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正说神传修炼文化之二:一线天机 / 作者: 宋明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8470在中国的许多名山当中,都有一种奇特的景观“一线天”,因其两壁夹持,只余一线蓝天而得名,在修炼界中常常用来形容天机之浩渺,只余一线希望。而自古以来,求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凤毛麟角,也是形容修炼之艰难。


历史上的修炼之难,首先表现在得法之难,所谓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道藏》、《大藏经》中得有多少万卷经书啊?哪句是大道?哪句是真法?多少人穷经皓首一筹莫展。在《西游记》中说唐僧西天取经,尚有九九八十一难,这还是正法门修炼。而与正法失之交臂,尚有悔恨之机,如八仙唐时得道之韩湘子,实为东汉费长房错失仙缘,然其矢志不改,终归大道。但倘若误入歧途修了“野狐禅”,则只怕是连悔恨的机会都没有了。其次修炼标准之严不容贰过,这在许多神话传说中,因一个考验没过去而半途而废、悔恨终生的例子也不在少数。第三难,是一世难成正果,还是说唐僧,累十世修行之功,方才得证佛果。那么接下来第四难,轮回之苦,难觅修炼机缘。因为一世修不成,轮回转生中如果不得人身也难修正法,好不容易得个人身,转生中封存记忆脑袋一洗,又往往容易在红尘中迷失本性,从而致业大封身而失去再次修炼的机缘。所谓“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也足以为后来修炼者所戒。

然而,虽然自古修炼是一线天机,可从来没有因此断了人的求道向道之心,《八仙得道记》开篇就说,神仙只是凡人做,由来凡人志不坚。而“朝闻道,夕死可矣”作为中国人追求圣贤之道的誓言也代代承传。所以,我们才能在历史中听到佛教禅宗二祖慧可的断臂求法,也感受到了密宗白教密勒日巴尊者苦修一世,终成佛果的震撼伟大。

“落入红尘深处,迷失不知归途,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这首《如梦令•得度》,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在闻道得法后内心深处发出的心声,他真实的表现了一个修炼人,在踏破铁鞋、失望绝望、山重水复之后得见正法的喜悦。

可以说,有多少法轮功修炼者,就有多少法轮功修炼者闻道得法的故事,虽然各有因缘不同,但法轮功修炼者们都无一例外的表达了对师父慈悲救度无以言表的感恩。

历史上道家讲修真,真正的修炼都是师父挑徒弟啊,你想修,还得师父看你配不配、行不行。佛家修善讲普度,可释迦牟尼佛在古印度已经涅槃了两千五百多年了,释迦牟尼佛所传的佛法也早已走入了末法,末法时期和尚自度都难了,谁来度人?又如何普度?世上哪里还有普度的正法啊?世上何时才有即身成佛的正法啊?这一声声呼唤,一声声期盼,历史转眼就过去了两千年。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这修炼的一线天机在历史长河中载沉载浮,在神佛的安排下,在修炼人的上下求索中,不断奠定着世人认识神佛,认识修炼,认识修炼的不同形式与不同标准的文化。终于,我们等到了大法开传的那一天,这一线天机也不再是一线天机,而是从古到今第一次真正给人留下的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请看下篇《无人不知,谁人能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