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

中共的庭审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中共的庭审秀-280518.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多年前,一家企业的副总邀请我去观看他们企业的一场官司的庭审,他饶有兴致地对我说:“让你见识一下共产党的法庭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一场经济官司,老总所在的企业是被告方,原告是外省的某家企业。进入法庭,就见原告方一行五、六个人,个个忧心忡忡、焦虑不安,和这边老总的泰然自若形成鲜明的反差。

法官在众人的注目下翩然而至,在一本正经的讲述了案件大致经过后,就进入了法庭问话环节。首先,法官阴沉着脸,向原告提出了许多问题,可是每次不等原告回答完毕又声色俱厉地将其打断,弄得原告一个个更加惶恐不安。接着,法官转过头来向老总问话,我惊讶地发现,他那刚刚还乌云密布的脸一瞬间变得晴空万里,声音也顿时柔和了几许,仿佛不经意间变换了频道,而一旦他转向原告,又马上调回原来的频道。剩下来的庭审过程,他都是这样快速切换着表情,让人分明感受到“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的冷暖情状。我无心再听庭审的内容,只是好奇地望着法官,惊讶于他将川剧的变脸术玩得如此熟络。

因为证人没有到场,当庭没有宣判。庭审结束时,原告欲哭无泪,一起拥到法官周围,几乎是哀求着要他行行好,让他们少受些损失。老总则催促我快速离开了法庭。

一出门我就问他:“你花了多少钱摆平的法官呀?”他不无得意地说:“法官是我政法大学的同班同学。”他接着又调侃道:“只是这小子太不会装了,表演得也太过明显了。”我又问他:“证人为什么没有到庭呢?”他的回答令我更加惊讶不已,他说在这之前,法官就给他出主意,让他把证人打发到外地去了,等结了案再回来。这样,这场官司就万无一失了。

这一次体验真是让我长了见识,看到了一场货真价实的中共所谓“人民法院”的“公正”审理。虽说以往总是听说司法是多么的腐败,但百闻不如一见,这一见之后才茅塞顿开,原来中共一向标榜的所谓公平、公正、公开审理,就是一场骗你没商量的庭审秀啊!法官们只不过按照早就精心编排好的剧本卖力地表演一番而已,结局早已没有悬念,真正的罪恶也被隐藏在了舞台剧的幕后。只是可怜的老百姓还信以为真,真以为司法公正,可以为自己讨回公道呢。

多年后我还一直在想,一般而言,法官都会装模作样地将角色扮演到底,不动声色地将人糊弄过去,就像那位老总说的,至少也要装得象一点,为何偏偏让我看到了那样一位法官的几乎不加掩饰的夸张表演呢?或许就是这位老总希望的,让人见识一下共产党法庭的真实面目吧,因为即使这位受益于中共体制的老总,对中共的邪恶和虚伪也是痛恨的。

后来我再也没有进过法庭,总觉得那地方太过肮脏。直到有一次据说要公开庭审法轮功学员,我才尝试着进去旁听,想看看中共对它定性的所谓政治案件的庭审比普通案件又多了哪些花招。

我和许多法轮功学员早早就到了法院门口,不料不但我们不被允许进入,连当事人的家属都被阻挡在法院大门之外。数不清的警察荷枪实弹,将法院围得水泄不通,便衣警察则忙着四处摄像、抓人,真是风声鹤唳、如临大敌。当局的举措引得众人在一旁嘲笑,如此虚张声势真的有必要吗?要知道,当事人只是几位手无寸铁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平头百姓呀。

那次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法官的表演,但之后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内幕不时经由正义人士或家属传出,明慧网上也有大量翔实的记载。不外乎是,庭外装模作样地制造着恐怖,庭内却上演着比我之前见识的更加丰富多彩且更加荒诞不经的闹剧,法官的表演更是疯癫得令人发噱。

如当一位辩护律师指控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伪造证据以及程序不合法时,法官当庭指使警察将这位律师赶出了法庭;当法轮功学员诉说遭受的酷刑折磨时,法官粗暴地打断他们的陈述;当律师指出信仰自由,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合理合法,刑法三百条根本不适用于对他们定刑时,法官怒不可遏,一面乱敲法槌,一面咆哮:“不要和我谈法律,我们只讲政治。”或者叫嚣:“你再讲,我就连你也一块抓起来。”真的就有许多律师当庭被打被抓。

这些法官的表演几近疯狂,不仅严重渎职,驱赶和殴打律师更是肆无忌惮地亵渎法律,而他们竟然敢赤裸裸地宣称不讲法律,无异于昭告天下,他们只是一群听命于中共的傀儡,根本不可能有司法公正可言。事实也真是这样,他们一切都受命于上级机关——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组织“六一零”。 他们的枉法裁判,不过是任意绑架、强迫失踪、刑讯逼供、伪造证据、酷刑折磨等等犯罪链上的一环,不过,中共精心打造的这一环,经由法官们的尽情表演,巧妙地掩盖了以上所有的罪恶。

这几日,沈阳小商贩的死刑激起了民众如潮的愤怒,二十五名律师发表联合声明,抗议最高法院对该案在证据存疑、程序违法的情况下通过死刑覆核并立即执行,并说:“司法杀人,再添血债”。可见,这场历经几年,多位名律师参与,众多网民一面倒的关注的官司,也不过和大多庭审一样,走了一个糊弄人的过场。

经过这一次次庭审秀,再愚蠢的人都看清了,中共所谓的司法审理,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所谓“人民法院”,根本就是中共假法律之名欺压人民的场所;原本神圣的法律,在中共的蹂躏之下,已沦为一块遮羞布,或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迫害工具,杀戮无辜的工具。中共打着“依法治国”的幌子,却干着破坏法治、屠杀人民的邪恶勾当。这样的一个流氓政权,老百姓还能够相信它吗?何况上天也不会给它永远表演下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