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6日星期三

九宇文明统之六: 神谕天兆传暮鼓 醒世真言报晓钟 / 作者: 宋紫凤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2409人类文明源自神传,故其转移变迁盛衰兴替,或有神谕为卜,或得天兆为徵。时至近代,三百年间文明陵替,一入末法世道丧乱,各民族亦早有神谶流传以为今日之兆,若夫乱世之人何所适从?文明巨劫何以为解?后世新运有否相继?藏之隐语,载之经籍,传之众口,虽言语不同,形式互异,考其主旨,大抵相合。惟其所谕皆未来事,不类可验于当时者,故而救世之说传至今日,人多不信。直至二十世纪末,东西方两大神谶终得明验于世,举世轰动,以为大奇。

此神谶之应,一为东方佛教所流传之天界圣花优昙婆罗大放人间。佛典于此花记载非止一二,诸如“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要皆此花之出,在佛历三千年左右,及其出也,当为未来佛下世之时。公元1997年,佛历3024年,夏7月,优昙婆罗花现身韩国京畿道寺院,于金铜如来座像花发二十四朵。其后十数年间,佛花大宝见诸世界各地,仙萼如雪尤以中土最盛。不惟宝相庄严,如玉如钟,且每生于金属、玻璃之属,有大不可思议之妙。识者无不欢欣踊跃,道路传言未来佛已下世广度众生。

正值佛花大放,而美洲玛雅人神谶所谕之水晶头骨亦如期现世。其族人相传远古之时,有水晶头骨十三颗,散落人间不知其处,及其复出,当于本纪文明之末,开启终极之谜,兆示神之归来。此说之流传,今人竞以为荒诞之谈。未想,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水晶头骨风云际会,一十三颗相继现身,天下震动,聚议纷纷。

佛国圣花大放,水晶头骨聚齐,神迹已显,瑞应纷至,世人如梦方醒,乃知救世神话绝非虚妄,于是上设学院研讨,下有坊间巷议,众口传谈,而于众说纷纭间,又以东方未来佛下世说及西方救世主归来说为最盛。未来佛者,号曰弥勒,于佛典多有记载;救世之主,号曰弥塞亚,为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等所共识。近年更有学者研究,以为东方未来佛亦即西方救世主,唯译音有差。盖弥勒佛译自梵文Maitreya,弥塞亚传自希伯来文Masiah(亦为mashiach),二者音近形似,且相关传说多有契合,殊非偶然。无论号曰弥勒或弥塞亚,要皆以谕末法之世救世之神,故谓弥勒佛与弥塞亚乃一尊所化,确有所以然之理。

考察东西方救世神话,见其为说也确然,然其有应者谁何?参之文明流变之迹,佐以神谶天兆之应,乃知能应彼东西方救世说者唯有当今洪传于世之法轮大法。此非妄议,乃有确凿可凭之据见诸以下四端,试为论之。

其一,按东西方救世说,神之归来时值末法,而人类之末法亦即人类文明之末法。盖如前五章所述,信仰为文明体系之中脉,文明之入末法源于背离信仰,道德失守,引魔入世,故而人类文明欲解巨厄,唯有回归信仰之一途,此一也。又华夏文明是为人类文明之坤轴,虽其陵替尤甚,而文明新运必始于华夏文明之中兴,此二也。

考之当世,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三字行教化于天下,尊道重德,回归信仰,此合于一者也;又华夏文明以儒释道文化为主体,道法惟真,释教说善,则“真、善、忍”亦华夏文明精华之所在,而大法洪传,华夏文明亦坤轴常转!此合于二者也。乃知法轮大法今日之所担当者何啻传说未来佛之下世、救世主之归来。

其二,文明变异之怵目惊心,非为某一民族某一局部之乱象,乃全人类文明之现状。故而,救世主之降,当不独为某一民族,某一局部之救渡,其有所传授,必为普世之大法,跨越宗教,不限种族。

及夫法轮大法,基于佛法,然其所阐发者,则宇宙之公理,曰真、曰善、曰忍,所以正教中人每有缘结大法而受益匪浅者,可谓破除宗教门户之见;又如大法广传一百二十多国,《转法轮》多语译本三十余种,修者亿众,民族不同,文化各异,于大法修炼却一理相通,可谓不以种族为限;再如大法洪传,各界支持纷然而至,数千褒奖昭然于册,盖以其不独为修炼之上道,亦为普世之正理,可谓大道无形,覆载群生。

其三,今按优昙婆罗花及水晶头骨之现世,则救世主之出必在当世,非为以往下世之诸神。又玛雅人所谓文明最末之地球净化期乃1992至2012年。按玛雅长老皮克之解读,「净化期」意指人类于时将有一精神觉醒及意识转变,而后进入文明新纪。然精神之可称觉醒者,孰大于识正邪,明善恶,辨是非。

考之净化期二十年间事,则1992年,法轮大法开传,十余载广传世界,修者亿众,道德回升,世风一新,“真、善、忍”为世间善众奉为普世价值。与之相对,中共之渎神本性于大法洪传尤为切齿,迫害法徒极尽人间未有之邪恶,世人反因以觉醒,中国大陆上亿之众退出邪共党团队,国际社会亦渐清醒,称中共曰邪恶轴心。可谓正邪不两立,善恶已分明。想来人类末法之世,非有此全人类之大反省,精神之大觉醒,意识之大转变,何能拯文明于坏灭,挽狂澜于既倒!

其四,人类社会善恶同存,生克之理古来有之,所以释尊在世,八外道作乱,耶稣传法,三百年始立。及救世主之出,盖如东西方所预言,将有万魔出世,魔乱人间。譬之法国诺查丹玛斯《诸世纪》语「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又如中国唐代《推背图》语“九十九年成大错”,皆为99年人间大劫之谓。

回顾其时,1999年7月,中共江逆狂言三月消灭法轮功,酷刑虐杀,迫害法徒,炮制谎言,毁佛谤道,大行连坐,绑架民众,手段一如文革之群众斗争,而穷凶极恶则远过之。于国际社会则勾结黑帮,广布鹰犬,极暴力、暗杀、威胁、造谣之能事输出迫害,更以金钱外交及经济链条捆绑国际社会之有力者,使其坐视火在眉睫,默然不与为力。其初,撒旦立教意在末法之世毁灭正信,而中共继撒旦之魔脉,其不遗余力对法轮功之迫害,颇足以为一反证,乃知法轮大法正为撒旦所誓与为敌之救世之法。

盖救世神话之多不可胜道,以上引述仅为流传最盛,明白易解,广为共识者。余者名篇,诸如韩国《格庵遗录》,中国《梅花诗》、《推碑图》等,其于救世主之降于何方,身处何地,姓氏特征,传法事迹等皆有指示,与法轮大法殊为相合,盖篇幅所限,不能一一俱到。所幸相关资料流传甚多,方便可查,可资诸君研读。

想彼诸天文明流布人间,千载灿然,一朝法末,江河日下,如暮鼓之敲晚景,令人伤之不已。然此文明凋敝天下草昧之时,法轮大法横空出世,三字真言直指人心,回归信仰重建道德,真醒世之晨钟,振聋而发聩,而救世神谕终真机大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