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文史漫谈:“牺牲”与“发誓” / 文/出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8/文史漫谈-“牺牲”与“发誓”-283941.html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八日】“牺牲”和“誓”是在当下中共话语体系中被赋予新意的词汇,“牺牲”是共产党要求加入其组织时发的“誓”词中用的核心词汇。 
在当下中国大陆的党文化语境中,“牺牲”是舍弃、放弃的意思,如“牺牲”你点时间,“牺牲”你点利益,就是舍弃时间和利益的意思。“誓”字也被抽去了原有的内涵,变成了说话者要守信的意思。这两个词的本意并非如此。

根据许慎的《说文解字》中的解释,“牺”是毛色纯净身无杂色、用于祭祀的动物;“牲”是指身体完整无缺的、用于祭祀的动物,在古代孔国安传中说:“色纯曰牺,体完曰牲”《周礼》中记述:“凡祭祀,共其牺牲”。从字面的意义来看,在中国的上古时代一般以牛羊犬鸡等作为牺牲祭祀的动物来使用。

字的形状,可能由于地域和时代的不同略有差异。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是“牲,牛完全”,而在甲骨文中,左边的字形既有被绳索捆住四脚的牛的正面形象,也有类似羊的正面形象,右边是“生”字,既为注音亦为表意—既有“生”的读音,也有鲜活和幼小鲜嫩之意,所以“牺牲”一词在古代就是用于各种祭祀活动,毛色或羽色纯正、鲜活的牛羊等动物,最初的本意是名词,没有动词的意义。

在中国古代的祭祀活动中,除了用“色纯体全”的动物作“牺牲”供奉和祭祀祖先、神灵外,以活人为“牺牲”作贡品祭祀、供奉神灵也曾经普遍存在。除中国古代外,用活人做“牺牲”祭祀祖先和神灵也曾经是世界各大陆许多国家、民族、部族普遍流行的习俗之一。
从世界各地各民族留下文字材料和考古发掘的器物中,可以看到这种祭祀活动基本情况。据《汉字与动物世界》一书的描述,在中国上古时代的殷商王朝用于占卜的甲骨文中,记载有许多殷商王朝把俘虏的羌人作为“牺牲”,通过活埋、砍杀、焚烧、肢解等方式,供奉自己的祖先和神灵的卜辞,描述了活人祭祀的目的、仪式规模。

在美洲的玛雅文明和阿兹达克文明留下的文字材料和绘画材料中,以活人做“牺牲”的祭祀活动的场景非常残酷血腥。在祭祀日,作为祭祀贡品的“牺牲”,有战俘也有以其它方式的被选定的人被带往神庙,由祭司用长矛把他们刺死,挖出“牺牲”的心脏,或由祭司用匕首直接从“牺牲”的活体中挖出“牺牲”的心脏,作为贡品献给他们信仰的神灵,以希冀获得神灵的保护。

古代印度,把人作为“牺牲”祭祀自己信仰的神灵的行为也曾经非常普遍,唐僧玄奘就在西天取经时就被强人劫掠,险些作了中印度一伙强盗祭祀神灵的“牺牲”。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记载,唐僧玄奘在西行取经从中印度的阿踰陀国坐船前往阿倻佉国的途中,受到了强盗的抢劫。这伙强盗信奉突伽天神,每年的秋天都要寻觅劫持一个质状端美的人,杀死后取其血肉来供奉祭祀突伽天神,以求获得庇护和福份。由于当年祭神的时间即将过去,又没有捕获到这样可供祭祀的人选,所以就在抢劫财物时,顺便选择了形貌皆美的玄奘作为祭祀的“牺牲”。

在劝阻不成、他人自愿替换不许的情况下,玄奘被二强盗持刀牵上强盗们在树林里建起的祭神土坛。玄奘从强盗那儿获得了自我入灭的许诺后,发愿往生弥勒菩萨处,得正法下世救度杀害他的人,然后平静的诵经入定。这时,突然天昏地暗,狂风四起,那些信奉突伽天神的强盗,认为拿唐僧玄奘作“牺牲”,触怒了神灵,觳觫战栗下跪求饶,并皈依玄奘改信正法。

另外一个与中共关联度很大,也是共产党邪教组织活动的核心之一的词汇就是发“誓”或宣“誓”。根据《说文解字》的记载,“誓,约束也”,文字从“执”、从“言”。古代的甲骨文是左半部上边为草木之形,下边为言;到小篆时,字体变化为上边为斧钺砍伐草木之象,下边为言语之意,斧钺砍伐草木之象说明“誓”词对发“誓”双方的强制性的约束。
“誓”字既然从言部,意为约束,是人之间或人类的群体之间以一定的仪轨、在特定场合用一种言语形式订立的承诺或契约,所以发“誓”时都要举行比如沐浴、斋戒,建坛等特定的仪轨。有时为了加重“誓”的分量,还把斩草折木为“誓”的形式,改变为刑“牲”为“誓”。比如汉朝时有刘邦和大臣们发的“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的白马之盟“誓”、满清初年和蒙古贵族的刑白牛之盟“誓”。根据中国古文字专家对盟字的解读,盟字下边的皿,就是盟“誓”双方刑牲时接收血的器皿,所以“盟”和“誓”两个字就联系了起来,也就有了歃血为盟的成语。

“誓”描述的活动,必须具备一些特定的要件(一)参加发“誓”、“盟誓”得双方——有个人与个人,也有个人与群体,也有群体与群体;(二)“誓”词的基本内容——包括“誓”内容和违约背“誓”得逞戒方式;(三)发“誓”或“盟誓”活动的见证者和最终的监督者、执行者。

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发“誓”活动,一般发生在民间,所以见之于史书的数量很少。个人与群体或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发“誓”、“盟誓”活动见之于史籍较多。如在中国古代的典籍《尚书》中就有许多这样的“誓”,比如《甘誓》 、 《泰誓》 、 《牧誓》 等“誓”词,就是古代帝王对他的属民群体发的“誓”词。满清初年和蒙古贵族的刑白牛之盟“誓”,就属于群体与群体之间的“盟誓”。

之所以要发“誓”、“盟誓”,主要源于发“誓”或“盟誓”的双方彼此之间对对方能否兑现、履行彼此订立契约的一种怀疑和担心,所以在整个的发“誓”或“盟誓”活动中,超越发“誓”或“盟誓”双方的所有恩怨、善恶、对错、是非,具有无边法力的神灵,才是整个发“誓”或“盟誓”活动的核心所在,是真正能够见证、监督发“誓”或“盟誓”双方的履约程度,并能对违约背“誓”给予强制制约的力量。所以,发“誓”、“盟誓”就绝不是简单的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群体与群体之间缔约活动,真正的内涵是人对神的信,是借助于一定仪轨,发“誓”或“盟誓”双方分别与神订立的誓约。

发了“誓”就是要遵守,违背“誓约”的承诺和契约,有关违“誓”应受惩戒的承诺就要被兑现。所以古人对“誓”的约束是非常惧怕的,决不轻易发“誓”。据《左传》记载,郑庄公杀死弟后,把母亲姜氏放逐到城颍,发誓说:“不及黄宗,无相见也”(不入黄泉,不相见)。不久庄公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为,想见到他的母亲姜氏,但是又害怕自己违背誓言,而受到神灵的惩罚,让他和他的母亲同时死去。后来还是他的一个大臣发明了一个执中的方法,挖了一个地下有水如河的地洞,让他们母子分别从两头进入,在洞中的地下河相见。

《新元史》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元太宗四年(1233年),元太宗窝阔台率领托雷等将领伐金。到五月时太宗窝阔台感到身体身不豫,六月时病情已经十分严重了。随军的萨满巫师说太宗的病是由于金国的山川神灵,怪罪蒙古军队杀戮过多而致,必须以太宗的子或弟为“牺牲”才能禳送。于是拖雷向天祷告,愿意自己作为“牺牲”替代元太宗,并喝下了禳送神灵的符水。结果元太宗没几日就康复了,而拖雷则从避暑地官山启程北返蒙古草原途中,走到一个名叫阿喇合的思的地方时暴疾而终,时年只有四十岁。

古人彻知“牺牲”二字在中国神传文化中的作为献祭的“贡品”的本意,也明白“誓”对于发“誓”者超越世间常理的制约。鉴于此理,古代社会没有人自愿去献出自己的生命去做祭祀的“牺牲”,所以古代以人为“牺牲”的祭祀,献祭的“牺牲”一般都是战争中的战俘。在历史有枭雄之称的曹操,也因为对其先祖与汉高祖刘邦有“白马之盟” 所发之“誓”的忌讳和畏惧,虽然长久觊觎汉室大宝、垂涎皇帝的宝座,但终究未敢僭越。

统观古今中外,只有在中共利用暴力和谎言掌握了国家政权后,在篡改“牺牲”、“誓”等词汇原有语意的话语环境下,迫使受其奴役的国民通过发“誓”的形式,在发誓、起誓者完全不知情的情况,自愿以“誓”的方式和共产党邪教人世间的组织以及其组织背后的“撒旦”邪灵,签订做共产党邪教的“牺牲”的契约。

一旦一个人在加入共产党组织——不管是少先队、共青团抑或共产党的仪式上,举起自己的右拳宣“誓”、发“誓”,不管你是真正相信共产主义还是为了获利,也不管真心的发“誓”还是只是虚假的应付,也不管你是否知道对共产党邪教组织发“誓”的真实意义——就等于这个生命个体在所有宇宙众神、众生的见证下,和共产党邪教组织及其背后的邪灵撒旦签订了把自己作为共产党组织和组织背后的撒旦邪灵的“牺牲”的契约。

在人世间,共产党邪教组织通过发“誓”的方式,为了给自己建立一个数量庞大,由少先队员、青年团员和共产党员构成的层级分明、责任各异的“牺牲”者集合体。不论谁在这个“牺牲”者集合体中,谁就逃脱不了这样一个不可摆脱的宿命:(一)放弃了自己真正生命的自主权,成为共产党组织和组织背后的撒旦邪灵的“牺牲”,成为被撒旦恶魔邪灵最终享用的“祭品”;(二)放弃自己在人世间所有作为一个生命个体应有的权利,成为共产党组织在人世间驱使、奴役、压榨和迫害的对像;(三)成为共产党组织和背后撒旦恶魔邪灵在人世间和非人世间所有反对神佛、迫害正信、杀戮生命罪恶的最终承担者,最终随着共产党邪教组织的覆灭、撒旦恶魔邪灵的解体,丧失自己真正的、永久的生命。

好在神佛慈悲于世人,开启了众生解除与共产党组织的契约,脱离共产党组织和组织背后的撒旦恶魔邪灵挟持的希望之门。二零零四年大纪元网站发表揭露共产党组织撒旦恶魔邪教本质的评论《九评共产党》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发表有关退出共产党组织的《大纪元郑重声明》 ,清楚地说明共产党邪教组织和其组织背后的邪灵恶魔撒旦遭神清算、 天灭中共的真相,并开设退党网站。只要在海外退党网站以真名、笔名、化名,发表退出共产党各级组织——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声明,就表明你在宇宙众神、众生的见证下,解除了自己与共产党邪教组织以及其背后的撒旦恶魔邪灵订立的毒“誓”,废弃了和邪灵恶魔订立的契约。

一旦你选择了退出共产党的组织——不管是少先队、共青团亦或是共产党,你就重新掌握了自我生命的主宰和控制权;在人世间共产党的组织也失去了驱使、奴役、迫害你的充足理由,你将在人世间真正获得本该属于作为一个生命个体所具有的应该具有的权利;更主要的能够清除被撒旦恶魔邪灵打在我们生命中的恶魔的印记,不再承担撒旦恶魔邪灵和共产党组织犯下的所有的反对神佛、迫害众生的罪恶,在共产党邪教组织和其背后的撒旦恶魔邪灵被众神消灭、解体后,拥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根据西方基督教《圣经》的记载,恶魔撒旦邪灵的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善于迷惑众生,共产党的组织作为恶魔撒旦邪灵的世间形式也是如此。不管共产党组织在过去所说的共产主义也罢,社会主义也好,还是现在说的“三个代表”、“和谐社会”、“中国梦”,都是为了让你对共产党产生幻想,把你留在共产党邪教组织里,做恶魔撒旦邪灵的“牺牲”的祭品,最终为恶魔撒旦邪灵承担反对神佛、迫害众生的罪恶。

目前,已经有一亿五千多万人发表声明,退出了共产党邪教组织。对于我们大陆仍然没有退出共产党组织的人来说,不管如何认识共产党这个组织的理论和所为,它邪恶的本性和已经犯下的罪恶就在那里;不管你退出了共产党的组织,或者选择留在共产党组织的里边,甚至不明真相正在加入共产党的组织,它即将被神佛消灭的宿命就在那里;不管共产党的组织里有多少我们认为的好人、善人、有道德的人,只要你不发表声明,退出共产党的组织,解除与恶魔邪灵之间缔结的“牺牲”自己的“毒誓”,只要入党发“誓”时被恶魔邪灵打上得印记还在,和共产党组织及其背后的恶魔邪灵一起被消灭的命运就在那里,不以任何人的看法、认识所转移。

希望神州大地的善良的中国人,不要再被共产党组织所欺骗,加入到退党的大潮中来,自己给自己开启走向未来的大门。

选择就是命运,机不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