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9日星期六

CNN:来自中共劳教所的万圣节“SOS”真实而恐怖


 图:在万圣节饰品中发现的来自中共劳教所的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9/CNN-来自中共劳教所的万圣节“SOS”真实而恐怖-282463.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刊登了记者Steven Jiang题为“来自中国劳教所的万圣节‘SOS’真实而恐怖”的文章,讲述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在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他藏在奴工产品中的一封求救信漂洋过海,抵达俄勒岗州一个美国家庭,引发全球关注的故事。

文章说,在俄勒冈州居民朱丽·凯斯(Julie Keith)房子的台阶上,摆放着几个南瓜。在门廊的地方,有三个假墓碑饰品,就象他们去年摆放的装饰一样。

四十三岁的凯斯说:“我觉得有义务每年使用这些装饰品,那些制作这些无聊的装饰品的人受到酷刑折磨,我感到很悲伤。”凯斯与她的丈夫和二个年幼的孩子住在这里。

凯斯是二零一一年花二十九美元在Kmart商店购买的 “全食尸鬼”饰品。去年万圣节前,当她打开包装,一封信掉了出来。

写信到人用蹩脚的英语发出了呼救:“如果你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把信转交给世界人权组织。我们这里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

* 长时间的劳役和虐待
 
这封信详细描述了在中国的马三家劳教所,被关押者制作装饰品要忍受长时间的劳役,并遭到酷刑折磨、打骂和体罚。

“一开始我很吃惊,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骗局,”凯斯回忆说。她在一家连锁旧货店和捐赠中心任项目经理。“我读了信后,在网上搜寻了一下。我意识到,这封信讲的是真的。”

“我知道中国有劳教所,但这件事让我惊醒。我不知道写信的这个人在劳教所是否还活着。这封信能从中国一路来到这里,简直是奇迹。“

凯斯找到人权团体,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然后,她把这封信贴在了脸书上(Facebook)。《俄勒冈人报》在报纸头版报道了这件事。

凯斯在万圣节不寻常的故事快速流传,成了国际新闻,并且中共最臭名昭著的劳教所成了关注的焦点。

* 法轮功学员张先生的经历
 
最近的一天早上,远离大马士革大约六千英里的地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走进了CNN驻北京的办事处。他跟我谈起了半个地球之遥的事。他的声音柔和平静,但不时透着一丝痛苦和力量。

“我看到了那个装饰品。我想,这些产品会被运到讲英语的国家。”他说:“我知道圣诞节,但我们在制作骷髅,我不太了解万圣节。但是我想告诉外面的世界,劳教所都发生了什么。”

经过数月的查寻,CNN终于找到了写求救信的人。他说凯斯在万圣节饰品中发现的信是他写的。他因惧怕再被关进劳教所,他要求CNN采访他时,不要暴露他的身份。

被称作“张先生”的写信人是法轮功学员。他说他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被抓捕,并被判在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两年半。他说:“对于没有到过马三家劳教所的人,那儿的情况难以想象。它们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剥夺你的尊严,侮辱你。”

张先生讲述劳教所里系统采用殴打、剥夺睡眠和酷刑,特别是对像他这样拒绝放弃信仰的人进行折磨。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他甚至无法用言语表达。

* 秘密信息
 
为了实现他曝光劳教所罪恶的计划,他偷偷从要写思想汇报用的练习簿上撕下几页纸。他和一个他的同乡,负责监视他的轻犯成为朋友,并从他那里得到了圆珠笔笔芯。

张先生说:“我们把它们藏在床架里,只能等到夜深时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写,劳教所所有的灯始终都亮着,每个监室有一个犯人值班看着我们。”

张先生演示着他当时在床上的情形:我侧着身,脸面向墙壁,这样监视的人只能看到我的背。我把纸放在枕头上,慢慢的写。

张先生大学毕业。写这封信,花了他二、三天的时间。过程中充满危险和艰辛。他说:“我尽量利用每张纸所有的地方来写。每封信略有不同,我记得有的信里写了紧急求救SOS,有的没写。”

他说:“对我来说,用英语写信非常困难。虽然我学过英语,但从未练习过说英语,或写这么多字。所以我在信中还用了几个中文字。以确保不会因为我的英文错误,把意思弄错。”
二零零八年,他在不同的万圣节饰品中藏进了二十封信。终于有一封信四年后被人收到,成了报纸的头条新闻。

* 在劳教所里
 
十月下旬,马三家一带,秋色迅速消失,气温骤降,夜间几近冰点。驾车往镇上开去,景象是贫瘠的农地和挂着租金低廉广告的工厂厂房。

马三家所在的镇位于沈阳附近,如果不是因为劳教所的恶名,它只不过是中国东北工业地带的一处偏僻角落。沈阳是辽宁省省会和八百万居民的工业基地城市。

两个牌子装饰着镇中心的一个入口处。一个牌子写着“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所”字不见了,另一个牌子写着“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

里面有三组低层建筑。管理办公室被漆成白色,女囚犯的监室大多是红色,男囚犯监室大多是米色。高耸的蓝色混凝土墙壁或绿色的倒钩铁丝围栏围绕着犯人区域,每个角落有岗楼。

来自附近村庄五十岁的农民刘华(音译)指着一个没有标记的大门惊叹:“哇,他们已经拿掉了男子监区前的牌子。你看,那边仓库式建筑就是张先生这些人做劳工的地方。”

载着刘华女士和CNN员工的面包车在监区附近停了下来,她开始了回忆。

刘华站在围栏外说道:“我被关在楼里209室,早晨四点十五分起床,从早上六点开始干活到中午,有三十分钟的午饭和上厕所时间,然后继续干活直到下午五点三十分,如果活儿太多,我们不得不干活到午夜。如果你不能完成你的定额,你会受到惩罚。”

* 最后一批囚犯
 
刘华听到当局在九月中旬释放了最后一批犯人后,才敢回到这里,显然这里的设施将被关闭。

刘华因抗议地方官员非法征地去上访,曾两次被关进马三家劳教所。她总共在劳教所度过了两年半的时间。她第一次被关押时张先生也关在这里,但释放后两人才见面。刘华想起制作销往意大利的羽绒服和销往韩国的衬衫,她仍不寒而栗,繁重的劳工几乎毁了她的健康。

她说:“我什么活都得干,匹配面料、分拣材料、剪掉松脱线头。每天,我都重复着七个工作步骤,总共约二千四百个步骤。”

刘华患有高血压和营养不良,有一次她干活时晕倒了,但劳教所拒绝给她医治。警卫还下令囚犯殴打她两次,囚犯用塑料凳子和盆打她,打得如此狠以致她失去了知觉。“但我恢复了意识后仍必须干活,这个地方是人间地狱。”

* 劳教所的恐怖曝光
 
去年四月,一本中国杂志《视觉》(Lens)发表了对包括刘华在内的十几名前女囚犯的长篇采访文章《走出马三家》,披露它的围墙里面的惨状,详细叙述劳教所里骇人听闻的劳役和生活环境,以及频繁的使用酷刑。马三家劳教所臭名昭著的恐怖行经得到印证。

中国记者也采访了两名马三家前官员,他们说马三家在其高峰期收容了五千多名犯人作为免费劳动力,包括那些出口劳工产品在内创造了年收入近一亿元人民币。

文章中提到在美国的万圣节装饰包中发现的马三家控诉信,也指出这条劳教所的消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当记者询问一名官员时,他证实该信确实来自马三家男囚区。

* 数以百计的劳教所
 
马三家只是中国数以百计的劳教所之一。

劳教系统成立于一九五七年,该系统允许警方扣留轻微犯罪如小偷、妓女和吸毒者,未经审判在劳教所关押长达四年。一个联合国人权论坛在二零零九年的报告中说,中共承认有三百二十个这样的设施,全国范围内关押了十九万人。其它估计则认为劳教囚犯人数要高得多。

长期以来,当局被指责滥用劳教让异议者闭嘴,其中包括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活动家和法轮功学员。

浦志强律师说,劳教系统的继续存在表示,中国仍然是一个警察国家。浦志强是一名杰出的北京律师,他批评劳教系统,并在法庭上为批评政府者辩护。他说:“劳教系统违反中国自己的宪法和法律,以及它已经签署的国际公约。”“真正危险的是无约束的警察权力。”

* 劳教所走向末路
 
一年前,由于最高领导层的变化,中共政权可能最终准备废除有争议的劳教系统。

目前,辽宁似乎在为这个不可避免的结局做准备。中共媒体引述官员的话说,劳教系统停止接受新囚犯,改名为戒毒中心,并减少工作人员。

俄勒冈州的凯斯女士,在等待她的政府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她发现这封信后与美国海关官员进行联系,因为美国联邦法律禁止进口强迫劳动产品。

CNN联系了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一位女发言人拒绝证实是否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她说:“这些指控非常严重,属于高优先级调查。这些活动不仅对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也将工人置于危险中。”

* 劳教产品供应西方国家
 
拥有Kmart商店的西尔斯公司就其商店出现中国劳教所产品表示,“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没有发现将生产承包给劳教所的证据。”但该公司补充说,不再从这家公司进货。

张先生被从马三家劳教所释放,但他仍在噩梦中,他悄然地生活在北京。去年,他已经遗忘的信被凯斯女士发现,成为新闻,他与其他人一样惊讶。他通过朋友向凯斯发出一封信,感谢她的正义行动,帮助绝望中的人们实现一个好的结局,同时提醒她,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就像一个大的劳教所。

凯斯女士回应说:“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购买的饰品墓碑蘸着假血,而制作这些饰品的人是绝望的,受到血腥折磨。现在我购物时会检查标签,尽量不买我不一定需要的东西,尤其如果它是在中国制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