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7日星期三

贪婪的愚见 / 文/海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7/贪婪的愚见-283172.html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吕洞宾成仙时,想找一个不贪心的徒弟传授他的仙术,于是变成一个卖汤圆的老人。并在摊子上贴一张纸“汤圆一文钱吃一个,两文钱吃到饱。”从早到晚许多人都跑来吃汤圆,竟然没有一个人是吃一文钱的。黄昏已近,来了一个青年付了一文钱,吃一个汤圆便走了。吕仙人大喜过望,急忙追上去问,“你怎么不用两文钱吃到饱呢?”那人无奈地说:“可恨我身上只剩一文钱。”吕洞宾长叹一声纵身飞入天际,终身没有收徒弟。 
 
现实生活中,人每天都在为生存奔忙,为生活奋斗,来不及感受与琢磨众多的为什么。人的一生就是由欲望支撑着、操控着,而欲望的具体表现又附着在“名、利”之上,名是虚的,为满足虚荣心;利是实的,为满足身体各个器官饥渴的需求。人以私利为中心,以虚名为半径画圆,不断地画下去,由小至大,使自己的欲望起来越膨胀,膨胀到理智不清、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了。

汉语中有个成语叫“利令智昏”,人们在看到两文钱就能饱餐一顿,可能会在心里耻笑老板不会做生意,窃笑自己占到便宜的时候,他们永远也想不到多占这一文钱的便宜、这一文钱的贪婪使他们失去的是什么?得到仙术就能成仙,成仙不但能摆脱生老病死,而且神仙住的地方都是楼宇巍峨、宝物琳琅满目的地方,一碗元宵岂能比得了?!只重视眼前的既得利益,让人只能在愚见里,为蝇头小利而喜而忧而奔波而拼搏而勾心斗角甚至图财害命,从而忽视了失去的是什么,这不是“利令智昏”又是什么?况且人世间的东西即便是得到了也不会长久,也就是所谓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这个故事让我联想到在长达十四年的对法轮功及其学员的迫害当中,被中共邪党利用来对法轮功及学员实施迫害的人,他们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不听劝善之言,不相信“善恶有报”天理,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为了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死心塌地跟着邪党作恶,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灭绝人性的迫害,很多这样的人已遭恶报,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大陆大量发生,仅明慧网报道的就有近万例。他们的悲剧不仅仅是因小失大,而是付出生命去承受作恶的后果。

一、“多活一秒钟都是煎熬”的恶果。
 
中央电视台社会专题部副主任、原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制作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假新闻,为江泽民一伙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大开杀戒铺路。二零零八年因胃癌死亡,死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自己哀求医生不要抢救了,说多活一秒钟都是煎熬。

上海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处警察魏志耘积极迫害法轮功,被提为科长,年薪十多万。二零零七年初,对向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口出狂言:我才不相信什么因果,共产党给我现在的一切,我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随后又恶言诋毁法轮大法师父,并狂妄的说“看谁活得过谁”。二十多天后,在单位上午开会前,魏正拨打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暴亡。身体变形膨大,五官扭曲肿胀,二目大睁,死相极其恐怖,年仅四十二岁。

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新疆农八师石河子市中级法院的一个小头目苏倩死于血癌晚期。她生前曾经手很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案子,并利用办案职权贪污不少钱款。
死前,苏倩把自己贪污剩下的三十万元存折交给好友,托她把钱捐给上不起学或受洪灾的人,以减轻自己生前的罪业。死亡当日,因冷库已满,苏倩的尸体被推进太平间暂停放一天。半夜二点左右,苏倩在太平间里突然醒来。医生、好友、同事都被叫了来。当时追悼会都已准备好了,没想到人死而复生。

苏倩醒来后说自己在地狱里见到阎王了,还见到了之前因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而遭恶报死于车祸的丈夫柳勇、以及几个月前遭恶报死亡的法官高番,都在地狱受刑。阎王把苏倩贪污的事、连年月日,一五一十的念了出来,甚至连好友劝她退党的事也说出来了。 阎王告诉她,凡是迫害过法轮功的人以及没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全部下地狱、一个都跑不了!你先回去做些好事吧。就这样苏倩突然又活了过来。 她醒来第一件事就说要退党,并告诉法院的人让大家都退党,说真有地狱和阎王,别再接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了,谁接谁死!
苏倩后来睡过去再没醒来,追悼会如期举行。

石河子市法院的吴军后来接了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他的好友同事都劝他别干,苏倩说过有报应的、干了要下地狱的,但吴军不听。吴军曾在死前一天对好友同事说,晚上睡觉,苏倩在梦中劝告他,别干坏事。她的丈夫和高番法官就是例子。但他仍然不信,第二天早上在办公室一头栽倒,送医院抢救后次日死亡。后来他的妻子梦到过吴军,吴军求妻子救他,说他太痛苦了,他妻子说你活该,救不了他了,一切都太晚了。

二、迫害元凶们面临整肃的开始。
 
二零一二年,重庆副市长王立军突闯成都美国领事馆,震惊国内外。薄某把王立军一手拉到重庆身边,轰轰烈烈地“唱红”、“打黑”,一朝反目,这种以利益为纽带互相利用的人立刻生死相搏。王立军提供给美国人的机密材料中,有两个极为关键的讯息:一个是薄某在辽宁主政期间,为讨好江××,发明了秘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贩卖牟利,并在罗干、周永康等江系流氓集团的支持下,竟然作为经验推广到全国。另一个就是利用政法委控制的武警部队伺机政变。从而开启了一年来,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内斗倾轧。

从二零一二年年末至今,政法委体系不断得到整肃。有人在习近平上任三个多月的时候统计,各级政法委高官被双规、逮捕人数就已高达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属于公安系统的三百九十二人,占总人数近九成。另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杀身亡。近日中共中纪委通报,正在调查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八月二十七日又有三名中石油高管被通报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调查。周永康曾担任正部级高官并掌管石油系统十三年,这四个人恰恰是周的忠实马仔,矛头指向何人,昭然若揭。

以上这些人都听到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明白法轮功是被诬陷的,迫害法轮功才是犯法,但是他们自认聪明,认为自己最重现实,当他们失去最宝贵的生命的时候,他们所贪得的钱财、官职还值一文钱吗?“前车之覆,后车之鉴。”那些还在昧着良心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你们想一想你们所贪得的一切,比起你们的生命是不是一文不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