文中所提出的各种建议,与范仲淹所提出的十项主张互为呼应。他在诗歌《答杨子静祈雨长句》中,也写出了“军国赋敛急星火”、“然而民室常虚空”的社会现实。欧阳修虽官至宰辅,因为他一向支持韩琦、范仲淹、富弼等人的建议,上疏为他们辩护,也被捏造罪名,几经贬谪。

欧阳修遭贬后,历任滁州、扬州、颍州、应天府等地方官。面临逆境,他不计个人的得失,始终坚持自己的理想。他实行“宽简之政”和仁政爱民之策,“节用以爱农”,使政治清明,百姓安居乐业,他为此而欣慰。然而国家朝政的积弊不能消除,他又心怀沉重的忧虑。他写了许多以社会现实为题材的作品,以及对历史题材的吟咏等,抒怀达志。

他被贬到滁州作太守时,与民休养生息,使年丰物阜,且与民同游,“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于是其笔下便出现了回肠荡气的《醉翁亭记》。在《醉翁亭记》中,他以朴实、醇厚和热情抒发了寄意山水,与民同乐的感怀:身处“翼然临于泉上”的小亭,“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意即人们只知道跟随太守一起游玩的快乐,却不知道太守是以能使人们快乐而快乐啊。“乐其乐”、“同其乐”,给世人展现出一幅人间祥和的画图。

他在滁州写的另一篇《丰乐亭记》也是围绕“先忧后乐”、“与民同乐”这一人生和文学的主旋律来写的,文中对滁州的历史故事、地理环境乃至民风民俗都作了细致的描写。他写道:“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闲……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可以看出,“群山之相环,云烟之相滋,旷野之无穷,草树众而泉石嘉”之美,这并不是欧阳修真乐之所在,他的真乐是“吾君优游而无为于上,吾民给足而无憾于下;天下之学者,皆为才且良;夷狄鸟兽草木之生者,皆得其宜”,意思是他的真乐在于实现儒家仁政理想:君主宽仁化民,百姓丰衣足食,天下学者都贤德有才能,边远夷族鸟兽草木生长都适当合宜。

他在诗作中描绘农村的田园风光,如他在《田家》中写的:“绿桑高下映平川,赛罢田神笑语喧。林外鸣鸠春雨歇,屋头初日杏花繁”,绿满平川、鸠声悦耳,杏花映日,写出雨后新晴的浓浓春意及田家生活兴旺的气氛,同时也写出作者与民同乐的喜悦。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3/先天下之忧而忧-(中)-275466.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苏轼为文强调“明道”、“致用” 、“有补于世”

苏轼学识渊博,熟谙儒家、佛家经典,其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等艺术独树一帜,自成流派,皆具有极深的造诣,后人称其“诗、书、画”三绝。他强调为文需“明道”、“致用” 、“有补于世”,并说“吾所为文必与道俱”。苏词风格多样,拓展了词境,创立了豪放恢宏的词风。

苏轼秉性正直,为人坦率,年少时即有济世之志,入仕后勇于进言,屡遭排挤、贬谪,先后在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过地方官,晚年时又被贬到偏远的海南,但他“超然物外,不为物役”,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他在《定风波》中写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面对逆境,且看其态度“莫听”、“何妨”、“谁怕”,他的这种“不动心”,便是真正的“定风波”。

苏轼始终不忘“致君尧舜”,上书《策略》五篇、《策别》十七篇及《策断》三篇等,都是针对社会时弊。他在《刑赏忠厚之至论》中援引古仁者施行刑赏以忠厚为本的范例,阐发了儒家的仁政思想:“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民之深,忧民之切,而待天下以君子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指出尧、舜等古圣王爱民之心多么深厚、忧民之心何等急切,而且以待君子长者的态度来对待天下人。有人做了一件好事,立即奖赏他、赞美他,为他有一个好的开端而高兴,并勉励他坚持到底;有人做了一件不好的事,处罚他随即又同情他,让他引以为戒,使他改过自新。

苏轼体恤民情,常把耳闻目睹的民间疾苦写进诗中,说“见事有便于民者,不敢默视也,以诗人之义,托事以讽,庶几有补于国”。如写北方遭受旱灾的农民:“三年东方旱,逃户连欹栋。老农释耒叹,泪入饥肠痛。”(《除夜大雪留潍州元日早晴遂雪复作》)又写南方水灾侵袭下的百姓:“哀哉吴越人,久为江湖吞。官自倒帑廪,饱不及黎元。”(《送黄师是赴两浙宪》)

在杭州,他修浚了关乎百姓安危的湖堤,至今还被人们称为“苏堤”。当时逢洪涝灾害,苏轼到各地去赈灾,连连写奏章向朝廷反映灾情民生,呼吁朝廷减免赋税。他在《吴中田妇叹》中说:“风霜来时雨如泻,把头出菌镰生衣。眼枯泪尽雨不尽,忍见黄穗卧青泥。”描写出真实的民生疾苦,暴雨台风,使即将丰收的黄穗,卧倒在田泥中,人们伤尽心、落尽泪,也不能止住暴雨如泻啊!

苏轼知任徐州时,将徐州治理得井井有条。他曾经写了五首《浣溪沙》,把农村生活题材引入词作中。他笔下的老农、村姑、船夫、渔人、幼童等,都是非常富有农村乡土气息的。观其中一首:“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写他在村郊的见闻与经历,完全是陶渊明笔下的“归田园”风趣。枣花飘落,茧子丰收,他从村南走到村北到处都听到缫车声,与卖黄瓜的叫喊声融在一起,这是多么和谐的农家乐章啊!他虽任州官,却平易近人,想喝杯清茶,所以小心恭敬地“敲门试问野人家”。“敲门试问”也成为这首词的最为传神之笔。

西夏入侵边境时,苏轼在《江城子•密州出猎》中表达了渴望报效国家的壮怀,他在词中以“老夫”自居,但“少年”的豪气不减,“鬓微霜,又何妨”,渴望“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像汉代云中郡太守魏尚一样英勇戍边。而词中“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英雄气概正是其自我心理形象的写照,古时以天狼星主侵掠,这里指击退犯边的西夏,报国的赤诚之心跃然纸上。

岳飞“还我河山”之浩气

靖康之难后,金兵长驱南下,中原沦陷、山河残破、人民流离。岳飞是南宋时杰出的抗金将领,历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他精忠报国,文武双全,胸怀“还我河山”的抱负,率领“岳家军”抗金破敌,屡建奇功。然而却遭到奸臣秦桧的陷害。宋孝宗时,岳飞得到平反昭雪,被追谥武穆,后被追封鄂王。

岳飞精韬略,善运筹,博采众谋,行师用兵善谋机变,作战指挥机智灵活,不拘常法,强调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他严于治军,体恤士卒,爱民如子,缔造的“岳家军”军纪严明,以“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著称,每战必胜,令金兵闻风丧胆,金兵叹称:“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岳飞的诗词作品气势磅礴,有着强烈的感染力,无不体现出其思念中原、时刻不忘肩上重任的忧民心怀。其词上承苏轼,下启陆游、辛弃疾等,词风豪放,正气恢宏。提起岳飞的词,想必首先进入人们脑海的便是那首广为后人传诵的《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词的一开头便有壮志凌云之势,读之令人动容;而视功名如尘土,只思收复疆土,又是英雄何等胸襟!“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似长者之教诲,令人深思。收尾数句,英雄气概、壮士心怀,令人神往。这首词饱含力量,那种铿锵有力、一往无前的精神,几百年来激荡于中华大地。清人陈廷焯读其词时说道:“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下读之,凛凛有生气焉。”

岳飞的另一首词《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也表达了同样的心志。当时,岳飞出兵收复襄阳六州,朝廷却要求他班师回朝。他仍不断上奏,要求选派精兵直捣中原,收复失地。在鄂州,岳飞到黄鹤楼登高,北望中原,写下了这首词。词中先描写了东京开封当年花街柳陌、龙楼凤阙、处处笙歌的繁华气象,然后笔锋一转,写道“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描述虏骑满郊野、千村尽寥落、人民填沟壑的惨景,紧接着抒发了自己希望立即统兵北上、复我河山,词中末了归结到“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表达出其再造太平的宏大志愿。

岳飞始终坚持抗金主张,率军经过宜兴时,作了《五岳盟祠记》的题壁誓词。文中先言自己从军抗金经历,再表自己恢复中原、忧虑国事的心情,直抒胸臆,其人格、个性、抱负真切可感,给人以巨大的震撼力。他领兵路过南阳时,来到了南阳武侯祠,道士请他题词留念,他书写了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并写有跋语:“绍兴戊午秋八月望前,过南阳,谒武侯祠,遇雨,遂宿于祠内。更深秉烛,细观壁间昔贤所赞先生文祠、诗赋及祠前石刻二表,不觉泪下如雨。是夜,竟不成眠,坐以待旦。道士献茶毕,出纸索字,挥涕走笔,不计工拙,稍舒胸中抑郁耳。”体现出他和诸葛亮一样的报国安民之心志。其书笔力雄逸,气韵生动,流传后世。

岳飞驻军在安徽池州时,写了《池州翠微亭》:“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好水好山看不足,马蹄催趁月明归。”记述了他在长期紧张的军旅生活中,根本没时间登高观景,这次难得有机会登临池州翠微亭,看不够的祖国大好河山,直到夜幕降临,才在月光下骑马返回。岳飞率军经过洪州时,适逢当地久旱不雨,民不聊生,他路过龙居寺,在《题鄱阳龙居寺》中写道:“潭水寒生月,松风夜带秋,我来瞩龙语,为雨济民忧。”大意是:月光下幽深的潭水闪耀着波光,夜里松林中的凉风带来了几分秋意,这里不是龙居寺吗?既然能呼风唤雨的龙在此居住,我来嘱咐龙几句话,赶快降雨以解除百姓的忧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