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

《风水探秘》(十二) 地穴的礼节 (十三):坟与墳 / 作者: 陆文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6133 
第十二节 地穴的礼节

有许多风水爱好者或者风水师,感觉到了穴位后,会得到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只感觉是能量,而且大多都是好东西,对自己有益的。比如下山的时候身体轻飘飘,走路轻快,比起上山时的疲惫要舒畅许多;比如晚上回去打坐时,能明显感觉能量澎湃;还比如有些人能明显感觉自己某方面能力增强了等等。

有些人感觉到了这个,又不知道原因,就笼统的说什么得了灵气了,山上的动物得了这种灵气都能修成精怪,人得了这个灵气更容易修道,反正是好东西,得的越多越好,有些人甚至因此产生了不好的执著心,一门心思的想去得灵气。更有私心重者,心想灵气只有一份,谁找到谁得,秘技自珍,不与他人交流沟通。

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些人不懂而自己瞎猜的。真要这么想这么去做的,反而会出问题。你如果心不正,念不正,你什么也得不到,不会给你的。即使你感觉得到了,那也说不定是什么,山上不好的东西很多的,现在狐黄白柳,妖魔鬼怪的也多。

如果开着功能的人,这时候他就能看到真实情况了。所以说,风水这一行,是需要开着功能做事的,没开功能是做不了事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知道,地穴里是有神存在的,我们把他叫做地灵神。高级生命嘛,心性自然是高的。家里来了客人,人家自然要热情相迎,赠送点礼品什么的作为心意。就象许多少数民族,很淳朴的,家里来了客人,即使是陌生人,那也是热情招呼,让屋子给你住,端好吃的上来,把自己觉得好的贵重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你一样;或者换个比喻,象古代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首领去中原朝廷,皇帝赏赐你许多好东西一样。这是一种礼节。

高级生命嘛,送的东西自然也就珍贵了,有的是法器,有的是能量,有的是送你成形的东西,各种各样的都有吧。曾经有一次,我们去了一个佛地,人家送了一个法器‘金刚圈’,后来去到一个罗汉地,那个罗汉看到我们身上带的金刚圈了,赶紧过来相借。那个罗汉负责镇守那个地方,但他镇守的区域近期妖魔鬼怪太多了,感觉有点吃力,正好看见我们带着佛地送的金刚圈,那是佛的法器啊,威力无比,所以想借来用用。借给他后第二天,大白天就晴天霹雳,雷鸣电闪,然后接着就是瓢泼大雨,倾泻如注,半个多小时后,清理完毕,雨后初晴,天空一蓝如洗,比以前清亮许多,天边还弯出一道七彩彩虹。

高级生命为什么称其为高级生命,从某个角度来说,那是因为他们道德素质比人高,心性比人高,如果人在修炼中,能提升自己的心性,道德升华到那种成度,也能成就为高级生命。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26134
第十三节 ‘坟’与‘墳’

现在的有些人以为‘坟’是‘墳’的简体字,而‘坟’就是人死了埋葬于山林乡间的一个个土堆。其实这大错特错了。历史发展到了今天,很多东西已经偏离变异,失去了原有的正统内涵。

坟之起,源自上古三皇所留道文,虽后世不传,尚有“三坟五典”之名留存,《尚书序》称:“伏牺(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少昊、颛顼、高辛、唐(尧)、虞(舜)之书,谓之《五典》。”三皇开创,五帝发展,坟乃道文,典多制度,坟既与典并列,即非制度条文,而是论道智语,而上古圣王大德,其所认识天道,简而明,约而易,不是后人揣摸的长篇典诰。用个人的说法,三坟就是三皇各自对道的体认和治理天下的心得,写出以传后世治天下之准绳,因其膺化大道,以道驭六合,上承天意,下谙地利,中和人情,导之使正,以一身治天下,非以天下奉一身,教民以志道、据德、依仁、游艺之法,故称“政治”,政治者,教化也。故政者从“正”从“文”。

今天三坟的内容早已不得而知,但从孔子整理编纂的《尚书》中,记载尧舜禹三代相传之嘱,这就是“ 道心惟微,人心惟危,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之语。虽只十六字,儒家大理中“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惟酬有德”,“河山虽险,凭德是强”,“慎”,“慎独”,“精诚”,“公允”,“中庸”,“仁 ”之理皆从此中出。而当年孔子所做的“述而不作”工作按我们今天的说法,就是“串起前史遗真珠”,他所祖述的心法文化,大成儒家的内核正是与三皇五帝商汤周文武一脉相承的总结和熔炼。

然而,这还是没有解释清楚“坟”的意思是什么。其实如果明白中华文化的神传实质,“坟”就是从神祇的角度看于这一空间留下的智慧文献,因为三界在神眼里就是“土”。

而“墳”呢?则和一般老百姓所理解的墳墓的概念有关了。这也是有来源的。中土这个地方,古称神州,顾名思义,也就是神的住所、神居留的区域。每一朝每一代都是不同天体体系的众神在下世演绎。那么一朝一代都带来了他们的文化,有时更替得很快,下一朝有自己的一套,不会照搬前一朝的文化,思想文化可以通过修史留存,文章典册亦可以传世,但建筑、音乐、雕刻、制作、科技这些东西却很难为后一世所遵照,他很可能就将这些东西毁掉而弄一套自己的,这样一来,每一朝文化中的精髓就很难留下来到今天,怎么办?那就造墳墓来保留。所以,你看历朝历代的皇帝,特别是那种有大功绩的皇帝,比如秦始皇、唐太宗等,都要造大墳墓,古代叫做皇陵、地宫等。

后人,尤其是今天丧失传统文化内涵的人对帝皇建如许大的墳墓持批判否定态度,阶级斗争化的历史观都说是封建帝皇们如何如何的穷奢极侈,虚耗天下民力来造这墳墓。我们不评价这个事情的对错,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来阐述一个看法,其实人的思想意识也是天意在世间的表达,不消说那个时代帝皇的思想更是如此。跳出这个问题的本身来看,也只有帝皇才能有这样的权力和能耐,集全那一朝代最精美的文化表达,埋于地下,而且是非常周到安全的埋在地下,目地是保存那一朝的文化成就,也就是保存那些不同体系的文化特点,为将来一朝更新之时重新融炼和提纯再创新文化所用。

正因为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朱棣、康熙、乾隆这样一代代的雄主在文治武功方面的建树,目地更深的内涵是广布这个文化,锤炼这个中土的人,那么他们鼎盛时代的成就就埋于地下,而人类因为在业力轮报中而出现的灾难与战争也就伤不了这些主体文化。

所以,墳,是象其形,夯土以成,叠嶂藏贝;坟,却是道其实,为文化保存之一用。

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由于“坟”与“墳”有相同之处,慢慢地老百姓就把其通用了。据说秦皇地宫成后,封土为陵,其形如山,当时就有人称之为“坟山”,今天乡间称坟犹存此说。因为帝者以一身为天下率,于是王公贵族、普通老百姓也跟着学,但会非常的遵从圣王教诲,绝不会占居良田,也不是随便找块地方,而是请专门之人用专门之法也即请风水师用风水术沟通天地,非是大功大德者,不会起土下葬。

因为礼崩乐坏,孔子曾有一次略带无奈的说起对当世“隆礼”的苦衷:他说有人问人死后有无灵魂,如果给他说有灵魂吧,他可能不把眼前尽人之责作为首要的事,而会用偏心去与鬼神做交换,实在是走错了道,走到邪道小道上去了;如果给他说没有灵魂吧,那些不肖之子可能父母死后抛尸荒野也不管。孔子一生“志在春秋,行在孝经”,实在是艰难地挽救世道人心,使为人的基点不致于彻底崩颓,而广兴私学,正是要归正教道,以救正天下,其三千弟子,七十二贤者之培养,也为后世历史培养人才立下了基本模式。对坟之礼制的规建,也象后来佛道教建像树塔一样,本不是为了人去膜拜偶像,而是助人正念,修正身心的,而后人,尤其是今人完全不知其内涵,所为所做,多是非常可笑的,而且立坟与塑像一样,偏离先圣本意,成了世人寄托情感,或炫耀其世俗功利和名声的资本了。

历史上有才有德,爱民勤政,公心很大的人物,人们会愿意把他埋骨于自己的土地里,沾润仁义德泽,因为这些了不起的生命,他的身体尽管只是载体,容纳他(她)的坟地却已经成了一个符号,成了一个标榜。西子湖畔,有岳飞和于谦的坟,后人赞之“赖有于岳双少保,人间从此重西湖”,为他们建庙立碑,顶礼膜拜,敬心景仰。岳武穆墓前,还有“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侫臣”之千古妙联,可见忠直仁者 ,大德高人,其死犹荣千古,连埋覆他们的尘石也因之蒙受莫大的恩荣,因为世间最香莫过侠骨,最贵莫过德行!

可笑今人,对孝的理解如此变异,因为不了解坟之内涵,坟之功用,瞎忙胡闹。普通乡间,尤其如此。山林间这些遍处起的土堆,无益观瞻不说,还透出一种死黑之气,令人非常不舒服。其实山林乡间“魃魅魍魉妖魔鬼怪”一类的低灵确实不少,在普通乡间,因为一般人们的意识低下,他们的生活处境常常就是动物性的,人很难有高等的正念,正神也就放松看顾,那这些低灵就能钻这空子,来起一定的作用。然后乡间人愚昧无知中去拜这些低灵烂鬼,又更为高层神祇所鄙,更加不去管,这个恶性循环一旦形成,这里的生命就太可怜了。

中原一带,我们这一期文明从黄帝开始,通过道德文化的散布,从内在提高老百姓的思想道德意识,同时佛道两大家这些历来的修道者也在大力清除这些低灵恶物。这些东西就逐渐的往中原周边区域逃。这些东西相互勾结,它们所带的场中就会形成瘴疠之气,由于这种东西的密度很大,历史上已经结合成很大的势力,一般外来的人光从肉身身体来说都很难抵御,也很担忧,这就是历来士大夫们很怕被贬于岭南、西蜀、云贵的原因。

以西蜀为例,当年汉朝创立五斗米教的张道陵天师到西蜀前,虽然经过李冰治蜀,这里成了汉中平原之外国家又一大粮仓,但是民俗也是很低下的,定时要将活的牲口甚至用人来祭祀这些低灵,直到今天,都江堰水节中也还有相关的流俗痕迹,其结果就是直接导致另外空间这些邪物的管控。李冰以后,它们以都江堰为界,与正的力量划江而治,但那时低层空间正的因素还不够强,所以历史上一直都在改造它,天师张道陵在大邑鹤鸣创教后,带领徒众到了青城,居洞修行,大量驱赶盘踞于此的邪魔势力,斩杀甚多,并写下道令,将逃脱的低灵烂鬼大量驱赶到今甘孜、阿坝、凉山一带,后来这些地方又为藏人所進入,藏传佛教大展神通,降伏和消灭了许多。

那么这里要说的是由于邪魔低灵烂鬼控制了一定的低层空间,形成一个势力后,这些东西也要收集役使手下的,于是这些地方沦落的平常过世者,特别是没有安葬在穴位上的,也就容易受这些东西的摆布。 如果这个人在世时懂得行善积德之理并积极去施行,后事也请风水师按照风水之法进行穴位安排,就能摆脱这些低灵恶物的奴役。我们前文说过,穴位也是根据一个人的福德进行安排的,就算一般的小老百姓,不是那种大德之士、一生也没有什么大的功绩,也可以安排一些“平安地”给他。“平安地”指无富无贵,但可以一生平安,没有什么大灾大难。这种地很多的,各地乡间到处都是。古时人心诚心静自然福寿齐全,可以享用这种“平安地”。

风水一脉最著名的宗师级人物——唐朝钦天监官员杨筠松,民间送其号谓“救贫仙人”。就是因其多在民间给普通小老百姓点了大量的“平安地”,并把风水术从皇家秘藏术法传入民间普及,培养出很多民间风水先生,虽然大多不得风水真传,但却能知晓一些风水之理,会点平安地等低品级穴位。

从天象变化到人世间的布局来说,当人世间出现大量的“平安地”,量变引起质变,最终会形成繁荣稳定的大王朝盛世,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国民大多为中产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