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9日星期五

中共从骨子里把中国人的灾难当自己的喜事---由青岛“11.22”输油管爆炸触发 / 文/伍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9/中共从骨子里把中国人的灾难当自己的喜事-283265.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青岛“11.22”输油管道爆炸案,是中石化成立以来的最大事故。中共官方现已承认死亡五十五人,港媒曝至少上百人死亡,举事震惊。事发后,当局一如既往,严密控制舆论导向,首先着力于封锁现场和消息(有消息称,死亡人数不断攀升,但当局已限制记者采访),迅速删除沸沸扬扬的网络微博敏感言论、要真相的呼声和质疑,随后是低调报事故,再就是对邪党的歌功颂德,重演“化事故为故事”、“变悲剧为喜剧”、“将丧事办成喜事”的故伎。 
 
而由于青岛当地媒体这次报事故调子低(当地数家报纸的头版对事故造成巨难只字不提),报成绩调子高,引起民众及媒体同行的强烈不满与谴责:“惊天动地的灾难,哭天喊地的悲怆,一夜之间竟可以变成感天动地的‘赞歌’,这就是所谓‘中国式灾难报导’的神奇力量。”“难道这个不是‘青岛人民喜迎事故’专题特别报导吗?”“这是要喊‘炸得好’的节奏啊?多难兴邦!”

十一月二十二日,针对当局官方报导,知名博主“作业本”微博发帖文严词质问:“××挺住!××不哭!××加油!××坚强!××你大爷,这不是地震,不是洪水,青岛也不是灾区,别往天灾上引,这是人祸!是人祸就该立即追责,死了四十七个怎么挺住?炸成这样还不哭?还忽悠人们要坚强要加油,怎么坚强怎么加油?”

十一月二十三日,《新周刊》官方微博发表图文帖文:“事情就是这样,你眼睁睁地看着,一件丧事最后给办成了一件喜事。”并附一张左黑右红的图片。图文迅速被转发过万。

十一月二十四日,时评作者吴雁在有五百多万粉丝的新浪认证微博“思想聚焦”发表帖文强调:“我们更不想听到如何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如何抢救大爱无疆,消防员如何舍生忘死,我们更想知道事故是怎么造成的?谁该为这些无辜生命负责?还有那真实的数字!”

有媒体记者披露他们接到上级短信,并称内容不说大家都猜得出来。随后,中宣部包括采访、评论、猜测等全方位秘密禁令曝光:“对于青岛黄岛经济开发区输油管线爆燃事故,各媒体严格把握好有关此次事件内容的正确导向,一律不准派记者赴事故当地采访,相应报导必须根据事故有关处置部门发布的权威资讯。网路和平面媒体不要集中归纳以往的重大安全事故,不渲染,不炒作,不发不负责任的评论,也不要猜测事故的原因和责任。”(可是,据报,中石化被揭早在两年前就已知晓管道有安全隐患,但整改项目至今仍未动工,终酿惨剧——本文笔者注)。

如果以为中共仅仅是被动敷衍,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那就大错而特错了,因为这种看法,不是听信中共自我辩解的结果,就是用自己的经验和认识“善意理解”中共的结果,都是没有认清中共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所导致的。不错,惯于自吹永远“伟光正”的中共,往往会碰到吹不动的牛皮,这个时候,它就开始耍赖了。比如,它吹GTP的时候,不提“人均”,光吹整体,号称“世界第二”。而涉及“短处”的时候,它就不吹“整体”了,反而数落“整体”了,就抱怨“大家”了,就强调“中国的问题就是人多”了,就怪罪“中国人口多”了。而讲到舆论,它只讲“维稳”,而讲“维稳”,它只讲“统一”,讲到“统一”,它只讲“一致”,“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而就是不许寻求“真相”,不许质疑“对不对”,不许探究“为什么”,更不许追问“凭什么”。这是因为它手里没有真理,除了暴力,就是欺骗。设骗局,挖陷阱,掩盖真相,这是中共媒体的根本职能。

“这是要喊‘炸得好’的节奏啊?多难兴邦!”这种斥责,有人可能觉得似乎“话说过头了”。其实没有。当年,湖南农民痞子造反,冲北伐战争捣乱,连毛泽东都不能不承认造成了“恐怖”,可在承认恐怖的同时,他照样叫好,说“痞子运动好得很!”

但是,如果眼光停留在这儿,还难以洞察到中共的邪恶底细。就是说,中共所进行的欺骗,并不是一般的弄虚作假,骗两个钱花的小骗子勾当,它真的是要坑人坑到家,害人害到底,宰人宰个死,因为它不是人,而是嗜血的恶魔、邪灵。也就说,中共之所以一贯“化事故为故事”、“变悲剧为喜剧”、“将丧事办成喜事”,又做得那么绝,因为它是魔鬼,是由其魔鬼本性所决定的。

说白了,中共真的是从骨子里就把人间的灾难当作它自己的喜事了。不是吗?毛泽东对日本人讲过多次,皇军有功,没有日本的侵略就没有中共的政权,并因此而取消了日本的战争赔款(等于中共的答谢礼),令已经准备支付赔款的日本人惊喜于望外,也就是把中华民族的沉重灾难当成了中共的大喜事了。中共趁抗日战争之机,假抗日,真发展,不断坐大,又乘中华民国在十四年抗日卫国战争中受到重创之危,挑起内战,夺得政权,把“国殇”变成了邪党的喜事。概言之,中共自吹的所谓“一次次闯过急流险滩,一次次战胜狂风恶浪,从一个胜利走向又一个新的胜利”,其实就是一次次给人民、给民族、给国家、给人类带来灾难。和平时期,几十年内,中共竟然在大陆增添了八千万冤魂。

看出这一点,就很容易理解中共所宣扬的所谓“革命乐观主义”了。“革命”是什么?在这里我们不说其本来的意义,因为那跟中共没什么关系。中共解释是,“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语),即“杀人”。那么,“革命乐观主义”,就是“乐观杀人”、“乐观流血”、“乐观死人”。

这样看来,毛泽东狂叫“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连写的歪诗里都有“为有牺牲多壮志”这样血淋淋的句子,陈毅当上海市长的时候,在所谓工商业改造(抢劫资本家)期间,把资本家逼跳楼的血腥惨象称作“空降兵”,每天优哉游哉地笑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啊?”就不足为怪了。现今中共血债帮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再搞尸展那种令人难以置信、不敢想象的“在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的邪恶”罪行,对于中共而言,也就是一种完全的“可能”、“可行”了。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九评共产党》揭开了这个谜底:共产邪教的最终目的,就是毁掉人类。它是有根源的。对于共产主义邪说的创始人,《马克思成魔之路》介绍说:“马克思在早年是基督徒”,但是“马克思奢纵的大学生活,使他对一切正教中的禁戒,感到束缚,渴求个性彻底解放,欧洲秘密流传的撤旦教适应了这种渴求。”

马克思秘密加入了撒旦(即魔鬼)教之后,宣称他“渴望向上帝复仇”,并为了将人类拖入地狱而存在。他十八岁就在自己的剧作《Oulanem》中写道:“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中共说“死了去见马克思”,信徒们也都跟着说。如果问“你共产党讲无神论,怎么还说‘死了去见马克思’呀?”有人回答说“那是‘逗你玩’,说着玩的,不必当真”。这种话也能“说着玩”?它可不是“逗你玩”的,也不是让你“说着玩”的,那是和你入党、入团、入队时“把一切献给(恶)党”,“为(邪恶)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一类的毒誓挂着勾的,你不三退,真得去见他。见马克思,哪儿见?地狱。这不是开玩笑,也不能开这个玩笑!还没正式声明退出中共、退出中共附属组织的好人,还是赶快退出来为好。不然,到时候,那马克思,你想见不想见,都得去见,由不得你。选择的时机,就是现在,也只是现在,天灭中共之前的现在。时间很有限了,错过可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