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1日星期六

正说神传修炼文化之六:代有承传 / 作者: 宋明


http://www.zhengjian.org/node/118474中国人在古称神州的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代有承传,五千年来,创造了一个辉煌灿烂的中华神传文明。今天的中国人在回首自己的历史时,从史书中我们可以看到,特别是在近两千多年以来,不管朝代如何更替、世事如何变迁,华夏文明以一种令人惊叹的完整、连续、丰富多元的形式承传了下来,虽然在历史长河中有所失落,但通过文字记载、历史遗迹、音乐绘画、建筑服饰、民间传说等等方面,以及渗入我们骨子里内心深处的文化内涵,让今天的中国人仍旧对中华神传文化有着高山仰止的向往和底蕴深沉的自豪。而作为神传文化核心中的修炼文化也代代承传,不仅延伸到了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更深刻影响了中国人的内心精神世界。


先秦之前,中国是人神同在的时期,而随着礼崩乐坏,道德下滑,对神正信的逐渐失去,神也不再轻易显现,世人则更多的表现出追寻神的努力。所以我们看到了历史中秦皇汉武两代帝王求取仙药的荒唐故事,也看到了因此而上行下效的向道风气。汉明帝时,佛教传入中国,在《魏书•释老志》中记载了汉明帝夜梦金人之后,遣使寻佛,后于洛阳建立白马寺的史实,佛教在中国自此而始。汉顺帝时,张道陵创“五斗米”教,本土道教从此而兴。三国时有导引养性之术,士大夫从之,成一时之尚。晋代崇自然好清谈,而士人好服五石散,则是源于道家的外丹术。南北朝时佛教迎来了一个繁荣时期,看今天的敦煌、龙门、云冈摩崖石窟造像还可以想见当时的盛况,所谓“南朝六百八十寺”,可见当时佛教信众之多。达摩西来也于此时创立了禅宗。唐代是中华神传文明的鼎盛时期,兼容并包的气度,使佛道两大教都有很大的发展,不管是皇族、士大夫还是民间百姓,信佛信道之风气大开。有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言求取真经之功,有唐太宗之《圣教序》,以显扬正教之德。有预言《推背图》传世,有药王孙思邈济世,日月星辉,各擅其扬。宋太祖华山遇陈抟,丘处机塞外传长春,皆是道教兴盛之时。而明朝又是道教的一个顶峰,今人所熟知的太极拳即由明代道士张三丰传出。到了清代,佛教,特别是藏传佛教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与传播。顺治帝出家为僧,而康乾盛世,则是可以类比唐贞观、开元盛世的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后一个盛世。

要说明一点的是,宗教并不是修炼,神佛也不看重宗教形式,只看人心。当然在宗教中,特别是原始的佛教道教中,有不少人通过宗教这种修炼形式修炼功成,但到了近代,特别是中共窃国建政之后,宗教败象迭出,也不再是修炼人的清修之地了。

那么历史上到底有多少人修炼过呢,追寻这个数字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其实没有意义。先秦之前的不论,单说历史人物,自秦后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就有,汉初三杰之一的张良,最后修道去了,张道陵是张良八世孙,本土道教的创始人。诸葛亮也是道家人物,有《马前课》传世,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好导引之术。唐代大诗人中,青莲居士李白好道,香山居士白居易好佛,王维号摩诘居士。宋代邵雍深研易数,学究天人,能预知来世,《梅花诗》就是他留下的预言。明朝刘伯温助朱元璋定鼎天下,也传出了针对后世的预言《烧饼歌》、《金陵塔碑文》。历史上佛教中的高僧大德也是数不胜数,四部《高僧传》,留于后人评说。

除了历史著名人物之外,还有很多各行各业的人物,或如雷霆贯耳久仰其名,或以其生平不显而流传在传说之中。如木匠祖师鲁班,据说能造出一种会飞的木鸟。画圣吴道子的画作惟妙惟肖,有吴带当风之誉,神佛之顶光一挥而就,形象而传神。乐圣师旷奏《清徵》他是一个杰出的古琴演奏家和作曲家。《韩非子•十过篇》对他的古琴演奏艺术作了极度的夸张和传奇性的描写奸枧或哂讪荭镫脶,玄鹤下集他说不合。后世校定冠愚鹑胼领漩狁钻,列队鸣舞;奏《清角》早在师旷的音乐思想中就已略具雏形。《韩非子•十过篇》说:师旷认为师延为纣王所作的靡靡之音是“亡国之音”。这一观点袜抄期蘖琚护徒当,风雨暴至能从瑟弦的音上感知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齐国国君因为与宠幸的人嬉戏塌云戤芨癖缈庞枕,裂帷飞瓦。扁鹊、华佗世称神医。而培养出孙膑、庞涓、苏秦、张仪、毛遂、徐福的鬼谷子,在民间被称作王禅老祖,是风水堪舆术的祖师。梨园行的祖师是唐明皇,他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经白居易的《长恨歌》传唱千年,也和神仙脱不开关系。而遍及中国各地的历史文化遗迹、古代建筑艺术、古代佛教造像等等,如敦煌莫高窟的飞天仙女,数量众多的摩崖石窟造像,也无不反映了匠人们精湛的工艺。所谓技近乎道,也是因为对神佛的正信从而能达到的杰出艺术成就。

“过去的学生叫儒生,上课之前都要打盘坐、调息、静心,然后看书。过去是这样的,在中国古老的各行各业当中,几乎都是讲调息、静心。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下,就会做出许许多多在平常做不到的事情,这就和气功的修炼已经很接近了。古老的中国人思想观念中一直贯穿着这样一种文化。”[1]

发轫于十三世纪末,兴盛于十六世纪的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涌现出了如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为代表的杰出人物,为今天的人类文明创造出了不朽的传世佳作,而他们都是虔诚的正教信徒。但在近代的中国,在西来共产邪灵的控制下,宣扬无神论的共产邪党对中华神传文化进行了近一个世纪全面的毁灭性的破坏,在对中国人的肉体与精神进行残酷的迫害之后,中华神传文化已濒临传承断绝的边缘。所幸的是,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法轮佛法)的传出,为中华神传文明的复兴开启了真正的希望。当历史快要翻过这一页的时候,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必要选择,选择我们当然是做炎黄传人,而不是马列子孙。而每一个中国人也都有必要反思,反思这一切悲剧的根源,反思中共的邪恶迫害为什么在中华大地上肆虐至今,再从新建立起人与神佛、天地、自然的和谐关系,進而找到我们得以世代承传的真正价值。

目前,“神韻”艺术团正在進行全球巡回演出,有幸看到演出盛况的人,无不被其所展现出的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精髓所震撼,而舞台天幕的神奇展现宛如神佛降临人间,纯善纯美的艺术表现感动了世人,人们也仿佛逐渐的意识到,这是神佛的回归,人们心底久远以来深切的企盼。(请看下篇《断绝与从生》)

注:[1]李洪志师父《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