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3日星期日

古风正义:一个为民为国忠厚义胆的奇官(共七文) / 作者: 慧淳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2277
一、吕夷简欲削宦官职权,有谋略

宋仁宗时,西部边疆发生战争,大将刘平阵亡。朝中舆论认为,朝廷委派宦官做监军,主帅不能全部发挥自己的指挥作用,所以才导致刘平失利。于是,宋仁宗下诏,诛杀了监军黄德和。

此时,有人上奏,请求把各军元帅的监军,全部罢免。仁宗征求吕夷简的意见,吕夷简回答道:“不必罢免。只要选择为人谨慎忠厚的宦官,去担任监军就可以了。”

仁宗委派吕夷简去选择合适的人选,吕夷简又回答说:“我是一名待罪宰相,不应当和宦官交往,怎知他们是否贤良呢?希望皇上命令都知押班(由大宦官担任的官职名),但凡他们所荐举的监军,有不胜任其职务的,与监军共同治罪。”仁宗采纳了吕夷简的意见。

第二天,都知押班,主动在仁宗面前,叩头请求:罢免各监军宦官。

朝中士大夫,都称赞吕夷简有谋略。

二、一个为民为国的忠厚义胆的奇官!

汪应轸当明武宗南巡时,率领同馆庶吉士舒芬等人,上疏谏止,几乎被杖打至死。随即,汪应轸又出任泗州太守。

泗州百姓,原先不知道农桑之事,汪应轸到任后,先鼓励他们耕田,然后,由州里支出钱,从湖南买来桑树,教他们种植。又招募一些妇女采桑,教给他们养蚕的技术。

驿站的使者,骑马来报,武宗即将到达泗州。附近的各个州府,都惊慌失措,敲诈勒索民财,以便做为迎驾的费用。甚至弄得百姓们把门窗堵死,逃到外地躲藏起来。

独有汪应轸,镇静如常,不做任何迎接圣驾的举动。

有人问他:为何如此无所作为?

他说:“我和州里的士人、百姓,向来都是互相信任的。即使圣驾到来,一切费用都是在早晚间,就可以筹措准备好的。现在圣驾究竟哪天到来,还没有一定,就匆匆忙忙去筹办,差官役吏四处活动,很容易共同作弊。到时候,财务费用准备齐了,可圣驾并没有到来,怎么办呢?”

当时别的州府,用上千人,手持火把,在夜间等候迎驾,足足有一个月之久,不少人因此而冻死,饿死。

汪应轸命令拿火把的人,站在榆、柳树间,一个人手拿十束。等到御驾夜里经过泗州时,发现泗州持火把的队伍,整齐有序,丝毫不乱。

御驾经过别的州府时,一路上,宫庭使者络绎不绝,任意敲诈勒索,毫不满足。

汪应轸考虑到这些人实际上内心很虚弱,可以用威力震服。于是,他率领百名壮士,排列在他们的船旁,大声呼喊答应,声音传遍了远远近近的地方。当地的人和外来的人,都感到震惊,不知他们要干什么。汪应轸指挥随从的人众,急速拉船前行,顷刻之间,已过百里,于是出离了泗州地界。后面到来的使者,才收敛自己的行为,不敢私自勒索。而汪应轸,一概以礼相待。于是,他们都谴责前面的使者,而十分赞赏感激汪应轸。

武宗到了南都后,又传下圣旨,命令泗州进献几十名善长歌舞的美女。这是因为宫使们,对汪应轸怀恨,而用这个手段报复他。

汪应轸上奏说:泗州的妇女,没有才艺姿色,而且最近大都逃亡了,没有办法应招,只能进献过去所招募的采桑养蚕妇女若干人,如果蒙皇上收纳到宫中,使他们采桑养蚕,实在是有补于王化。

武宗看了汪应轸的奏书,下诏泗州暂停进献美女。

汪应轸真是个为民为国的忠厚义胆的奇官啊!

三、沈晵用智,为民节财

明世宗皇帝,曾经巡幸楚地。当时,皇帝如果从水路走,南京就得造好楼船,供皇帝使用。如果造好了船只,皇上要是改走陆路,就白白耗费了官府银钱,如果不造好船只,皇上突然到来,就犯了大罪。尚书周用疑(人名),问沈晵:“有什么好办法?”

沈晵说:”把船商们召集来,让他们准备好木料,在龙江关等候,急速派遣驿使,侦察皇上所行的路线。好在路程是能按天数计算出来的,到时候船可以立即造好。如果皇上乘船,就把造船钱摊派在官府,如果皇上不乘船,就把木料钱算给商人们。这事不难办。”

后来,皇上果然改走陆路,依靠沈晵的办法,南京没有浪费水运的银钱。

有皇上宠信的宦官,请求世宗修复太祖朱元璋的陵墓。朝廷派锦衣卫的朱指挥使,到南京视察皇陵。

沈晵乘机对朱指挥使说道:“高皇帝曾有诏命,不准动皇陵寸土,违犯的人,处以死罪。现在要修复皇陵,不能不动土,因此而犯下死罪,是很可怕的呀!”

朱指挥使害怕起来,回去后,把沈晵话,告诉给那个得宠的宦官,事情得以停止。从而为国为民,大节财力。

四、主父偃献计利国民

汉朝忧虑诸侯强大。主父偃献策:让诸侯有权把自己的土地,私自分封给他们的子弟,然后,由朝廷赠给封号。

这样做了以后,汉朝对新起的诸侯有大恩,而原先的大诸侯,自己的势力被分散、弱小了。

五、范仲淹愿一己受辱

范仲淹做延州知州,他写了封信送给吴元昊,对他晓喻利害,希望他归顺朝廷。吴元昊回信拒绝,语言傲慢。范仲淹把吴元昊的情况,向朝廷上奏,而把他的回信烧了,不让皇上知道。

吕夷简对宋庠等人说:“做别人臣子的,没有外边的依靠,怎敢这样。”宋庠认为吕夷简实在是深深地怪罪范仲淹了,就上奏说范仲淹该斩。

范仲淹回奏说:“臣开始的时候,听说吴元昊悔过,所以去信诱导劝喻他。正赶上任福兵败,吴元昊势力又振作起来,所以他回信傲慢。臣认为使朝廷看见了他的回信,而又不能征讨他,那么,受辱的是朝廷。所以我当着官属的面,把回信烧了,使朝廷一开始就和没听说这事一样。这样,受辱的就是臣一个人了。”

杜衍当时做枢密副使,竭力为范仲淹争理。于是罢去宋庠的朝官,调宋庠出任扬州知州;而对范仲淹不加谴责。

六、于谦妥善安置降卒

明成祖永乐年间,许多投降的士卒,大都安置在河间、东昌等地,生养蕃息。这些人中,有的骄横不驯。如果有外敌来进犯时,他们都会乘机而起,发动叛乱。这就是一大隐患。

正在此时,朝廷决定发兵,去征讨湖南、贵州、广东、广西等地的寇盗。

于谦乘机奏请征派那些投降士卒有名号的人,多给犒赏,随军出征。在平定了那些地方的寇乱之后,于谦又奏请把那些人留在当地。

由于这些措施恰当,把许多投降的士卒,安置得妥当,便将几十年的积患,一旦在无形中得到消除。

七、擒拿江贼

明武宗游幸南方,回到京都,当他弥留之际,杨廷相已经决定擒拿江彬了。

可是,江彬率领的边兵,有几千人,手下的爪牙,都是精锐士兵。恐怕仓卒擒拿江彬,会激起兵变。杨廷相一时想不出好办法,因此向王琼问计。

王琼说:“可以记载他们护驾南巡的功劳,命令他们到通州领赏。”

因此,把边兵都调离开了。江彬这贼,便被顺利的擒获了。

(均据冯梦龙《智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