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6日星期日

参考资料:中国人应该明白的事(上) / 文/真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6/参考资料-中国人应该明白的事(上)-247921.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长期以来,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舆论宣传工具持续不断的向中国民众强行进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骗洗脑宣传,导致一些善良的中国人对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对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诸多历史及现实事件认识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本文拟就当今及历史上被中共扭曲或掩盖的历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如实解读,帮助可贵的中国人廓清迷雾。

一、关于中共政权

中共及其政权是非法的。中共政权的产生得益于日本侵华。抗战期间,国民党政府在正面主战场拼死御敌,竭尽全力,艰苦卓绝。中共却趁机在后方打着抗日的幌子招兵买马,加紧扩充势力。抗战结束,国民党政府元气大伤,中共却趁此机会大打出手。过程中,充份施展政治手腕,明明要推翻执政的国民党政府,又怕反整个国民党目标太大,引起国际国内民众反感,所以打出“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旗号蒙骗世界,最后以军事政变手段非法占领了中国大陆,推翻了中华民国,建立了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是中共独裁暴政)。

对此,毛泽东曾多次不加掩饰地承认这一点。如一九六一年一月,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表示:“日本皇军过去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中国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让我们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一九七二年,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角荣访华。毛泽东告诉他:“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要不是你们发动侵华战争,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呢?我们如何感谢你们呢?我们不要你们的战争赔款!”在战争赔偿问题上,周恩来曾指示:中央关于日本与台湾的关系,在赔偿问题上采取宽容态度,有利于使日本靠近我们。如果要求日本对华赔偿,其负担最终将落在广大日本人民头上,这样,为了支付对中国的赔偿,他们将长期被迫过着艰难的生活。这就是中共的流氓逻辑!饱受战争蹂躏的中国人长期艰难不要紧,侵略者日本人不能艰难。天下竟有如此道理!日本侵华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极其深重的灾难,三千五百万中华儿女死难,巨大的物质损失更是以天文数量计,但共产党党魁却能感谢日本!而且不是一次说,是反复表示,哪怕稍有一点良心和民族气节的人,都不会原谅中共。只此一点,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华民族十恶不赦的罪人!

几十年来,占了“胜者王侯败者寇”之利的中共为了掩盖、淡化自己的非法,一再厚着脸皮向百姓灌输“是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共,是历史选择了中共”的无耻论调,误导百姓认为自己是合法的。其实,显而易见的道理,只有不合法才需要嚷嚷自己合法,一个合法政权哪还用得着一再表白自己合什么法!古今中外,全世界除了中共政权之外,哪有一个政权成天多此一举,喋喋不休的嚷嚷自己合法的?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是什么?!

试想,如果真的合法,为什么直到建政20多年后的一九七一年才正式被国际社会承认?中共的被承认,并不是它自吹的什么外交上的胜利,而是国际社会的无奈。毕竟台湾不过是一隅之地,况且时间已经过去了20多年。实际上,国际社会承认的并不是中共这个非法政权,而是中共占据大陆这个既成事实,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中共是合法的,一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国,还用国际社会一等20年吗?

从根本上说,作为国家政权,合法性是一个无需讨论的问题,因为它是与生俱来的自然属性。如同一个男人或女人,还需多此一举一再证明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吗?中共之所以一再鼓噪执政合法性,本质原因恰恰就是自己不合法,才一再嚷嚷合法。

另外,众所周知,在任何一个主权国家宪法都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一切政党、团体均在宪法的规范之下,任何一个政党、团体都要进行社团登记注册,以示合法,这已是国际惯例。但在中共肆虐的中国,宪法不过是一纸空文。中共建政已60年了,一直拒不登记。“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中共一直凌驾于宪法之上,以中国的领导力量自居,独立、超然于国家之外,把自己置于国家的太上皇位置。极权的中共也深知这种极端悖谬的体制太过荒唐,不能见容于国际社会,因此,时至今日,中共中央的办公厅、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等都一直没有面向社会公开挂牌办公,只是在党内以文件、会议、活动形式运行。可见,中共是一个非法政权。

二、关于中宣部

一般中国人并不知道,英文里的“宣传”(propaganda)一词,和洗脑、欺骗联系在一起,是个不折不扣的贬义词。迄今为止,只有在法西斯和共产党的词典里,“宣传”才具有正面意义,也只有在当年法西斯纳粹德国和中共政权体系当中,才有“宣传部”的位置,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都没有称作“宣传部”的机构。也正因为如此,改革开放后的中共,为了欺骗国际社会,才不得已把“宣传部”的英文名改成了“公共信息部”(Publicity Department),但其性质没有丝毫改变,仍然是中共对全国媒体和全民精神控制的专门机构。

中国的两千多家报纸、近万种期刊、上千家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几十万个网站,均由中宣部和各级宣传部门负责管理。二零零二年六月中宣部曾给新闻媒体下发了一道禁令,一口气列出二十五个“不许”:不许对重大疫情、病情进行渲染报导转载;不许对重大安全事故随意报导;不许报导和转载状告各级党委的政府事件;不许报导希望工程存在的问题;不许在媒体运用“封杀”一词;不许提新闻舆论是第四种力量或权力;不许集中进行批评性和负面报导;不许对民族宗教等领域进行随意报导……

中宣部的主要职责就是摇唇鼓舌,为中共摇旗呐喊。直接的结果就是满嘴谎言。虚假宣传何其多,简直遍地都是。当年希特勒有句名言:“利用报纸宣传,可使人民视地狱为天堂。”一九三六年纳粹党在纽伦堡开大会,会场就悬挂着“宣传”的大幅标语:“宣传帮助我们夺取政权,宣传帮助我们巩固政权,宣传还将帮助我们统治世界!”当年纳粹的宣传理念,被今天的中共发挥到极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毛泽东语)。中共的宣传手段和强度绝对是世界第一,兵马未动,舆论先行,先营造出一种气氛,造出一种声势,再推行它的邪恶意图,无论是发动大跃进,还是“文化大革命”,还是迫害法轮功,都是如此。中共之所以能取代国民党政权占据中国大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于宣传,迷惑人的宣传迷惑了人心,达到了军事上达不到的目的。资深媒体人士、原陕西电视台经济信息栏目责任编辑马晓明痛斥:“共产党就是最大的邪教组织。中共媒体一直在撒谎,它对法轮功的报导是不可信的,它利用掌握的宣传工具撒过多少谎,撒过弥天大谎。”

为了掌握舆论的控制权,中共宣传部门不仅对所有的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等实行严格的监督检查,还严控海外媒体进入中国大陆,至今,市面上未有一家国外独立报纸发放。民国时期,被中共一再抹黑的“旧社会”,民众个人报刊还有几百份,而今天吹嘘“社会主义新社会”党天下,哪有一份属于个人的报刊?

多年的愚民欺骗宣传,中共把自己伪造成了一个合法的执政党,太多的中国人也错把中共当作了自己的代言人,当作了自己利益的施予者,不知道自己实际是认贼作父,迷失了方向。在中共的愚民欺骗宣传下,一些中国人对事物对时局的认识局囿于中共的洗脑欺骗所设定的框框中,迷在其中而不自知,许多人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一些中国人至死都不知道,自己一直所信赖的,宁愿为其出力流汗甚至流血付出的,打着“执政为民”旗号的“党和政府”,利用国家宣传机器一再造假、撒谎,一直把百姓当傻子对待,自己的善良被卑鄙的中共可悲的、肆意的利用了一生!

无可奈何花落去。而今,一言堂的造谣诬陷也在失去民众的信任,遭到民众的唾弃。早在几年前,中共喉舌央视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上海、深圳等沿海发达城市,新闻联播节目已退出收视前十名,甚至是前十二名。那个新闻联播,有人以两句话概括其内容:“中国新闻联播头二十五分钟伟大光荣正确,后五分钟世界各国灾难。”新华社的稿件,只有朝鲜、古巴、伊朗、缅甸等极少数被国际社会视为流氓的国家媒体采信,绝大多数国家媒体都不予采用。

三、关于历史造假

这个问题很大,限于篇幅只举几个主要历史大事。有学者认为,中国历史教科书中所涉绝大部份历史事实都被篡改和歪曲,真实性低于百分之五。

如抗日战争。一直以来,为强化执政合法性,一再向民众宣传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了全民族抗战,通过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但近年来不断有史实披露,是国民党主导的中华民国政府在正面主战场,通过22次大型会战、1117次大型战役,38000次大小战斗,牺牲了三百多万国军将士,其中包括二百多位将军,损失了二千四百多架战机,四千三百多名飞行员,所有海军舰艇全部打光的代价,赢得了抗战的胜利。

如果抗战真是中共打的,为什么国共三年内战期间(中共谓之解放战争)消灭国军、骨肉相残的大型战役如辽沈、平津、淮海及渡江等都当作功绩拍成了电影,而反映中共抗战的大型战役的影片却一部都没有,说明什么?是故意表示谦虚呢?还是根本就没打过什么大仗?抗战打了八年,民众只知道一个“平型关大捷”和“百团大战”。那所谓的“大捷”,毛泽东上报国民政府邀功说是伤亡日军上万,而实际不过几百人,打的还不是战斗部队而是运输部队,而且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明显不是什么“大捷”而是“大吹”、“特吹”,实际是大骗;“百团大战”被学者指为“百排小战”,战果十分有限,后来还成了彭德怀被打倒且不能平反的罪证。

长达八年的持久战,象样的仗你只拿出了个“平型关”和“百团大战”,来证明你抗战了,但两次战役用时最多也不过几个月,那长达八年的漫长时间你都干什么去了?!你为什么不拿出来显摆显摆,跟国民政府比一比啊?那个地雷战,知情人士说一个鬼子都没炸死,反倒是自己人伤了不少。自古以来,打仗从来都是到前线杀敌立功,这是常识,而几十年来中共一直都提开展敌后游击战斗,歌曲唱的也是“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消灭尽。”(《到敌人后方去》)敌人都在前方,你到后方去干什么?打仗不到前方打,你到后方去,那不是逃避吗?那不是不抵抗吗?到底是谁在消极抗战不抵抗?不仅不抵抗,而且按照毛泽东“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的抗战总方针,派出潘汉年(五十年代被卸磨杀驴关押灭口)与日伪勾结,从背后向国军开枪,抢占地盘。同时打着抗日的旗号,招兵买马,壮大力量,为抗战结束后消灭国军非法夺取政权做准备。

而且,对于抗战,国民党一直是提十四年抗战,从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入东三省就开始了,而中共只提八年抗战,那六年你中共干什么去了?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日晚,“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第三天,中共作为共产国际远东地区的一个支部根据斯大林的指示,对全党发出命令,“必须继续武装起来保卫苏联,因为日本侵略了中国的东三省,实际上是拉开了侵略苏联的导火线,我们必须保卫苏联;当前中国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与反革命的殊死决战,我们必须和南京国民政府这个日本帝国的走狗斗争到底,我们必须在中国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发动工人罢工、学生游行、武装暴动。”当国民革命军在前线浴血抗战之时,中共不仅没有相助反在后方武装暴动反蒋。中共是真正的反华组织。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前苏联国庆日,中共在江西瑞金宣布创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且制订了宪法,其中第十四条:“中国境内的所有少数民族和各地区的人民们都有独立建国的自由,都能够脱离中国”。国难当头,中共不是为国纾难,为国分忧,而是为国添乱,搞独立和武装叛乱,干着分裂国家的罪恶勾当。这就是中共不提十四年抗战的原因。

关于反右。反右是一场主要针对知识份子的运动。一直以来都提打右派五十五万,但据最近解密的有关档案,当年被打成右派的远远不止五十五万,实际是三百一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还另有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打为“中右”。对于反右,中共的结论是:反右是正确的,只是扩大化了。后来绝大部份右派份子都改正了,全国留了九十六个不予改正。为此民间质疑,既然是正确的,为什么绝大部份要改正呢?改正就说明当初是属于错划,只有不予改正的才说明是打对了。可是这不予改正的所占比例连百分之一都不到,百分之九十九都划错了,怎么还能说运动是正确的呢?这是哪家的道理?

四、关于江泽民出卖国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十日,江泽民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该《议定书》彻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间中国官兵浴血奋战、以血肉之躯换来的中俄边界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承认了从中华民国到历届府甚至连列宁都拒绝承认的清政府与俄国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不仅如此,《议定书》还将大片未经签约而被沙俄强占的领土永久性地划归俄国,这其中包括一九五三年联合国大会表决裁定为中国领土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约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面积),还包括连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都承认是中国领土的江东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面积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开始即归中国管辖、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明确划归中国的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面积)。

江泽民总共出卖了东北地区一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在历史上有争议的疆土给俄国,相当于40个台湾的面积。江泽民还将本属吉林省的图们江出海口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江泽民还命令已经从中俄国境线后撤的中国边防军再后撤一百公里。为掩人耳目和对付边防军人的不满,江泽民把北方的边防军全部调往福建,还让手下在黑龙江的一家日报造谣,说俄国人对这次划界“很不满”!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七日江泽民还与来访的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莫诺夫会谈,双方签署了《中塔国界补充协定》。但中国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报道协定的实质内容。实际江泽民又拱手割让了存在争议的27,000平方公里领土。所有这些,都没有通过全国人大表决,而是江泽民独自黑箱操作,一手包揽。

领土主权谈判本是政府职能,然而,谈判中,由不相干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等不在其位、不具有合法外交谈判资格的人参与谈判。江泽民等擅自出让大面积领土主权,不通知国务院相关负责人,全部条款也不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讨论,并且至今不敢把中俄边界协定的内容公布,对全民保密。这样一件事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最重大事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一日的《人民日报》第一版中,竟只有一个百字的轻描淡写的简短介绍。而且,在江泽民委托库恩写的《江泽民传》中,甚至连提都未提。江泽民与叶利钦的这次“大国领袖”的北京会晤,本是一件值得大吹特吹的事情,但在其传记中也找不到一丝踪影!江泽民是一个真正的卖国贼。

五、关于“海外反华势力”

中共在对外关系上,动不动就说到“海外反华势力”如何如何,很多人也都不假思索地认同中共的欺骗。其实那哪是什么反华,是中共拿反华做幌子,利用人们的爱国情结卑鄙的愚弄中国人,故意把国际上的反对中共说成是反华,有意把国际上指责中共的“Rogue States”(“流氓政权”)翻译成“流氓国家”,以此误导愤青们的爱国情绪,让无知的愤青们一次次的充当了中共反击西方民主社会的急先锋。

实际上,所有的所谓反华都是反共。所谓的反华是中共的挡箭牌、烟幕弹。针对中共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卑劣行径,原北京大学著名法学教授袁红冰先生予以痛斥:“在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之魂,出卖给以仇恨和暴力为原则的德国理论──马克思主义之后;在中共暴政的愚蠢和暴虐使数千万农民饿死之后;在残害虐杀了几百万知识份子之后;在将数百万坚守自己信仰的藏人摧残致死之后;在指使波尔布特杀死数百万柬埔寨人──其中包括大量华裔之后;在迫使数亿农民半个多世纪里一直处于三等公民的困境中之后;在制造了近亿农民工和下岗工人的穷困无助之后;在导演了连绵不断的社会悲剧和人性灾难之后;在培养出一个从堕落和厚颜无耻双重意义上,都堪称空前绝后的贪官污吏群体之后;在把社会财富,出卖给腐败的权力、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结成的黑帮同盟之后──在做了所有这一切之后,在如此深刻地伤害了中华民族之后,共产党还敢把自己等同于中华民族,这难道不是无耻至极吗?”

一百年前,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仁人志士发动了辛亥革命,创立了亚洲历史上第一个民选政权——中华民国。而中共这个中国历史上的另类,从一产生起就搅得中华民族不得安生,三十年代就在江西成立了非法的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干起了分裂国家和反华的勾当。一九四九年十月更是置中华民国于不顾,再次非法成立了国中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形成了中华大地两个国家并存的局面。这种极端悖谬的做法为国际社会所不容,所以中共政权长期以来一直不为国际社会所承认。这也是中共政权一直极力仇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个重要原因。

长期以来,在中共的无耻宣传滥调中一直在鼓吹“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中共建立的所谓新中国使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似乎谎言重复一千遍也成了真理,许多中国人也信以为真。其实,真正让中国人民在全世界面前站立起来的是中华民国。对此,著名历史学者辛灝年在其《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万岁》的演讲中做了揭示:“正是由于国民党军队在伟大卫国战争中的杰出表现,当大中华民国的伟大卫国战争,如蒋介石早就预料和准备的那样,终于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接轨’之后,西方列强终于在蒋介石和他领导的大中华民国抗日政府的要求之下,废除了所有不平等条约,去除了我们的百年国耻,实现了孙文的一个最大愿望,那就是:‘废除不平等条约,是中国国民革命胜利的第一个标帜!’从此,大中华民国不仅成了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成了‘联合国宣言’的三大起草国之一,而且成了世界反法西斯‘四强’之一。不仅扫尽了百年以来中华民族所遭受的一切欺凌和污辱,而且开始自立自强于世界。从而使得这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傲然矗立在我大中华民族五千年卫国卫族的战争史上。”

二零一零年四月,被中共查禁的《南方都市报》文章《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这样诠释爱国:梁启超指出,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后果,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爱国变成爱朝廷,甚至变成爱领袖——君主。朝廷可换而国家永存,人们应该爱的是国家而不是朝廷。

六十年来,多少社会精英移居海外,多少海归学子重又远走异国他乡。他们不爱国吗?相同的血脉,相同的人文环境,是最适宜人留驻的,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呢?是这个罪恶的共产体制容不得人!

对中共这个流氓政权,剧作家沙叶新先生曾含泪相问:“请问,你为何至今不敢公布官员们的财产,不敢晒晒衙内们的生财之道?再问,60周年的超豪华国庆,究竟花了多少钞票?那是党的钱吗?不,都是民脂民膏!切莫给整齐划一的方阵迷惑了,切莫给流光溢彩的烟花忽悠了,那只是为了扬威,只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掩饰空前的虚弱和万分的焦躁。那些龙吟虎啸,那些男欢女笑,说穿了,只是紧闭门窗的卡拉OK,只是刺刀护卫的假面舞蹈。‘盛世’,为何还要紧张得对行人盘查搜包;‘和谐’,为何还要恐惧得要禁止商店卖刀。何不干脆再下禁令一道:全国人民都不许笑,因为笑里也会藏刀。你还要我为你骄傲,还说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不,我真的要含泪相告,60年过去了,你何时有过反省?何时下过罪己诏?最后,尊一声我的国,60年来,为什么你总与良民为敌,总拿好人开刀?以往的李九莲、林昭,眼前的许志勇、师涛……还有那胡佳呀,是那么有爱心的好人一个呀,他们或被打或被压,或被关或被抓,或被判刑或被屠杀,他们究竟触犯了你王法的哪一条!”

要说“反华势力”,中共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