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1日星期五

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营救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老虎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1/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陷囹圄近十年-亟待营救-1--248167.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大陆通讯员、明慧网记者联合报道)二零零二年震惊海内外的长春有线电视插播已过去近十年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已使法轮功真相插播参与者中的五人离开人世。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被关押在吉林监狱已九年多,残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近十年的监狱迫害,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经中共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打折肋骨、严管等残酷迫害,遭受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等折磨,中共“六一零”和警方拒绝其保释。孙长军现在身体状况暂时稍有好转,亟待各界营救出狱。

事件简述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中国长春发生了震惊海内外的电视插播事件。法轮功学员冲破中共黑幕,通过长春有线电视播出《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两部真相电视片,其时真相电视片持续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把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骗局等真相传达给广大长春市民。三月六日夜里明慧网头版报道了此事,三月七日,英国广播公司、路透社、法新社也相继报道,路透社报道称此插播事件为“法轮功最为大胆无畏的行动之一”。

时任中共恶首江泽民恼羞成怒,下令对插播者“杀无赦”,长春法轮功学员被抓捕者很快达到五千人。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

三月十五日,大赦国际发行了一份公开文件,呼吁采取紧急行动、保障长春法轮功学员人身安全。四月十一日,大赦国际再次发行公开文件,就中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问题再次紧急呼吁。

九年多后的今天,插播真相的直接参与者十五人被中共判刑,其中四人已被中共迫害致死,一人在强制转化中精神失常,余者中目前只有孙长军一人在残酷的迫害中依然坚守信仰、坚持修炼。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至今已身陷吉林监狱九年之久,残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近期,孙长军年近八旬的父母从延边州赶了一千多里路,到吉林监狱看望儿子。老人家隔着玻璃,拿着话筒,手颤抖着问寒问暖。母亲含泪说:“儿啊,你啥时回家啊?爹娘怕等不及了!”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俩口,旁观者都落泪了。

法轮大法弟子来自社会各阶层各行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都经历了不平凡的人生。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为了冲破中共的层层铁幕让世人了解真相,为了争取对“真善忍”的信仰的自由、做敢于坚持真理的人,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插播前夕

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夕(二月份),中共的中央“610办公室”头目刘京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会议。会议中刘京暴跳如雷地批评了吉林省“工作不力”,下达了“彻底铲除”的死令,并在这次会议上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可以开枪打死”。其后,长春市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接连几天进行了夜间大搜捕,并下令:发现法轮功人员贴标语、挂条幅,可以开枪打死。明慧网曾报导,黑龙江省密山市及辽宁省鞍山市相继出现枪击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其中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六日(农历正月初五),辽宁鞍山市警察在非法抓捕三位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使用手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枪击,一警察连开了四枪并击中一名学员的腿部。而黑龙江省密山市警察杜永山在大年初一早两点钟左右,只因法轮功学员姜洪禄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竟开枪将其腿打断。

根据明慧网当时的统计数字表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开发动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运动以来,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能核实姓名和确认案情的已达375人,而中共内部人士承认,两年来死于警察之手的法轮功学员实际人数至少在1600人以上。

善良正直的孙长军

孙长军家在延边州汪清县大兴沟,父母淳朴善良,使儿子从小受到很好的熏陶。孙长军青少年时期品学兼优,从不欺负别人。上大专后,社会活动多,环境复杂了,长军感到了内心的彷徨:如今人心不古,善良人反而被人说成傻,是否不必再苛求善良美好?是否也要学会勾心斗角?有幸看到法轮功讲法录像,又读了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后,孙长军终于找到人生航标。人要善良、真实、遇事忍让,干好自己该干的工作,自然就能得到该得到的。为人处事有了标准可以遵循,心里踏实、宁静,他从此不再迷茫。

孙长军毕业后考取了公务员,分到当地镇政府做镇长助理,作为预备基层干部试用。当时正处二零零零年年初,中共迫害法轮功最厉害的时候,电视报纸天天都有污蔑大法的报道,天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抓。孙长军决定:没有任何人和事能让自己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零年年初,孙长军给单位领导写了封信,说明自己去北京上访了,但在路上被领导追回,送到拘留所强制关押了一个月。县委副书记找他谈话,说写个“悔过书”就可以上班,孙长军没有写,并因此被剥夺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九月,孙长军到吉林省长春市工作,遇到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们,经常一起出外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不畏艰险。有一天,孙长军看到一篇报道,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林场的电视台成功播放了法轮功真相片。

假如在中国大地上有任何一个电视台允许报道法轮功学员的真实情况,让人们有最起码的知情权,法轮功学员们也用不着搞电视插播。但中共不但残酷迫害而且搞一言堂,颠倒黑白、连篇累牍地抹黑法轮功。中共利用电视对法轮功造谣最甚,很多人就是看了电视后对这些善良的炼功人产生了歧视、疏远甚至仇恨。法轮大法这么好,怎么能让谎言堵死人向善的路、希望的路呢?在这种不公下,得允许人说话,可怎么把话说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呢?

“如果能在大城市播放真相电视片,看到的人不更多吗?”孙长军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家,也因此想到了在长春搞电视插播——包括孙长军在内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开始学看线路、光缆等技术,精心为插播做准备,很快就不断的在技术上有所突破。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后,他们决定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五号插播长春市有线电视。

当时正处于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期,插播真相给自身带来的危险性,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很清楚,但是没有人退缩。大家讨论再三,当事的大法弟子们当时都想,只要这事能救了人,我们就要去做。……

孙长军很善良。在监狱里,很难见到有人情味的人,但孙长军不一样,大法修炼者任何情况下都要做个好人,善待他人。有一次,一起关押的人看到他给一个得脑囊虫病、半身不遂的犯人剪脚趾甲。那人非常脏,浑身腥臭,谁都嫌他,长军看他手脚指甲都长到肉里了,就给他用热水泡泡,然后也不嫌弃就给他剪。

孙长军在家时也给他老母亲修脚。他母亲裹的小脚,脚趾头都是折的。母亲不让他修,说你都在政府上班了,让人看到多不好。长军说:您是我妈,侍候您是天经地义的事,谁能笑话?

如今,孙长军在狱中度过了近十年艰难岁月,远在家乡的父母牵肠挂肚。他母亲听说儿子被绑架入狱,一病两年。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常常侵扰老俩口。孙长军家在延边州汪清县大兴沟,离吉林有一千里多。老俩口每次来时都要受几天苦,父亲有晕车的毛病,老俩口为了省钱,总是坐硬座,看完就走,从不住店休息。十年的煎熬也使他们苍老了许多。

近十年的狱中迫害,孙长军依旧坚持心中永恒的真理。

插播电视,长春十万民众看到真相

插播是分三条线路同时进行的,包括松原、省宾馆、南关区。大家分头做准备工作、等待同时插播的一瞬。法轮功学员们发出强大的正念,一定要排除中共干扰,一定要让人们知道真相。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长春有线电视网几十万用户正在收看电视节目,电影、新闻、财经等八个频道的节目突然切换成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镜头及世界各地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的场面赫然出现在大陆电视观众眼前,人们有的惊奇,有的害怕,有的激动,有的愕然,还有人因以为是特殊广告而疑惑不解。一时间众生万象,人心受到强烈震撼。当第二天,长春市民到处都在议论着中共的邪恶与谎言。真相插播不但把法轮功美好的真相传达给了世人,更把中共为栽赃法轮功而制造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全面揭露了出来。

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二年五月从长春市首次公开传出,到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的七年间,早已在人们心目中扎下了“真善忍”的种子。法轮功学员们按“真善忍”修炼,高尚正直的为人处世给人们印象深刻;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功效显著,长春市民也耳闻目睹。电视插播的影响就象冲击波一样,扩散开来,让人们在重重黑幕下看到了光亮。很多观众当时以为法轮功被“平反”了,心里高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1/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陷囹圄近十年-亟待营救-2--248172.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大陆通讯员、明慧网记者联合报道)二零零二年震惊海内外的长春有线电视插播已过去近十年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已使法轮功真相插播参与者中的五人离开人世。当年只有二十六岁的孙长军被关押在吉林监狱已九年多,残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近十年的监狱迫害,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经中共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打折肋骨、严管等残酷迫害,遭受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等折磨,中共“六一零”和警方拒绝其保释。孙长军现在身体状况暂时稍有好转,亟待各界营救出狱。

(接前文《长春电视插播者孙长军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营救(1)》)

“自焚”实为骗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除夕日,天安门广场上游人不多。据新华社报道,下午2点41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北侧,王进东首先点燃火焰,“4名警察立即取出灭火器”,“不到一分钟,迅速扑灭了火焰”。几分钟后4名女子在纪念碑的正北侧点火,一分半钟后,火焰被熄灭,整个事件不到7分钟。其中一人当场死亡,四人烧伤。中共喉舌媒体声称这些人是所谓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圆满升天”在天安门广场自焚。

事件发生后,引发外界许多质疑。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法理明确禁止杀生和自杀,那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怎么会去自焚呢?天安门广场的警察在过去通常并不背着灭火器巡逻,如何能立即取出那么多的灭火器呢?而且还马上拿出了很多平时并不常见的灭火毯。

通过对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录像进行慢镜头播放和分析,发现破绽百出。比如刘春玲是烧死还是被打死?通过慢镜头观看警察用灭火器给刘春玲灭火的镜头,人们发现,在灭火的时候,在刘春玲的头部附近出现了一只用力抡起的胳膊, 这只胳膊击打刘春玲的头部,造成刘春玲双手扬起,突然倒地,还从刘春玲身上快速弹起了一个条形物。这说明打击的力度很大。神秘的打击人还保持着刚刚用力的姿势。那么,刘春玲是被烧死的还是在现场被击打致死的呢?

自焚骗局发生不久,《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曾到刘春玲所在的河南开封采访,邻居们说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文章作者还了解到,刘春玲是从外地到河南的,有个老母亲和12岁的女儿,无依无靠,在酒吧打工为生,而且常常打母亲、女儿。这些都不象一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的作为。

中央电视台的自焚节目画面中还有“王进东”的现场大特写,能听见他在清晰地呼喊口号,还有警察拿着灭火毯悠闲地等着王进东表演完毕,才把灭火毯盖在王的头上。自焚本应是突发事件,这些特写镜头和口号录音的存在本身就非常可疑。而这些特写镜头中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破绽,录像中王进东浑身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中间盛着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

放下生死 坚持真理

谎言被揭穿、世人的觉醒是中共极权统治者最害怕的。面对长春插播的成功和广泛影响,江泽民一伙恐惧万分,密令“杀无赦”。随后黑云压城,中共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并广泛使用残忍酷刑。在大抓捕中,很快就有至少七人被毒打和折磨致死,其中已核实姓名的有刘海波,男,医生,三十四岁;李淑芹,女,五十四岁;李容,女,三十五岁,毕业于吉林大学;侯明凯,男,三十五岁;刘义,男,三十四岁。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中共开庭非法审判参加真相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开庭时,一进大厅,十五位因插播真相而被抓捕的法轮大法弟子,不停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们害怕至极,手忙脚乱。开始是两个警察看一个,后来增加到三个警察看一个,一只胳膊一个警察;当时就有个警察晕过去了,这样就由十分钟更换一批警察,改为三、五分钟更换一批,整个法庭上忙乱成一片。恶警们几十根高压电棍轮番电击法轮功学员身体的敏感部位,可大法弟子们迎着疯狂的迫害,仍然坚定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现场听到、看到此情此景的很多人禁不住泪流满面。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参与插播的十一名男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吉林监狱,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吉林省女子监狱,即黑嘴子女子监狱。吉林监狱以超出人身体极限的各种邪恶方式残酷折磨他们。在九年的迫害中,十一名男法轮功学员中先后有四人离开人世,他们是刘成军,零三年三十二岁;魏修山,零四年;雷明,零六年三十五岁;梁振兴,二零一零年四十六岁。云庆斌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目前关押在吉林监狱八监区转化班。

二零零二年八月末,孙长军被恶警绑架,在老虎凳上折磨了两天。九月开庭时,力争为大法辩护,被高压电棍电的多处焦糊;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关入吉林监狱,当晚被打折一根肋骨;零三年末,因坚持信仰被严管迫害七十天,身体消瘦四十斤;零五年,肺结核双肺空洞一次喷出半痰盂的血,狱方不给保外。零七至零九年,病情进一步恶化:肺结核、胸膜炎结核、腹膜炎结核、胸积水、腹积水、骨瘦如材,肚大如鼓。因孙长军坚持信仰,不写“五书”,吉林监狱拒绝其保外释放。据了解,孙长军现在的身体状况稍有好转,但并未脱离危险。

追忆

当年参与真相插播的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已有五人被迫害致死。同修弟子回忆他们的音容笑貌,感到至今记忆犹新。

刘成军身材魁梧,声音如铜钟,他精进修炼的心很强。据同修回忆,大家一起学法读书时,他的语速平缓,特别好听。刘成军为讲真相,打印资料、发传单,多次被关押劳教所,在邪恶迫害下他从不折腰。刘成军也有另一面。一次,他把儿子默涵带到和他同修们共用的住处,儿子当时只有五、六岁。晚上成军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使他入睡,成军眼里含着泪,充满着父亲的慈爱。

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下,面对家人的牵挂,一个大法弟子为了更多人的未来着想,要坚持真理,不向邪恶妥协,要承受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压力。刘成军在遭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

梁振兴说话和霭,总是笑呵呵的。为了让人们多了解真相,整日忙碌。梁振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岭监狱狱警的监管下,在公主岭中心医院离世。

雷明与孙长军同岁,成熟,干练。在选择电视插播地点时,有一处离电视台很近,又是在电线杆上,不好做,但那条线路只有那里最好,不做的话,一半的长春市人就落下了。雷明不畏艰险,主动去做那条线路。插播过程中,恶人寻线,在路上把张闻、雷明堵住了,雷明把张闻推开,自己迎上了恶徒,雷明被绑架了。在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后,雷明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含冤离世。

桦甸法轮功学员魏修山,遭吉林监狱七监区折磨,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

三十五岁的侯明凯,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在长春被抓,两天内即被恶警打死。据证人指证,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吉林市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抓到了侯明凯,一起被抓的还有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当晚,关押侯明凯的屋里最少集中了十多个恶警,传出打人的声音。侯明凯很坚强,没喊一声。有的恶警打累了就到别屋里休息,还说这人经打,什么酷刑也没有使他屈服。后来很多屋的警察都被叫去集中到那间屋子里,期间不断传出打人声和恶警的叫骂声,不到半小时就听恶警们说:“侯明凯完了,不行了。”那时是八月二十一日凌晨三、四点钟。

结语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对一亿正直善良的修炼者进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灭绝人性的迫害,被法律界人士称为“二战后最大的人权灾难”,也成为神州大地遭受的最大一场民族浩劫。

面对空前残酷的迫害,亿万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守信仰,坚信世界需要“真、善、忍”,他们用坚忍、理性承受着痛苦,甚至付出着血和生命的代价传播真相,维护中国民众的知情权,希望为更多的中国人赢得美好的未来。

呼吁海内外善良的人们紧急行动起来,了解真相,和法轮功学员们一起,营救孙长军,营救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出狱,帮助中国人找回信仰“真善忍”、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