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0日星期五

正说神传修炼文化之五:神话演义 / 作者: 宋明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8473记忆可以追溯人生历史,而史书则传载民族文明。可人生苦短不过百年,很多儿时亲身经历到老时都未必能够记起,更何况是悠悠岁月,上下五千年。中国是世界上信史记载最长也最完整的国家,煌煌二十五史,记载了近五千年的中华神传文明,但史书中也不可能囊括华夏民族所有的文化,特别是自秦朝再上溯三千年的历史。今天的后人在史书中看见的只言片语,也不过是对当时社会所仅能窥见的一鳞半爪。


除了正史之外,还有野史,宗教典籍,民间传说故事,口耳相传的掌故逸闻以及以此为蓝本创作出的诗词、曲赋、小品、传奇、寓言、小说等等文字作品。它们和华夏民族在其它的生活艺术门类创造的文化一起,共同给后人呈现出了一个丰富多元的神传文化国度——华夏神州。

古人们为什么会留下这些记载?而对比世界上其它的民族与文明,中国的古人又为什么会留下这么多的记载?这是很多学者百思而不得其解的问题。文以载道,其最基本的功能,那就是留给后人看的,特别是给今天的人看。看什么呢?看历史上都曾经发生了什么,不同文化、不同词汇、不同观念所表现的内涵是什么,古人面对不同的事的时候是如何做的,哪些是正面的教训,哪些是反面的警示,又有哪些是有意的预言。这些文化在丰富着后人的思想,并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了人不同的观念与具体行为,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个可以借鉴的繁荣文明。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人是容易健忘的,需要不断的提醒。从历史中看,人也在不断的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不断的犯着同样的错误。那么历史的存在对后人的启示也是多方面的,唐太宗说,以史为镜,可知兴衰。而对于不同的人来讲,站在不同的角度中可能就有不同的启发。我们这里单论神话传说。

神话传说少见于正史而多见于野史、民间故事与小说作品,这其实是神有意的安排。因为人间不是神界,就是存在着信与不信,悟与不悟的两面,也正因为人在迷中苦中,才能够修炼,也才有神佛为人留下修炼之路的一线天机。那么神佛是什么?什么是修炼?修炼是什么样的表现?怎么样修炼?什么样的人修炼过?等等等等,这些在过去修炼界属于秘传的天机,又不能轻易直白的说给人,人不容易理解,还因为得之于易也失之于易。于是通过神话传说这种方式形象的展现出来留给后人,既是给人以希望,也在从中奠定着人能认识神佛、认识修炼的文化。《西游记》、《封神演义》、《八仙得道记》这三本小说就是其中的代表。

这三本神话小说先后成书于明清两代,除了《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有生平可考外,《封神演义》的作者许仲琳,《八仙得道记》的作者无垢道人生平寥寥,皆不可考。其实站在修炼的角度来认识,这三本小说都是修炼人写的,吴承恩自号射阳山人,许仲琳自号钟山逸叟,无垢道人更直接的说其是道人,并在自序中称其自幼在成都青云观出家修行,凡二十八年有成。这部《八仙得道记》就是仿儒家的启蒙教材留给后来者的入门参考。

《西游记》表现了一个完整生动的佛家修炼过程。其中的很多词汇都被今天的人日用而不自知,其实都有着修炼的渊源,如心猿意马、灵台方寸、斜月三心,反映的都是修炼要注重心性的内涵。而师徒四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取经成功的故事更是深入人心,猪八戒法名悟能、沙和尚法名悟净、孙行者法名悟空、唐玄奘法名三藏以及他们取经成功修炼证得的果位,都生动揭示了修炼的不同标准和表现,也为后人展现了一个广阔的神佛世界。

而《封神演义》则让后人知道了,至少在周朝开国的时候,中国还是一个人神同在的时期。而演义中表现的众多典故,如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文王拘而演周易;神仙历劫,应劫而出、应运而生等等都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不同的修炼内涵。而人们也通过小说的形象描述完整的建立了道家神仙体系的概念。

《八仙得道记》则从远在大禹治水前说起,讲述了一个中国人家喻户晓的八仙得道的故事,从最早于夏商之交得道时的铁拐李直到宋朝时最后一个得道的曹国舅前后贯穿了几千年的文化。八仙中表现出的男、女、老、少、富、贵、贫、贱,则形象的告诉了后人,修炼是不分性别、年龄、职业与社会阶层的,只见人心。而贯穿几千年的这些个神话演绎中,我们也看到了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诸如二龙戏珠、孟姜女殉夫、嫦娥奔月、东方朔智窃蟠桃、费长房捉鬼、白娘子水漫金山、狗咬吕洞宾、王泰劈山救母、韩湘子九度文公等等脍炙人口的故事以及孟婆汤、螺蛳壳内做道场、鲤鱼跳龙门、钱塘江大潮等典故奇景的来历和与修炼的渊源。这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神传文化的真实。

不管从古到今流传了多少神话传说,信者恒信之,不信者也很难转变观念。其实人各有志,也从来没有强求修炼之说,只是人是神造的,人也是有来源的,站在修炼的角度,是不忍见人在这个迷的红尘中继续沉沦下去,出于慈悲之心,劝善而已,以期保住人的善念,留待将来的机缘。神话小说中也大都表现了这一观点。

其实对神佛的正信直接和整体的社会道德水平相关,整体社会道德水平越高,人也越相信神佛,神佛也越多显现;反之道德水平越低下,人也越来越不相信神佛,神佛也就越不容易显现,修炼也越艰难。而神话传说沦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再谈起神佛来,也难以表现出敬意,这也是整体社会道德败坏后的一种表现。“在官则不顾公家,只知贿赂。贿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是即鬼魂抢夺羹饭的情况也。在普通人民,则孝道可以废除,淫风可以倡导。只求有利于己,不问廉耻礼义。又犹之于鬼物无心,任意捣鬼,绝不顾人的难堪。此等鬼心鬼肠,鬼谋鬼智,将来必一一传于生人。于是人鬼无别,而偌大宇宙,真个成为鬼世界了,但这都是将来之事。以贫道眼光望去,大约离今一千五百年内外,总得到此境象。”《八仙得道记》第八十回中,张果的这段预言,更是对后人的警醒。

转眼间历史走到了今天,人们似乎觉得离神佛已很遥远,但如果有人告诉你神佛已在人间,有的人可能很激动,仿佛是豁然间接通了久远以来种下的机缘;有的人可能无动于衷,视劝善而不见;有的人可能大笑讥讽,斥其为无知迷信;有的人一跃而起,溯大法而渊源。历史啊,还将忠实的记录这一切,将法轮大法的伟大与正法时期的神话传说到永永远远。(请看下篇《代有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