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4日星期一

中共容不下“包青天”说明了什么



徐浪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4/中共容不下“包青天”说明了什么-281192.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在河北省赞皇县法院工作的杜国珍是一位口碑极好的法官,她的故事说得上是浊世清流,她曾被老百姓亲切的称为“包青天”。近日,杜法官却一度被非法关押进“河北省法制中心”一个月,不是学什么“法制”,而是被强制“转化”,逼她从信仰“真、善、忍”的好法官变成一个象中共那样“假、恶、斗”的坏人。

杜国珍法官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轮功修炼,凡事都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和生活的境界得到显著的提升。法院是个人际纠纷最为缠绕的地方,很多积案、难案、要案凡是经她处理的,没有一件不服上诉的,百分之九十多的案子都是调解结案,而且办事效率高,不拖案。由于她公正而又充满善意的心,摆到她面前的官司,从无亲疏远近高低贵贱之分。为了帮助当事人善解怨缘,她给双方讲“吃亏是福”、“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冤冤相报何时了”、善恶有报的道理,由于出于挚诚,获得很多当事人的共鸣,很多人都是忧愤而来,释然而去。

正是“真、善、忍”的法理,造就了这样一位“包青天”式的好法官,然而中共却不容“包青天”高洁的信念与品行,竟要强制“转化”,它想要将这样一个好人“转化”成什么样呢?“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教育处长孔繁运曾公开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中共的“转化”标准是:被“转化”者必须展示出忘恩弃义、说谎、行恶,以证明自己背叛了“真、善、忍”。这种“转化”根本就是摧残人性,扼杀良知,把正常人转变成魔鬼,这种灵魂死亡带给人的痛苦远超过肉体死亡。

“河北省法制中心”在中共政法委和六一零邪恶机构的直接指挥下运作,名为“法制教育”,实则践踏法制和人权的“洗脑中心”,其恶劣的行径早已经臭名昭著。对外鼓吹的是“春风化雨”、“教育挽救”,实质上实施的是见不得人的“关门暴力”。十多年来,河北省会洗脑班迫害了至少约六百多名法轮功学员,核实姓名的有三百五十七人次。已获查实的有一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精神失常,多人被迫害致伤,遭遇精神凌虐,这处黑窝给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身心以及家人、家庭都造成巨大伤害。

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博士与丈夫被绑架到这里后,经常被两只胳膊背后捆在椅子上,两个男帮教轮番殴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侧下颌脱位,他们一看脸歪向一侧又狠狠地打了另一侧。被关押期间,被强迫服用精神病类药物,致使她反应迟钝,后来被送进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又被送进精神病院长达二个月迫害,被使用超大剂量的镇静和抑制药,使她全身无力,经常晕厥。

石家庄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丁立红曾先后二十五天不让睡觉,耳朵被打手赵聚勇揪出血。姜帆的手被打手邢潇用打火机烧出疤痕,姜帆绝食抗议,他们野蛮灌食。不让女学员刘慧娥去厕所,逼着她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内蒙通辽的丁力砚被送到这里后八天八夜不让睡觉,灌酒、毒打、憋尿(不让上厕所),在其脸上、胳膊上、手上写满了极其恶毒下流之语。鹿泉市的张云被熬晕摔倒在地,牙齿碰掉满嘴是血,醒来后“教员”却狠毒的说:“死了算自杀”。连续十几天不让刘立峰睡觉,往眼皮里抹清凉油,不让上厕所,强行让他长时间盘腿。

然而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中共颠倒黑白、抑善扬恶,其实不是始于今日,对各类好人的歧视和迫害也不仅限于河北一地,请看以下数例。

李纪南,江苏省昆山市女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政府部门公务员,原籍长春,研究生学历。几十年来,善良的李纪南资助了很多贫困的学生求学,却从不留姓名,后来受她资助的山东寒门学子宏刚通过媒体寻找她时,人们才了解她的感人善行(见下图当年报纸)。这样一位对社会对他人无私奉献的好人,却因为修炼“真、善、忍”遭到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日,昆山国保大队警察熊继继、俞惠星、庄鸣华到她家非法抄家,后把她非法判刑三年半,投进南京女子监狱。她被恶警黄凤英罚站、遭多根电棍同时电击,落下满身伤疤,手脚不能正常运动、行走,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被逼到工场间踩缝纫机。收工回监室后,深夜监室还对她开批斗会、谩骂、殴打。出狱后,她到公安局去要回存折,国保大队长李冬林与“六一零”互相推诿。邪党“六一零”机构安排人员流氓式对她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李纪南被迫流落他乡。

黎梅,女,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一级法官,正直廉洁,秉公执法,在单位是办案能手,深受访民爱戴,被誉为“黎青天”。作为法轮大法弟子,她时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经常救济困厄之人。二零零八年的一天,黎梅下班途中,见一中年乞丐病倒在路边、奄奄一息,艰难地向行人祈求帮助,然而来来往往的路人却对此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见此情景,善良的黎梅不禁悲从心来,将乞丐搀扶起,并且打的将他带到自己的家里,帮他洗净污秽的身体,还请来医生给他打针开药。在黎梅的精心照料下,乞丐很快康复了。后来黎梅给110打电话让他们按规定把乞丐送到收容所,可110的警察却不理不睬,黎梅说:我以一名法官的名义请你们来,否则告你们渎职罪。110这才开车把那个乞丐送到收容所,离开黎梅的家时,乞丐痛哭流涕,对着黎梅一遍又一遍地说: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可就是这样一位朴实善良的女法官,却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被合肥市“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等几十人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随后又被绑架至合肥市翡翠园宾馆洗脑班迫害,仍改变不了她的正信,中共恶人将其先后转至合肥市清风苑宾馆洗脑班、合肥市第二看守所,后判刑五年,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关入安徽省宿州女子监狱。


徐浪舟,男,四川攀枝花市一大队交警。九四年修炼法轮功之后,连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攀枝花电视台还为他做过报道,当地人对他称赞有加。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徐浪舟坚持修炼,坚守正义,并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却被中共无理开除、回访迫害、关押摧残。被非法劳教判刑各一次,遭到了攀枝花市六一零系统恶徒王志丹等及国保大队秦刚、邹勇军、孙支文等恶警的残酷迫害:“上刑床”、几万伏的电棒电击、捆警绳、五花大绑暴晒、高温奴工、暴力取证诬陷等酷刑。妻子在压力下与他离婚。零四年十一月一日,徐浪舟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继续迫害。后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加害。就在徐浪舟即将刑满回家时,五马坪监狱长祝伟指使狱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生命垂危,然后将他送成都司法警官总医院。亲人被通知到医院时,徐浪舟已经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三十九岁。遗体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肋内侧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药谋杀还是活摘器官,医院和狱方不但至今不敢给家属看徐浪舟死亡鉴定报告,还讹诈、威胁其家人。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齐铁环卫站法轮功学员潘本余,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救人英雄。一九九七年九月,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骑自行车刚走到火车道口,由于火车突然鸣笛,二人一时发懵,撞在一起,双双摔倒在铁路上。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车,两个孩子早已六神无主。潘本余见状,冲向前去,迅速将他们扔出铁轨。列车风驰电掣般驶过,潘本余的衣服也被疾驰的火车挂破。潘本余还曾在齐齐哈尔浏园先后救起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姓张的职工。此人在江对岸岸边深水处溺水时呼喊“救命”。潘本余去救他时,却被他死命抓住胳膊不放。潘本余拼尽全力才将那人拖上岸,发现自己胳膊上竟被溺水者挠掉了一块肉。此人得救后千恩万谢。法轮功被中共恶意构陷后,潘本余这个救人英雄却被中共连轴迫害致死。迫害之初,他就被绑架了两个月。迫害升级后,他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两次计十一年。在劳教所、监狱遭受了狱警姜佰利、张铜鑫及犯人的惨烈迫害,经受了“窝心脚”、凉水浇、烟头烫、毒打头部、不让睡觉、关小号,戴刑具,锁地环等酷刑折磨。奄奄一息时,才被家人接回。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潘本余在齐齐哈尔市第三医院抢救期间,来了几个公安暗中调查潘本余的病情。后来发现潘本余住院期间的鉴定被改写。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饱经摧残的潘本余停止了呼吸。

中共不惜使用一切卑鄙手段,耗尽国力把好人抓起来“转化”,这正是中共的“假、恶、斗”本质决定的。在中共的唆使下,流氓和恶棍平步青云,如鱼得水,肆无忌惮。马三家劳教所做“转化”的恶警对女法轮功学员说: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不上告!
对于中共的流氓本色,著名学者胡适一眼看穿。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北京已被中共的军队包围,国民党用飞机空运出陷在北京的专家学者。胡适作为国际名人、知名学者,排在第一批。他的儿子胡思杜不愿意随父母南行,他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共产党的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胡适对他说了很有名的一段话:“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胡思杜固执己见,胡适夫妇没法,留下一箱细软,乘飞机离开。北京被中共占领后,胡思杜急切地想要被中共政权肯定。他主动上交了胡适留给自己的一箱财物,并努力按照中共的要求改造自己的思想,表现十分积极,还写了《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表示与胡适划清界限。后来胡思杜还是被打成“右派”,精神崩溃,留下一封满纸辛酸的遗书,自杀身亡,那一年他年仅三十六岁。胡适知道后说:“我们早知道,共产主义国家里,没有言论的自由;现在我们更知道,连沉默的自由,那里也没有。”

中共为了自己一党独裁,通过有系统的“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反对伪科学”等,灭绝一切中华民族纯正的信仰和文化。中共以暴力和谎言治国,紧紧抓住“枪杆子”、“笔杆子”,在其历史上,所有相信过它的人最终都被其欺骗和出卖,下场凄惨。

上个世纪抗击日军侵华的卫国战争期间,中共对外鼓吹“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把国民革命军推到最前线,自己却在后方积蓄实力,游而不击,等到日军投降,国民政府大伤元气之机,很快翻脸跟国民政府大打出手。夺权之初,中共欺骗民间企业家跟它合作,站稳脚跟后很快就把“资本家”推向敌对,无偿侵夺其私人财产,还美其名曰“社会主义改造”。中共欺骗爱国的知识分子“统一战线”,“民主协商”,等到达到目的,腾出手来,立刻翻脸下手,昨日还是“座上宾”,转日所有提意见的就都成了“右派”,施以严厉的镇压。

中共欺骗农民跟着自己“翻身闹革命”,承诺给土地,土改后没几年,又利用公社化等形式收回了土地,农民依然是一无所有。多年来还通过户籍制度等,把农民牢牢钉在土地上。时至今日,尽管八十年代做了一点“包产到户”等形式上的松绑,但无可争议的是,农民依然处在大陆社会的最下层,生活依然最困苦和艰难,最没有权益。

中共欺骗工人是“最有觉悟的领导阶级”,现在的六、七十岁的父辈老人们,终身都把血汗奉献给工厂、矿山,年富力强的时候得到的是仅能温饱果腹的极低薪水,中共承诺老有所养、住房医疗教育无忧,等到众人年老力衰,接近油尽灯枯之时,中共又把自己治国的失误和无官不贪造成的国库亏空责任转嫁给老百姓承担,通过低廉的买断(所谓“改制”),把对这些人的老有所养的责任推卸掉,通过住房、医疗、教育改革,把老百姓辛苦一生的积蓄榨干。最近中共又鼓吹“延迟退休”、“以房养老”更是流氓耍赖的真实写照!时至今日,中国的老百姓,承受着世界上最为沉重的税负、最不合理的物价,享受着最没保障的“福利”,心头永远悬着最为不安的危机,对未来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中共占据中华土地已历时了大半个世纪,惨痛的事实充分印证了前辈智者的预见,中共才是真真实实的邪教,才是中国一切灾难的根源。每一位热爱这个国度的人,每一个关心自己和后辈未来命运的人,都不应麻木的做看客。揭穿中共假、恶、斗的本质,曝光中共的谎言,已是吾辈国人今日之共同使命。

系统揭露中共罪恶的《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更多的民众摆脱了中共的迷惑和胁迫,更多有识之士敢于站出来向中共的罪行说“不”。时至今日,三退(退出党、团、队)的大潮已成汹涌之势,浩浩荡荡,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三退的人数截至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已达到一亿四千六百九十八万七千九百四十九人,这些智者和勇士的选择,给了人们最好的示范,愿所有的同胞都能认清中共邪党的罪恶,做出自己最正确的选择——退出中共一切组织,关注和声援一切遭受中共迫害的群体和个人,抵制中共暴行和罪恶,和平解体这个邪教恶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