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星期四

九宇文明统之五:末劫平地妖风起,三百年间乱西东 / 作者: 宋紫凤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2115言文明之发展者,要在考察其变。即如第二章所述,文明百脉,信仰为中,道德相通。则其为变也,不离其中,变之善者,自离道远,变之乱者。回溯人类文明史,文明众部各有消长,整体则以信仰为驱动,以道德为宗旨,以华夏文明为中心,于诸天之下交流相荡,数千年之久运化不息。直至近三百年间,文明趋势出现反动,冲击信仰而文明中脉一断而绝,背离道德致正统失守邪灵出世,颠覆中心使华夏文明摧残殆尽。察此变乱之迹,则文明劫运祸起二端,一为科学之变异,一为共产邪灵魔乱人间。

文明变乱之一:科学变异

科学者,本为文明之一部,以体系而论有东西之分。东方华夏文明,其科学体系以天地人三才为研究对象。西方现代文明,正如毕达哥拉斯所谓「万物皆是数」,其科学体系则以数为研究对象。同为文明之一部,故而,东西方两大科学体系只研究范围有别,实则皆是对天道规律之探讨,简言之,前者乃以宇宙为范围之立体探讨,后者则以人间世为范围之平面探讨。

纵观西方科学史,其最初奠基者皆为古希腊诸贤,如毕达哥达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彼在世时每以神使自任,其视科学者,或为信仰升华之道,或为道德教化之途。而西方科学发展阶段中,成就最卓著者牛顿,则直言星体轨道所以然者乃神迹所使。而直造西方科学体系巅峰之爱因斯坦,其神学著作达95%,而其科学著述,为后人倍加推崇无人超越之相对论,不过爱氏学说九牛之一毛耳。

时至十八世纪中叶,西方科学始有变乱之兆。一批所谓科学家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以人间世之一二发现,以为全宇宙之真理。以学浅不足以论证神之存在,而疑神学所言皆为虚妄,康德,伽利略等皆此辈之代表。且此趋势愈演愈烈,发展至工业革命后,延烧西方,其间虽有牛顿,爱因斯坦等一二巨子之出,终无济于世风之颓堕。

而科学变乱之另一推手则属十九世纪达尔文之进化论祸莫大焉。其为论也,否定上帝造人说,斩断人神关系,而人类文明出于神传之根源,之正统,之神圣皆就此一断而绝,于是邪说滋生,悖论层出,正以人间无道,故而魔乱世间自此可无所忌惮矣。

文明变乱之二:共产邪灵

正值科学变乱之际,另一邪灵亦蛰伏已久,蠢然欲动。先是,此邪灵脱胎魔教,号曰共产主义,其后,妖风东渐,炼形中共,毁灭华夏中心文明,大行魔道祸乱世间。

具体而言,十九世纪中叶,西方有名马克思者,早年加入撒旦教,所谓撒旦教乃以向神复仇为最高教义之魔教。而马克思之为魔教代言,先借科学于信仰之冲击,发展而成所谓马克思主义之科学无神论,又以达尔文进化论及社会达尔文主义进而为阶级斗争论,更鼓吹人类最蒙昧野蛮之暴力革命论,可谓集邪恶之大全,及其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出炉,则直陈不讳自谓「共产主义之幽灵在欧洲游荡。」

此时之中土,自十八世纪初乾嘉朴学之兴,二百年间斤斤于文字,而华夏文明如浩浩江海忽入扼喉之狭,大非昨日之气象。时至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严复译《天演伦》,正式引入社会达尔文主义。其时,华夏精神不在,文明正义已失,疑古之风泛滥,邪见逆论横生,乃致马列西来之前,中土已有与彼气味暗合者,譬如康有为之流,其于《大同书》中所设想之大同世俨然共产主义社会之中文版。五四运动后,共产主义邪灵西来,而与中土之所谓新思潮一拍即合,不二三载,即于1921年成立共产国际之中国支部,名之中国共产党,此物之邪,专以毁灭人类文明为务,自创一与人类中心文明――华夏文明背道而驰之「假恶斗」邪党文化,而华夏文明旷古劫运就此揭幕。

近世有奇书《九评共产党》,系统论述中共起家之史,发展之迹,揭示其欺世谎言,滔天罪恶,邪灵本质,字字真金,如九剑出鞘,直捣邪共七寸,是为正本清源之法宝,镇邪灭乱之灵符。盖有真经在上,故本文于此不作多言无益之赘述,仅推荐读者一读《九评》,而此共产邪灵为祸华夏,摧毁人类中心文明之始末,必了然目前。

自近代科学变异及共产邪灵出世,致神传文明根基动摇,华夏文明摧残尤甚,而文明众部之变异亦随踵相继。时至今日,文明众部,千门万类,非以修炼为主题,竟代之以足欲,非以道德为宗旨,而论之以功利。譬如资本主义,本为勤俭节制积累财富荣耀上帝,演成今日之享乐主义,金钱至上。艺术门类本为教化之道,升华之途,演成今日之休闲娱乐,甚至魔性纵欲。哪怕修炼之法有如瑜伽、气功之类,竟未免伦为美容塑身减肥之用。呜呼,考察三百年间文明变乱之迹,始知邪灵为祸,岂偶然哉。人非自离道远,自断神脉,彼何能有隙可乘。今日华夏文明呼吸存亡之际,吾辈欲履绝地而后生,欲挽劫运于坏灭,亦必先从自我做起,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根除党文化及无神邪论流毒。非此不可与言未来,非此何以复望中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